Navigation

生活&养老

为什么安乐死在瑞士是属于“正常”

许多外国人来瑞士求助安乐死机构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在瑞士安乐死属于合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2月17日 - 15:51
Corinna Staffe (插图)

2021年夏天,日本人Yoshi在伯尔尼州的一个辅助自杀组织lifecircle的帮助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位SWI swissinfo.ch的记者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天全程陪伴了他。

关于Yoshi的报道在我们世界各地的读者种引发了不同反应。许多人,包括在Yoshi的祖国日本,都支持他的决定,因为那里禁止安乐死。然而,有些人认为不应该允许自杀,特别是出于宗教原因。

2014年瑞士著名政治家This Jenny借助安乐死机构“解脱”(Exit)结束了生命。他患了胃癌。瑞士电视台陪他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几周,并毫无顾忌地报道了安乐死这个令人触目惊心的话题。节目播出后,瑞士国内一片哗然,有同情也有敬佩。

Jenny就属于那些过早告别人生的瑞士人。每年瑞士近千人得到“解脱”的安乐死协助,他们几乎全都选择了在自己生活的家中或养老院里自杀。承担安乐死陪同工作的往往是退休人员,是他们亲自为求死的患者送上致死药物。但他们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呢?

辅助自杀广为瑞士人所接受。在安乐死这个问题上,瑞士是世界上思想最为进步的国家之一。

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安乐死并在安乐死机构注册了成员。“在瑞士我们知道,在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走安乐死这条路,”日内瓦大学伦理学教授Samia Hurst-Majno外部链接说:“就是在瑞士,最后真正选择安乐死的人也还在少数,但是很多人只要知道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就会得到很大安慰。”

全民投票和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瑞士大多数民众不愿禁止安乐死。2011年苏黎世民众以绝大多数反对票,反对制定限制安乐死法律条款之后,瑞士政府放弃了对安乐死进行法律规范的打算,尽管在此之前欧洲人权法院曾因瑞士在安乐死问题上法律不明确,对此提出过批评。

Hurst-Majno教授对此的解释是,瑞士很早就制定了有关安乐死的法律,因而赢得了民众的信任,相信不会出现滥用情况,她说:“我们相信,精神病患者会被转到预防机构,而最后选择安乐死的人一定是排除了其他所有可能性之后的最后选择。”

20世纪初,瑞士像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不再将自杀定为犯罪。“如果自杀行为被视为罪行,那么辅助自杀也是同罪,”Hurst-Majno教授说:“没有犯罪则没有同罪。”

瑞士曾经过讨论达成了一致,个人的自主决定应该起决定性作用。“如果一个人辅助与其有金钱关系或者是继承关系的人自杀,这种行为属于犯罪;”Hurst-Majno教授说:“而如果不存在这种关系,则不算犯罪。”

大多数国家禁止安乐死和辅助自杀服务,瑞士是少数也允许向外国人提供该项服务的国家之一。因此有“死亡旅游业”一说:外国人前来瑞士寻求安乐死。

“尊严”(Dignitas)几乎是最有名的接受国际客户的安乐死机构,2019年,其成员中90%的人住址在瑞士境外。

但是,当有人不是因为绝症,而只是因为活得累了或者患有精神疾病而寻求安乐死,也会在瑞士产生争议,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往往不会开出致死药剂的药方。

瑞士的安乐死机构正在努力争取,让老年人及那些未患绝症却活得很辛苦的人也能获得安乐死药剂。

有些机构甚至跨出国门,致力于在国外推行安乐死合法化。他们积极参与各种实例讲解、咨询、游说、广告和宣传活动。

他们的愿望是,有一天安乐死在全世界合法化,人们不再为了寻求安乐死而亲赴瑞士。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