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如果是在瑞士我的所有计划都会流产”

zvg

在2020年春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往瑞士的撤侨专机上,Lya Elcagu本有一个位置,但她却决定留在阿根廷,为什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0月17日 - 09:00
Flurina Dünki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Lea Elcagu实在是太忙了,以至于没有正确对待与病毒有关的讯息。“那时新冠疫情已在欧洲蔓延,而我却把它当成一场流感”。

一月和二月是探戈舞最热的时候,因为那时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夏天,成千上万的游客会涌入城中的探戈舞场(Milongas)。在这之前她还要再上几节探戈课以提升自己的舞技,并为夜晚在地板上起舞做好准备。

沉浸在舞蹈中

她要做好准备,才能与完全陌生的人按照阿根廷舞蹈的规矩亲密地贴在一起,并跟上忧郁的探戈舞曲。她跳舞跳得大汗淋漓,特别在空调失灵的时候,因为这个城市的电力不足以满足900万居民以及游客们的纳凉需求。

原名为Lea Schmid的Lya Elcagu出生于苏黎世,如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担任探戈舞教师。这位38岁的女性已在这里生活了9年,她服务于著名的探戈舞学校DNI Tango。在那里她穿着8厘米高的高跟鞋在镜子前向人们展示如何旋转、以及随后脚要放在哪里。“那时所有的18名教师都忙得团团转、每天工作多达13个小时,”她回忆道。

所有人都走了,除了她

然而形势急转直下,阿根廷宣布关闭边境。一周之内所有的游客都离开了,学校失去了大部分生源,教室空了。很快集体教学也被禁止,“咱们解封后再见,”她对学生们说,她以为这不过是几周的事儿。

zvg

然而封锁直到2020年9月春季来临时才结束。今年4月第二波疫情又接踵而来。“但现在一切都开始慢慢复苏,”Lya Elcagu说:“至少对那些还没倒闭的探戈沙龙和学校来说是这样的”。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肚皮舞

起初这位受过训练的社会工作者并非是因为探戈才来到拉普拉塔河畔这座拥有上百万人口的大城市的,是东方舞吸引她来到这个第二故乡,在瑞士她曾系统地学过、跳过拉丁舞。2012年她暂停了职业规划师的工作,为了师从阿根廷肚皮舞的鼻祖Saida Helou学习。“反正也到这个城市了,所以我又学了几节探戈课”。

然而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这位女艺术家不仅爱上了这里的舞蹈,还爱上了这个能激励她、让她振奋的社会。“这里没有什么是白来的,这里有培养创造力的土壤,因为只有不停地互动和交往才能激发创造力,”她说。

Lea Elcagu留了下来,起先在一家德国公司工作,与此同时上了许多探戈课,后来她成为DNI探戈学校商店的售货员,后又成为教师。

我走不了

当探戈学校因疫情原因关闭时,她的收入也没了,犹豫再三,她决定回到家乡安全的港湾。她得到了最后一班撤侨专机上的座位,准备飞回瑞士。然而当飞机升空,她却没有坐在里面。“我办不到、走不脱。这里有我的房子、朋友,我的生活在这里,”她说。

还有一点让她放弃了飞往故乡的班机,因为她不想终止自己充满创造力的工作。“可以设想,回家后先要辗转于社会福利管理局、职介所等各个机构,然后是付各种账单、再次步入职场-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顾不上探戈,”而她的头脑里现在却充斥着各种各样与探戈有关的新项目,“如果在瑞士这些项目都会流产”。

通货膨胀的炼狱

她就这样留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尽管她知道摆在面前的至少有2大困难:十几年来的经济瘫痪令阿根廷陷入通胀,因为几任阿根廷总统都在不停地借贷,所以该国货币已失信。

阿根廷的比索每天都在跌,而物价每天都在涨。例如Lya Elcagu转型上网课需要的无线耳机、网络摄像头等进口货非常昂贵,“不是所有的探戈老师都买得起,”她说。

那么有存款吗?存款?一年之内就贬为草纸了。“最好用美元存,”这位瑞士人知道,但正是因为美金在阿根廷异常坚挺,所以它的汇率极高。

阿根廷探戈在流血

“到底有多少人以探戈为生,这很难计算,”Lya Elcagu说:“不仅仅是舞者和舞蹈老师,还有舞蹈鞋的销售人员、在沙龙工作的人、乐队、灯光、音响和摄像等。”整个行业的呼救直抵总统府玫瑰宫(Casa Rosada)。然而他们的总统Alberto Fernandez,一位左翼民粹主义者在几个月后才发放了救济金。

钱并不多,这位瑞士人说,幸好有网课她才没有过于依赖政府的救济金。“探戈业界的代表必须与政府就保护草案展开数月的谈判。“探戈这一享有盛誉的阿根廷招牌行业,本该为国家挣外汇的,却几个月都没有收入”。

债务如山

阿根廷人要想获得国家补助是很困难的,经济顾问公司Ecolatina的宏观经济学家Mathias Rainermann解释说。“其他国家可以举债,但阿根廷不行,它的债务太多了,已经借无可借”。为了向企业和自谋职业者提供资金,Fernandez总统打起了货币本身的主意,而这正是造成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唯一的可能就是印钞,需要多少印多少,”这位专家说。

“为了给经济助力,政府印的钱再创新高”。

与此同时通胀指数节节飙升,阿根廷货币迅速贬值。

为了维持生计,Lya Elcagu不得不和阿根廷人一样以物易物:用交换取代消费。一位技术人员为她修电脑,她为他提供瑜伽课;而新衣服则往往来自与她交换的朋友。

用探戈抵御寂寞

据Elcagu观察,还有危机悄然而生:目前人们在自家屋子里跟着老师练习舞蹈,没有其他舞伴,没有接触和交往,“有些人选择探戈是因为他们觉得寂寞,封城期间这些人过得更糟了”。

然而危机促进团结。自2020年3月起Trabajadores de tangodanza探戈舞联合会在捐款人的资助下开始分发食物。还有那些关注、渴望探戈的游客们,他们本该涌入这座城市,如今也没有忘记他们的舞伴。他们组织了慈善舞会并将收益寄往阿根廷。

如今新冠疫情已持续1年半,Lya Elcagu也回到瑞士探亲访友,今年秋季她将在欧洲开探戈课。

然而她说:在飞回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班上,她一定不会缺席。

zvg

(译自德文: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