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如果是在瑞士我的所有計劃都會流產”

zvg

在2020年春從布宜諾斯艾利斯飛往瑞士的撤僑專機上,Lya Elcagu本有一個位子,但她卻決定留在阿根廷,為什麼?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0月17日 - 09:00
Flurina Dünki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Lea Elcagu實在是太忙了,以至於沒有正確對待與病毒有關的訊息。 “那時新冠疫情已在歐洲蔓延,而我卻把它當成一場流感”。

一月和二月是探戈舞最熱的時候,因為那時是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夏天,成千上萬的遊客會湧入城中的探戈舞場(Milongas)。在這之前她還要再上幾節探戈課以提升自己的舞技,並為夜晚在地板上起舞做好準備。

沉浸在舞蹈中

她要做好準備,才能與完全陌生的人按照阿根廷舞蹈的規矩,親密地貼在一起,並跟上憂鬱的探戈舞曲。她跳舞跳得大汗淋漓,特別在空調失靈的時候,因為這個城市的電力不足以滿足900萬居民以及遊客們的納涼需求。

原名為Lea Schmid的Lya Elcagu出生於蘇黎世,如今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擔任探戈舞教師。這位38歲的女性已在這裡生活了9年,她服務於著名的探戈舞學校DNI Tango。在那裡她穿著8厘米高的高跟鞋在鏡子前向人們展示如何旋轉、以及隨後腳要放在哪裡。 “那時所有的18名教師都忙得團團轉、每天工作多達13個小時,”她回憶道。

所有人都走了,除了她

然而形勢急轉直下,阿根廷宣布關閉邊境。一週之內所有的遊客都離開了,學校失去了大部分生源,教室空了。很快團體教學也被禁止,“我們解封後再見,”她對學生們說,她以為這不過是幾週的事兒。

zvg

然而封鎖直到2020年9月春季來臨時才結束。今年4月第二波疫情又接踵而來。 “但現在一切都開始慢慢復甦,”Lya Elcagu說:“至少對那些還沒倒閉的探戈沙龍和學校來說是這樣的”。

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肚皮舞

起初這位受過訓練的社工並非是因為探戈才來到拉普拉塔河畔這座擁有上百萬人口的大城市的,是東方舞吸引她來到這個第二故鄉,在瑞士她曾系統地學過、跳過拉丁舞。 2012年她暫停了職業規劃師的工作,為了師從阿根廷肚皮舞的鼻祖Saida Helou學習。 “反正也到這個城市了,所以我又學了幾節探戈課”。

然而此後便一發不可收拾。這位女藝術家不僅愛上了這裡的舞蹈,還愛上了這個能激勵她、讓她振奮的社會。 “這裡沒有什麼是白來的,這裡有培養創造力的土壤,因為只有不停地互動和交往才能激發創造力,”她說。

Lea Elcagu留了下來,起先在一家德國公司工作,與此同時上了許多探戈課,後來她成為DNI探戈學校商店的售貨員,後又成為教師。

“我走不了”

當探戈學校因疫情原因關閉時,她的收入也沒了,猶豫再三,她決定回到家鄉安全的港灣。她得到了最後一班撤僑專機上的座位,準備飛回瑞士。然而當飛機升空,她卻沒有坐在裡面。 “我辦不到、走不脫。這裡有我的房子、朋友,我的生活在這裡,”她說。

還有一點讓她放棄了飛往故鄉的班機,因為她不想終止自己充滿創造力的工作。 “可以設想,回家後先要輾轉於社會福利管理局、職介所等各個機構,然後是付各種帳單、再次步入職場-很長一段時間裡都顧不上探戈,”而她的頭腦裡現在卻充斥著各種各樣與探戈有關的新項目,“如果在瑞士這些項目都會流產”。

通貨膨脹的煉獄

她就這樣留在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儘管她知道擺在面前的至少有2大困難:十幾年來的經濟癱瘓令阿根廷陷入通膨,因為幾任阿根廷總統都在不停地借貸,所以該國貨幣已貶值。

阿根廷的披索每天都在跌,而物價每天都在漲。例如Lya Elcagu轉型上網課需要的無線耳機、網絡攝像頭等進口貨非常昂貴,“不是所有的探戈老師都買得起,”她說。

那麼有存款嗎?存款?一年之內就貶為衛生紙了。 “最好用美元存,”這位瑞士人知道,但正是因為美金在阿根廷異常強勢,所以它的匯率極高。

阿根廷探戈在流血

“到底有多少人以探戈為生,這很難計算,”Lya Elcagu說:“不僅僅是舞者和舞蹈老師,還有舞蹈鞋的銷售人員、在沙龍工作的人、樂隊、燈光、音響和攝像等。”整個行業的呼救直抵總統府玫瑰宮(Casa Rosada)。然而他們的總統Alberto Fernandez,一位左翼民粹主義者在幾個月後才發放了救濟金。

錢並不多,這位瑞士人說,幸好有網課她才沒有過於依賴政府的救濟金。 “探戈業界的代表必須與政府就保護草案展開數月的談判。“探戈這一享有盛譽的阿根廷招牌行業,本來為國家賺取外匯的,卻幾個月都沒有收入”。

債務如山

阿根廷人要想獲得國家補助是很困難的,經濟顧問公司Ecolatina的宏觀經濟學家Mathias Rainermann解釋說。 “其他國家可以舉債,但阿根廷不行,它的債務太多了,已經借無可借”。為了向企業和自謀職業者提供資金,Fernandez總統打起了貨幣本身的主意,而這正是造成通貨膨脹的罪魁禍首。 “唯一的可能就是印鈔,需要多少印多少,”這位專家說。

“為了給經濟助力,政府印的錢再創新高”。

與此同時通膨指數節節飆升,阿根廷貨幣迅速貶值。

為了維持生計,Lya Elcagu不得不和阿根廷人一樣以物易物:用交換取代消費。一位技術人員為她修電腦,她為他提供瑜伽課;而新衣服則往往來自與她交換的朋友。

用探戈抵禦寂寞

據Elcagu觀察,還有危機悄然而生:目前人們在自家屋子裡跟著老師練習舞蹈,沒有其他舞伴,沒有接觸和交往,“有些人選擇探戈是因為他們覺得寂寞,封城期間這些人過得更糟了”。

然而危機促進團結。自2020年3月起Trabajadores de tangodanza探戈舞聯合會在捐款人的資助下開始分發食物。還有那些關注、渴望探戈的遊客們,他們本該湧入這座城市,如今也沒有忘記他們的舞伴。他們組織了慈善舞會並將收益寄往阿根廷。

如今新冠疫情已持續1年半,Lya Elcagu也回到瑞士探親訪友,今年秋季她將在歐洲開探戈課。

然而她說:在飛回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航班上,她一定不會缺席。

zvg

(譯自德文: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