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與一對烏克蘭母女生活在一起

4月2日Viktoriia和Polina在伯恩舉行的“現在要和平”示威遊行上。 Sladusha/swissinfo.ch

Viktoriia Bilychenko和她的女兒Polina從烏克蘭南部的城市米科拉耶夫(Mykolajiw)來到瑞士避難,她們目前生活在距離家鄉2500公里遠的瑞士首都伯恩。她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我的生活僅改變了一點點。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4月29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她們是3月底的時候來的,帶了2個書包、2個背包。瑞士民防的一名工作人員開車送她們過來,把行李放進屋子後就告辭了。

戰爭剛一開打我就去瑞士的難民救助機構報名了。因為俄羅斯的侵略而呈現出的:人類的苦難、逃難的人群和廢墟的畫面震驚了我。雖然在窗口懸掛烏克蘭國旗、擺出和平鴿都是不錯的主意,但對我來說還遠遠不夠。作為一個在富有、和平的瑞士過著舒適退休生活的人,面對如此不幸的戰爭,我要做的更多。

然而當我真的接到伯恩聯邦難民中心打來的電話,問我現在申請是否作數的時候,我還是有些措手不及,我真的能做到嗎?我真的想這樣做嗎?但隨後我還是堅持做出了肯定的答覆。所以現在她們來了,這對母女。

她們打開了隨身行李,Viktoriia帶來了2個茶杯、2套餐具和1條擦碗布。她把它們從米科拉耶夫的家裡帶到了伯恩的廚房。 “這樣能給Polina一點家的感覺,”她說。

在我的房子裡住了一夜後,Viktoriia站在我面前說:“我想我老公了”。她的先生是在米科拉耶夫城市劇院演木偶戲的,但和所有18-60歲的男丁一樣,要留守烏克蘭。她的兄弟和婆婆都留在了當地,母親在波蘭。她們也曾在波蘭,但她的女兒偷偷告訴我,她們不想留在那裡,因為波蘭已接收了200多萬難民,再也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了。所以她們兩個又走了4天,經華沙、維也納最終抵達伯恩。

行政手續

4天後10歲的Polina終於可以單獨睡在自己的房間了。她給我畫了一幅畫,上面有高山和一座小房子,看上去有點像瑞士的阿爾卑斯山牧場,雖然她從未去過。

在伯恩待了1週後,我的“保護對象”得到了“庇護證件 S”。因為Viktoriia的薪資不足以維持現在的生活,所以我們去了難民社會服務中心,排在長長的隊伍裡,並對有人插隊而生氣,這其中不乏烏克蘭人。

第二日我們在瑞士郵政銀行開了一個戶頭,接著又去了外事警察局和學校。春假過後Polina就要進入德語加強班了,和兩個住在附近的烏克蘭孩子一起。

春日見雪對她倆來說是個獨特的經歷。 swissinfo.ch

慢慢地生活似乎又回歸日常:這位34歲的烏克蘭女性在一家加拿大公司當計算機顧問,白天都坐在電腦前,只不過地點從米科拉耶夫換到了伯恩,可以說她是一位數位遊牧民族。她的女兒可以上網課,但課時在不斷減少。以前她們班有33人,因為打仗目前只剩10個了。我偶爾也會藉助記憶遊戲卡片、圖示法和谷歌翻譯教Polina一些德語。

春假過後Polina進入了一個德語加強班,但第一課在家裡就已經開始了。 swissinfo.ch

飲食差異

如今我這個素食主義的房子裡飄蕩著肉的氣味,因為烏克蘭的飲食喜肉、比較厚重油膩。冰箱也被填得前所未有的滿。超市裡琳瑯滿目的優格、巧克力品種和其他的林林總總對她們母女來說太過誘人。當然塑料垃圾也越來越多。

第一次拿到手裡的瑞士錢幣,Viktoriia認為瑞士的紙幣“很漂亮”。 swissinfo.ch

但這又算什麼呢? Viktoriia與Polina幾乎是連夜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生活、日日為戰亂中的親人擔驚受怕,而他們的親人那邊現在已經停水好幾天了。相比之下,一個放錯地方的洗菜盆還算事嗎? !

(譯自德文:宋婷)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