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为什么乌克兰人在瑞士如此受欢迎

每天,约有 1000 名乌克兰难民,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在瑞士各地指定的难民接待中心登记。 © Keystone / Michael Buholzer

瑞士首次为乌克兰难民启动了“S类”居留身份,而同样为了躲避战争或危机从阿拉伯、非洲和亚洲国家来到瑞士寻求庇护的人对这一举措的感受十分复杂-我们的阿拉伯语网站评论栏上的读者留言中混杂着吃惊、出乎意料和理解等各种情绪。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4月30日 - 09:00

“都是从战争中死里逃生的人,我不知道那些来自叙利亚、中非或阿富汗的难民与来自乌克兰的难民有什么区别。”尽管所有人都知道目前乌克兰形势的严重性,也能想象发生在乌克兰民众身上的人间悲剧有多惨烈,但Facebook瑞士资讯阿拉伯语公众号的读者还是针对相关报道做出了各不相同的反应-有些反应还是极其负面的。

引发争议的是“S类”居留卡,瑞士启动这一非同寻常类别的身份证,显示出对难民前所未有的开放态度,这种“S”卡从3月11日开始在瑞士启用,目的是在大规模难民涌入时,能高效、快速地做出应对,避免给难民体系带来过多负荷-乌克兰难民不需走正常难民申请程序,便可直接在瑞士获得庇护身份。

这一举措在瑞士赢得很多理解和赞扬的声音,但也不无尖锐的批评之声。瑞士难民援助组织主席Miriam Behrens在接受瑞士电视台SRF采访时,提到“这造成了一种法律不平等现象”。在瑞士的其他难民能切身体会到这一点,例如,他们的难民庇护程序会因乌克兰难民的优先待遇而被推迟;他认为这实际上是为那些只为了临时避难而来的人创造了特权。根据瑞士电视台SRF的报道,许多难民援助组织都发出了这样的批评之声。

“S类”保护身份

受保护者可以不经过申请程序而直接在瑞士获得庇护身份-获得S类居留卡,这种身份证的有效期为一年,一年后可延期,持S卡至少5年之后,可以换成正常居留证-B卡,这也意味着临时庇护身份的结束。

End of insertion

叙利亚的战争-“一部儿童动画片”?

一位读者这样评论道:“这一举措对那些来自中东的人来说有何帮助?在那里,一场灾难性的战争造成数十万人的死亡,数百万人无家可归。”而一位伊拉克人补充说:“人性化意味着慈悲心和同理心,但这应该是对所有受苦受难的人,而不应该只针对某个群体,因为大家都是兄弟。”

参加讨论的人还提出了许多问题,其中包括:“如果我们将叙利亚的情况与乌克兰进行比较,我们会发现都是为了逃命而被迫离开家园,而为什么有些人就在瑞士获得了保护身份(S卡),而另一些人却只能获得了难民身份(F类居留证)?这不是种族歧视吗?平等和透明规则在哪里?”

一位叙利亚读者评论说:“看起来,叙利亚的战争似乎只被当作一部儿童动画片对待,所以叙利亚人啥也没得到。”

而对于另一位读者来说,瑞士的这个举措“并非意味着开放,而是种族歧视”。他还补充说,这只是一种“对同肤色和同文化的开放,瑞士有权这样做,但是请不要用这种带着瑕疵的‘人性化’来刺激我们这些其他难民”。

读者们的评论中愤怒的情绪也交织着失望,有些人的语气非常尖锐:“乌克兰的战争显示出,我们所崇拜的美丽、文明、人道的西方社会是如此虚伪,西方的文明都是些表面功夫。”另一些人则更不客气地表示:“很明显,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是支离破碎的,而欧洲则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两类“人”?

一些寻求庇护者将他们多年来在申请庇护过程中经历的各种困难与现在获得特权的乌克兰难民进行了比较,“那些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得到居留证的难民甚至无权购买一个手机SIM卡,或去探望距离他们只有几公里远的家人”。

另一个人对瑞士的司法系统更是怒不可遏,他说:“说实话,瑞士的难民卡(F卡),我甚至不愿意将它推荐给我的敌人。但显然,瑞士司法系统中明显存在着双重标准和不公。”

而还有一些人则表现出更多的理解,他们也进行了对比,并表示:“欧洲人在欧洲国家比较受欢迎,而来自其他国家的人即使也面临着死于战争的威胁却不太受欢迎。就算他们被接受了,也不是心甘情愿地接受,而且为他们提供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但我们也不能怪欧洲人,就连阿拉伯国家也没有接纳这些叙利亚难民,反而让他们承受巨大压力。种族主义往往来自于比较接近的人。”

当一些讲阿拉伯语的瑞士读者提出这些乌克兰难民大多是妇女和儿童时,一个人回答说:“如果按照实用主义原则和物质主义观点,这也许可以理解,但根据人道主义原则,任何肤色和国家的人和难民,无论是因战争、灾难还是不公正的对待而流离失所,都拥有获得安全保障、住处和继续生活(不一定是融入)的权力。但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人拥有‘更高的价值’。”

另一位读者写道:我认为瑞士应该在决定向那些在这里居住超过6年的人发放F卡时,进行核实。

理解的声音

读者之间的讨论也显示出,生活在瑞士的阿拉伯难民也能从其他角度看问题。

很明显,他们对这些乌克兰难民充满同情,一位阿拉伯读者写道:“愿真主扫清他们的道路。感谢真主让我们有一份工作,我们什么也不缺,至于持什么居留证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另一个人补充说:“瑞士给那些没有接纳自己受迫害民众的阿拉伯国家上了一课。”而还有一位读者甚至更加直接,他说:“欧洲人对乌克兰人民的同情是一个绝好的例子,阿拉伯和穆斯林商人和富人都应该学习。”

谈到叙利亚难民,有人提到:“瑞士也向叙利亚人敞开了大门。数以千计的叙利亚难民来到了瑞士。甚至有的人没有经过法庭程序就获得了居留证B卡,还越过难民营直接住进了私人住所。”

还有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发出了肺腑之言:“我是在瑞士学校读的书,与瑞士人一起工作过,我只知道他们是最真诚、最忠诚和最有道德的人。他们的血管中流淌着和平和慈善的血液,自然得就像莱茵河在他们的城市中流动。如果瑞士是种族主义者,那应该怎么称呼阿拉伯国家、俄罗斯、中国、韩国或美国?”

谨慎的乐观态度

这些阿拉伯语读者还放眼未来,向瑞士政府和公众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难民将来是否会得到更多的同情,还是会被按照他们的来源被分为三六九等?”

联邦移民委员会副主席Etienne Piguet在自己博客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写道:“那种‘对乌克兰战争受害者的开放态度将构成对叙利亚、阿富汗或也门难民的种族主义歧视’的说法应该从各方面进行核实。”他还说:“我们可以心怀梦想,有一天同理心和好客之情会跨越所有的距离和障碍,但我们也要小心,不要让遥远的理想影响到我们身边的团结。”

弗里堡大学的法学教授Sarah Progin-Theuerkauf对未来充满希望。“也许瑞士人会从这种难民接收形式(S卡)上看到效果,并能在将来更多地派上用场,”她在最近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说。她还补充说:“我希望,至少瑞士人对乌克兰人的团结态度能对其他难民产生积极影响,因为他们与乌克兰人处于完全相同的境遇之中,也是被连根拔起,背井离乡。”

(译自德文:杨煦冬)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