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瑞士接收的難民是多是少 ?

在瑞士的一間教室裡,孩子們用烏克蘭語和其他語言歡迎烏克蘭難民兒童的到來。 ©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04日 - 09:00

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上百萬的烏克蘭人流離失所。在對比2015年的難民潮時發現:除地理因素外,各國政策和當地人對難民的態度也決定著難民會流向哪裡。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我們可以!”2015年當時的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說。她針對的是歐洲因敘利亞內戰爆發而難民激增的問題。可惜她的這種樂觀主義難以為繼,媒體上充斥著擁擠的火車站的照片。右翼民粹黨派藉機造勢反對接收難民,並在選舉中贏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歐盟成員國間也因接收難民的數量問題吵得不可開交。

那麼數字是不是能說明問題呢?哪個國家受影響最大?參照當地人口基數來考量難民接收情況似乎更合理。

外部内容

那麼從這張圖就可以看出:2015年有不少難民湧入了匈牙利和奧地利。

這可以用之前備受青睞的所謂“巴爾幹路線”解釋:從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出發的難民,要想進入歐洲腹地,多取道北馬其頓和塞爾維亞進入申根區。目前幾乎所有的歐盟國家都加入了申根,包括匈牙利、冰島、列支敦士登、挪威,還有瑞士。申根區內原則上取消了邊境檢查(英)外部链接,主要依賴外圍的控制。其中一條申根區的“邊境線”就在匈牙利與塞爾維亞之間。

申根區內的難民申請一般只允許提交一次,由難民最先抵達的屬地國家負責。在2015年這意味著:留給匈牙利的工作很多,他們處在難民最偏愛的遷徙路線上,對許多人來說都是踏入申根的第一站。

雖然遠離逃亡路線,但依然備受青睞的目的地國是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特別是瑞典。逃往德國的難民數量也遠超平均水準,從絕對值來看瑞士的這位北部鄰居在2015年所接受的難民申請是歐洲之最。

與其他國家相比,瑞士接收的難民數量較少。但依照2015年的數據考慮到本國人口,還有許多國家例如瑞士的鄰國法國和意大利,接受的難民首次申請都很少。

阿富汗危機對中歐和西歐的影響很小

2015年高潮一過歐洲大部分國家的難民申請數量都急劇減少,在瑞士也是如此。對匈牙利和瑞典這兩個2015年接收了許多難民申請的國家來說,銳減的幅度相當大,因為他們嚴化了難民政策。匈牙利在總統歐爾班(Viktor Orbán)的帶領下採取了緊急措施:於塞爾維亞-匈牙利邊境修建了圍欄用以抵擋難民湧入。隨後幾年的結果顯示,匈牙利確實成功地避開了大部分難民申請。

2015年高潮一过欧洲大部分国家的难民申请数量都急剧减少,在瑞士也是如此。对匈牙利和瑞典这两个2015年接收了许多难民申请的国家来说,锐减的幅度相当大,因为他们严化了难民政策。匈牙利在总统欧尔班(Viktor Orbán)的带领下采取了紧急措施:于塞尔维亚-匈牙利边境修建了围栏用以抵挡难民涌入。随后几年的结果显示,匈牙利确实成功地避开了大部分难民申请。 

外部内容

2020年新冠疫情令全世界(英)外部链接的移民遷徙數量降至最低:為了防止病毒蔓延,邊檢工作愈發嚴格,飛機不飛、輪船不起航,這讓逃亡變得更難,就連2021年塔利班執掌阿富汗政權也未能讓歐洲的難民數量竄高。

但這一切已成過眼煙雲。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上百萬人在歐洲瞬間淪為難民。 

外部内容

歐洲目前正經歷著常被忘記的逃亡鐵律:大部分人並不會遠走,而只會逃到衝突地區的相鄰國家。但與2015年時不同,那次的衝突地區似乎離歐洲很遠,而這次就在歐洲本土。

與烏克蘭的鄰國相比,瑞士這次受到的影響同樣很小。難民大部分湧向了其鄰國波蘭、摩爾多瓦和匈牙利。

外部内容

截至4月中旬瑞士登記的烏克蘭難民數量已約4萬,相當於2015年從所有國家接收的難民總和。

2022年:團結取代了防備

雖然當前難民數量超過了2015年,但瑞士的氣氛顯然不一樣:大多數瑞士人都能與烏克蘭難民休戚與共,為了減輕難民營負擔有些甚至在家裡接待了烏克蘭家庭。

瑞士為烏克蘭難民首次發放了《庇護證件S》,雖然它的法律基礎早在1998年時就已經存在了。有了它難民可以快速享有居留權,而不必像往常一樣步步申請。他們就像被臨時接納了,有了尋求住處和醫療保障的權利。多個政黨也多次提及要為烏克蘭難民提供快速且簡便的接收程序。

關於S類庇護居留證的詳細講解:

2015年時瑞士可沒這麼熱心,當時各大黨紛紛發布媒體通告:右翼保守的瑞士人民黨在一篇通告中警告說:難民會帶來猶太化、犯罪和社會矛盾。瑞士自由民主黨要求:只臨時接收敘利亞難民,待局勢平穩他們應盡快返回,同中間黨一樣,他們就極端主義做出了警告。

為何如此不同? “因為來的人不一樣,”伯恩大學移民史專家、歷史學家Francesca Falk說:“在敘利亞難民潮中男人佔大多數,他們因躲避內戰而來,雖然其中也不乏女性和孩子。”

移民國務秘書處的數據顯示,烏克蘭難民中60-70%均為女性和孩子。而在2015年首次提出難民申請的男性佔比是70%。

瑞士為何更歡迎某些群體呢?瑞士人民黨在一篇媒體通告中對難民現狀解釋得很清楚,她要求:“不要將烏克蘭家庭等同於以男性為主、主要信奉伊斯蘭教的難民。”

政治風向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當地人對難民的態度,Falk說:“與瑞士不同,2015年德國人民的熱情更高。默克爾的一句“我們可以! ”在政治上鼓舞了人心,在瑞士則沒有這種情況。”

雖然避難原因也是影響的要素之一,但“如何看待難民直接影響著對待他們的態度,而非逃離原因,”Falk說。那麼這種團結的力量會越來越強還是逐漸減弱?這位歷史學家提出了兩種假設:首先是熱情減退,目前已初現端倪,因為:“最近新入境的烏克蘭難民已無法自由選擇在瑞士的居留地點。”

對Falk來說比較樂觀的是,藉由現在的難民潮,人們之前不太談及的難民生活水準問題已被擺上檯面。如果《庇護證件S》取得了不俗的成績,那麼今後瑞士難民的生活條件可能會普遍得到改善。

外部内容

(译自德语: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