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能从台湾模式中学到什么

在抗疫宣传中,唐凤启用了日本柴犬作为模特解释社交距离规则:在室内保持三只柴犬身长的距离,在室外保持两只柴犬身长距离。 Schweizerische Gemeinnützige Gesellschaft/SGG

新冠疫情期间台湾声名鹊起:这个小岛的抗疫效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与此同时政府也没有放松市民的参与与民主的建设。这些出色的成绩都离不开一个名字-唐凤。在苏黎世举办的某活动上,这位数码部长通过视频连线现身,她介绍的台湾防疫情况令瑞士专家赞叹不已。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1月29日 - 09:3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我们防疫既没封城,也没有信息审查,这多亏了民众的合作,”唐凤说。她最推崇的信条便是:“我们不是为人民工作,而是与人民一起工作”。

其成绩斐然:这个据中国称有2300万人口的岛至今有16’500人感染新冠,死亡人数不足 850。

而瑞士已有90万人感染,死亡人数接近11’300人。台湾和唐凤做出了表率,瑞士可以从这个亚洲岛国身上学到很多。

而这正是在苏黎世举办的“瑞士能从台湾模式中学到什么”的活动主题,主办方瑞士公益协会(SGG)主席Nicola Forster向4位本国的公民技术(Civic Tech)专家提出了这一问题。公民技术致力于运用数字技术管理,推动公民参与与社会民主。

借鉴台湾的经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曾于2019年在台北拜访过唐凤,相谈甚欢,采访时间比预约时间多了近一倍。唐凤最重要的观点都收录于此。

有近百人参加了瑞士公益协会(SGG)于苏黎世组织的这次活动,他们接过了由我们提出的民主话题。

End of insertion

活动伊始这位世界首位数码(位)部长唐凤便接受了SGG协会主席Nicola Forster的视频采访,晚7点后因时差问题唐凤离会,此前她用幽默的语言讲述了台湾的抗疫经历,但从未提及她正是这一切的规划者。

速度

“2020年1月1日我制定了抗疫3原则:快速、公正和趣味”。为了传递信息和收集反馈我们迅速成立了一个公开面向市民的电邮平台,“人们可以通过它反映问题、提出建议,便于我们改进”。该平台既不受政府、股东的监管,也没有广告。

唐举了一个4月份学生来信的例子:“他抱怨说他们班只有他一个戴粉色的口罩,其他人都戴蓝色的。

卫生部民众参与问题的负责人马上决定,在每日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每个人都要戴粉色的口罩,“此后粉口罩流行开来,那位少年也在一夜之间成了英雄,”唐说。

医用口罩

疫情爆发后台湾的公民技术社群迅速推出一套集100多张地图、应用程序和自动程序于一身的软件,其考虑得相当全面,甚至还为听障人士推出了语音导航。人们可以实时掌握周边药房的口罩库存。“短短几周75%的台湾人都戴上了口罩,这对我们防疫、将传染指数控制在1以下起到了关键作用”。

唐没有提到的是:她也开发了一套提供周边口罩库存信息的小程序。

假消息

“与新冠一同流行的还有一种’信息流行病’,因为面对疫情人们都很恐慌,所以谣言漫天飞,还有人质疑口罩的作用。”唐却用幽默来化解:“我们宣传说戴口罩可以防止人们不被自己(哪怕是洗干净)的手感染。我们用狗的“梗图”(Memes)来解释社交距离:“室内我们需要保持3条柴犬的距离,室外2条”。

行动(交往)轨迹

“2020年我们让饭店老板自行检查客人,这可能会侵犯个人隐私。今年5月当疫情在台湾蔓延时,我们马上意识到,人们不愿在饭店留下个人信息。”

公民技术社群迅速找出了解决之道,他们既没有将个人信息上载到小程序,也没有给政府或企业。“就像是把便利贴给了台湾的五大手机运营商,但谁也读不到这些信息,因为只有专家才能解密”。

该过程仅持续1、2秒:人们无需解锁手机,只要点击一下手机屏,用摄像头扫二维码,然后就有一个带餐馆编码的免费短信被自动送往电信供应商。所有信息将都在28天后删去。

效果和学习

唐的说明令瑞士的公民技术专家印象深刻。

瑞士公民技术专家(左起):Alessia Neuroni、Anna Schindler、Marcel Salathé和Nikki Böhler对唐凤的解释印象深刻,主持人Nicola Forster(中)也是如此。 Schweizerische Gemeinnützige Gesellschaft/SGG

苏黎世州数码管理及E-政府负责人Alessia Neuroni教授:“唐凤通过公开、公民参与和技术工具运用让国家反应更迅速。在这点我们还有上升空间”。她认为瑞士最该学习的是:“更有效地利用数据。政府向公众开放数据,这才有助于形成民意、作更好地选择。这种政府与民间社群的合作开发模式可以改善公共服务质量。”

Opendata.ch(开放数据)经理Nikki Böhler:“很多方面都令我印象深刻。首先是民间社群的高参与度,公民都很热心,政府也很重视,关系平等。”其次台湾的开放数据指数全球第一。第三,人民的数码主权得到了保护。“台湾在这3方面都给我们做出了表率。” Böhler的最大收益是:“如果我们更加重视民间社群、关注他们的经验,那我们就能节约更多。因为我们会少犯一些错误:不会对某项目进行长期投资,有朝一日却发现它根本运转不了,或人们不相信这样的技术。”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教授,瑞士追踪软件联合开发者Marcel Salathé:“我把台湾的数码部长唐凤想象成在瑞士政府里,然后就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瑞士会一直关注人民能否同步,这也对,“但我们怎么就不能让更多唐凤这样的人进入瑞士政坛呢。如果有这样的能量,就一定能影响民众。”瑞士科学特别行动组前组员,CH++的创建人Salathé说,CH++是致力于用科技推进民主的独立组织。

苏黎世城市发展科科长Anna Schindler:“她的想法以及她在台湾对公民技术潜能的利用令我印象深刻。就此她让人民都参与了进来,这点做的比我们好。”Schindler学到的是:如何更好地利用技术潜能。“虽然疫情期间我们也开发了些东西,但人们并没有完全接受,这也需要文化上的转变。”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