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新總統伊格納西奧·卡西斯,一個像瑞士一樣的人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講意大利語的伊格納西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將在2022年擔任瑞士聯邦總統。瑞士總統在職務上沒有特殊權利,有的是出面和出使國外的機會。而他正是希望利用這個機會來達成更多共識-無論國內和國際。那麼卡西斯到底是誰?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1月01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2021年12月8日,伊格納西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被選為瑞士聯邦總統。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他的父親Luigi Cassis是一位農民,他的祖父是一名意大利移民,在提契諾州的一個邊境村莊定居下來。 “當你與三個姐妹在一個只有一間浴室的住家裡長大,你很早就得學會怎樣與人打交道,”伊格納西奧·卡西斯一次在談起他清貧的出身時這樣說。他小時候非常好動,12歲時,他的右手小指被柵欄的棱角割斷,因為他摔倒時被柵欄夾住。

如今,60歲的伊格納西奧·卡西斯成為瑞士的聯邦總統。這位來自提契諾州的人是瑞士兼職官員官僚系統(Milizsystem)的典型代表,透過這樣的政治道路他走上了聯邦總統的職位。 2017年他遇到了機遇,成為聯邦委員,進入瑞士政府。他意大利語區的出身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聯邦委員會中很長時間都沒有這個少數語言州的代表。除此之外,他開放、爽朗的性格也為他加了分。在許多方面,卡西斯和瑞士很像。

2002年,卡西斯在提契諾州擔任州醫生。 Keystone / Karl Mathis

最棘手的問題

但後來卡西斯接手了瑞士政府中最棘手的問題。在沒有任何外交經驗的情況下,他要處理瑞士與歐盟的緊張關係-與歐盟交涉雙邊框架協議。

最後未能取得良好的結果,2021年瑞士聯邦委員會中斷了與歐盟的談判。這雖然是整個瑞士聯邦做出的決定,但最大的責任落在伊格納西奧·卡西斯的身上。瑞士外交政策專家們的批評之聲不絕於耳,在2021年秋季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的一項民意調查中,卡西斯在所有政府成員中是得分最低的一個。卡西斯在接受瑞士廣播和電視台SRF採訪時說:“我的目的不是要受歡迎,而是完成好工作。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做好自己的政治。”作為自由民主黨(FDP)的代表,他走的是自由主義道路。觀察家們將他歸類為該政黨的右翼人士。

與自由民主黨派內部人員聯絡密切:2021年秋卡西斯與黨內負責人Andrea Caroni (右)和Beat Walti在一起。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政府中的醫生

在與歐盟的談判失敗之後,現在能擔任聯邦總統對他來說像是地平線上的一盞明燈。他是否能擺脫歐盟交涉失敗帶來的陰影,成為瑞士聯邦中的一個具有凝聚力的人物並在大流行病中發揮醫生和專業人士的優勢?瑞士媒體對此的論調是-似乎並非全無希望。卡西斯26歲時獲得了蘇黎世大學的醫學學位,之後在很年輕時就成為提契諾州的州醫生,後來又獲得了公共衛生專業的博士學位。他在最近接受瑞士電視台採訪時說:“以我的醫學背景,我知道應該怎樣向人們解釋為什麼聯邦委員會做出某些決定。”

伊格納西奧·卡西斯很晚才接觸政治。 43歲時,他在居住地,一個擁有4600名居民的小城的立法機構中擔任了第一個職位;46歲時成為瑞士國民院議員。 “他不是一個政治家,但我們把他看作是一個很好的候選人,” 自由民主黨首位主席Fulvio Pelli回憶說,他從一開始就鼓勵卡西斯成為自由民主黨的一個長期領導人物,他評價說:“卡西斯是一個聰明的人,學習能力很強。”

瑞士總統並不是國家元首,因為在瑞士,這一職能始終由聯邦委員會共同承擔,聯邦委員會由7名成員組成。瑞士聯邦總統只是這7位“同等職位人中的第一人”(Primus inter Pares),就像聯邦總統的選舉一樣不起眼,沒有競選,輪值當班。聯邦總統職位每年由7位聯邦委員中最長時間沒有擔任過總統一職的那位委員擔任,這是瑞士政府中一條不成文的規定。

2021年夏,和同黨派的聯邦委員卡琳·凱勒-蘇特(Karin Keller-Sutter)在一起交談。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因此,卡西斯就任聯邦總統的一年只需要主持聯邦委員會的會議,履行特殊的代表職責。例如,在元旦和8月1日瑞士國慶節在廣播和電視中發表講話;他還會在新年招待會上接待外國駐瑞士使節;聯邦總統出訪國外也是一種慣例。

而這些對於伊格納西奧·卡西斯來說都不是難事,他已擔任瑞士外交部長四年,在外交舞台上已經得心應手,但並非一直如此,他在國際舞台上邁出的第一步曾是試探性的。

2017年11月,伊格納西奧·卡西斯接管了瑞士外交部,作為一名醫生出身的政治家,卡西斯原本具備內政部的所有必要條件,但最後只有外交部留給了他。在瑞士,外交部並不是一個在國內政治中有舉足輕重地位的部門,發展援助和外交是一項漫長的工作。 “外交政策在瑞士並不受歡迎,” Fulvio Pelli說:“沒人願意接管外交部,他接了下來。”

之後,卡西斯就不斷招致批評,他對巴勒斯坦救濟機構(UNRWA)在中東衝突中的作用發表了非常“不外交”的評論;在尚比亞的一個礦場為原材料公司Glencore在推特發佈公關信息;此外,這位經濟自由派的政治家還嘗試將瑞士的外交政策朝著對外經濟政策的方向發展-這當然惹怒了左翼人士。

“他在外交政策中更關注了經濟和移民政策的需求,” 外交學講師Paul Widmer說。他的政治對手們擔心,卡西斯走的是“瑞士第一”路線;社會民主黨的外交政策專家Fabian Molina在談到卡西斯時說:“他是一位聯邦委員,在外交政策中把經濟置於人權之上,我擔心他擔任聯邦總統期間無法代表瑞士民眾的心願。

"外交政策是內政"

然而,2022年,外交政策與大流行病仍將是瑞士面對的重點問題。瑞士與歐盟的關係從未如此僵持,儘管卡西斯從任期開始,就力求迅速結束與歐盟的談判。 2018年他聘請了一位新的首席談判代表,他本人也會參與直接對話。他也一直保持與瑞士公眾對話,從中擔任了主持人的角色。他傾聽雙方的需求,在瑞士和歐盟的不同利益群體之間進行斡旋。 “外交政策是內政,“他說。

2018年1月首次與歐盟預算和行政官員Johannes Hahn會晤。 Keystone / Gian Ehrenzeller

然而瑞士與歐盟之間的事宜卻很難有所進展。在瑞士,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都不敢採取下一步行動。歐盟與瑞士也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在相互觀望。卡西斯利用這段時間在發展援助方面樹立了新的口碑。拉丁美洲的重要性被降低了,減少移民的舉措在對外援助中被賦予了更多的分量。而在外交政策方面,他確定了重點-中國和中東;他還擴大了瑞士在國外的合作網。

現在看來,卡西斯對解決瑞士這個命運問題,即與歐盟的雙邊關係,似乎沒有什麼勝算。這就是為什麼當值總統令他感到歡欣鼓舞的原因,他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到國內。他希望“他能加強民族凝聚力。”作為一個講意大利語的人,這似乎是他的使命所在。 “我的目標是,在困難時期,將意見分歧視為財富,而不是作為衝突來源,”他說。

2015年,卡西斯作為自由民主黨主席的正面肖像照。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志願服務是一個機會

但國際事務的調解也依然在瑞士明年的外交計畫上。瑞士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是否會有一個席位,將在6月決定;或許瑞士將組織一次烏克蘭會議;卡西斯會繼續尋求與中國在人權方面的對話;多邊關係也依然是議程上的首要任務,其中包括國際日內瓦、數位外交、尋求國際調解的授權。

所有這些都會在瑞士國內產生積極的影響,因此對卡西斯來說就任聯邦總統的一年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在國民和國會面前重新獲得認可。

(譯自德文:楊煦冬)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