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新总统伊格纳西奥·卡西斯,一个像瑞士一样的人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讲意大利语的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将在2022年担任瑞士联邦总统。瑞士总统在职务上没有特殊权利,有的是出面和对外交往的机会。而他正是希望利用这个机会来达成更多共识-无论国内和国际。那么卡西斯到底是谁?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1月0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2021年12月8日,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被选为瑞士联邦总统。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他的父亲Luigi Cassis是一位农民,他的祖父是一名意大利移民,在提契诺州的一个边境村庄定居下来。“当你与三个姐妹在一个只有一间浴室的住所里长大,你很早就得学会怎样与人打交道,”伊格纳西奥·卡西斯一次在谈起他清贫的出身时这样说。他小时候非常好动,12岁时,他的右手小指被栅栏的棱角割断,因为他摔倒时被栅栏夹住。

如今,60岁的伊格纳西奥·卡西斯成为瑞士的联邦总统。这位来自提契诺州的人是瑞士兼职官员政治系统(Milizsystem)的典型代表,通过这样的政治道路他走上了联邦总统的职位。2017年他遇到了机遇,成为联邦委员,进入瑞士政府。他意大利语区的出身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联邦委员会中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个少数语言州的代表。除此之外,他开放、爽朗的性格也为他加了分。在许多方面,卡西斯和瑞士很像。

2002年,卡西斯在提契诺州担任州医生。 Keystone / Karl Mathis

最棘手的问题

但后来卡西斯接手了瑞士政府中最棘手的问题。在没有任何外交经验的情况下,他要处理瑞士与欧盟的紧张关系-与欧盟交涉双边框架协议。

最后未能取得良好的结果,2021年瑞士联邦委员会中断了与欧盟的谈判。这虽然是整个瑞士联邦做出的决定,但最大的责任落在伊格纳西奥·卡西斯的身上。瑞士外交政策专家们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在2021年秋季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的一项民意调查中,卡西斯在所有政府成员中是得分最低的一个。卡西斯在接受瑞士广播和电视台SRF采访时说:“我的目的不是要受欢迎,而是完成好工作。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做好自己的政治。”作为自由民主党(FDP)的代表,他走的是自由主义道路。观察家们将他归类为该政党的右翼人士。

与自由民主党派内部人员联络密切:2021年秋卡西斯与党内负责人Andrea Caroni (右)和Beat Walti在一起。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政府中的医生

在与欧盟的谈判失败之后,现在能担任联邦总统对他来说像是地平线上的一盏明灯。他是否能摆脱欧盟交涉失败带来的阴影,成为瑞士联邦中的一个具有凝聚力的人物并在大流行病中发挥医生和专业人士的优势?瑞士媒体对此的论调是-似乎并非全无希望。卡西斯26岁时获得了苏黎世大学的医学学位,之后在很年轻时就成为提契诺州的州医生,后来又获得了公共卫生专业的博士学位。他在最近接受瑞士电视台采访时说:“以我的医学背景,我知道应该怎样向人们解释为什么联邦委员会做出某些决定。”

伊格纳西奥·卡西斯很晚才接触政治。43岁时,他在居住地,一个拥有4600名居民的小城的立法机构中担任了第一个职位;46岁时成为瑞士国民院议员。“他不是一个政治家,但我们把他看作是一个很好的候选人,” 自由民主党首位主席Fulvio Pelli回忆说,他从一开始就鼓励卡西斯成为自由民主党的一个长期领导人物,他评价说:“卡西斯是一个聪明的人,学习能力很强。”

瑞士总统并不是国家元首,因为在瑞士,这一职能始终由联邦委员会共同承担,联邦委员会由7名成员组成。瑞士联邦总统只是这7位“同等职位人中的第一人”(Primus inter Pares),就像联邦总统的选举一样不起眼,没有竞选,轮值当班。联邦总统职位每年由7位联邦委员中最长时间没有担任过总统一职的那位委员担任,这是瑞士政府中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2021年夏,和同党派的联邦委员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在一起交谈。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因此,卡西斯就任联邦总统的一年只需要主持联邦委员会的会议,履行特殊的代表职责。例如,在元旦和8月1日瑞士国庆节在广播和电视中发表讲话;他还会在新年招待会上接待外国驻瑞士使节;联邦总统出访国外也是一种惯例。

而这些对于伊格纳西奥·卡西斯来说都不是难事,他已担任瑞士外交部长四年,在外交舞台上已经得心应手,但并非一直如此,他在国际舞台上迈出的第一步曾是试探性的。

2017年11月,伊格纳西奥·卡西斯接管了瑞士外交部,作为一名医生出身的政治家,卡西斯原本具备内政部的所有必要条件,但最后只有外交部留给了他。在瑞士,外交部并不是一个在国内政治中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部门,发展援助和外交是一项漫长的工作。“外交政策在瑞士并不受欢迎,” Fulvio Pelli说:“没人愿意接管外交部,他接了下来。”

之后,卡西斯就招致了如潮的批评之声,他对巴勒斯坦救济机构(UNRWA)在中东冲突中的作用发表了非常“不外交”的评论;在赞比亚的一个矿场为原材料公司Glencore在推特发布公关信息;此外,这位经济自由派的政治家还尝试将瑞士的外交政策朝着对外经济政策的方向发展-这当然惹怒了左翼人士。

“他在外交政策中更多地关注了经济和移民政策的需求,” 外交学讲师Paul Widmer说。他的政治对手们担心,卡西斯走的是“瑞士第一”路线;社会民主党的外交政策专家Fabian Molina在谈到卡西斯时说:“他是一位联邦委员,在外交政策中把经济置于人权之上,我担心他担任联邦总统期间无法代表瑞士民众的心愿。

"外交政策是内政"

然而,2022年,外交政策与大流行病仍将是瑞士面对的重点问题。瑞士与欧盟的关系从未如此僵持,尽管卡西斯从任期开始,就力求迅速结束与欧盟的谈判。2018年他聘请了一位新的首席谈判代表,他本人也会参与直接对话。他也一直保持与瑞士公众对话,从中担任了主持人的角色。他倾听双方的需求,在瑞士和欧盟的不同利益群体之间进行斡旋。“外交政策是内政,“他说。

2018年1月首次与欧盟预算和行政官员Johannes Hahn会晤。 Keystone / Gian Ehrenzeller

然而瑞士与欧盟之间的事宜却很难有所进展。在瑞士,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不敢采取下一步行动。欧盟与瑞士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相互观望。卡西斯利用这段时间在发展援助方面树立了新的口碑。拉丁美洲的重要性被降低了,减少移民的举措在对外援助中被赋予了更多的分量。而在外交政策方面,他确定了重点-中国和中东;他还扩大了瑞士在国外的合作网。

现在看来,卡西斯对解决瑞士这个命运问题,即与欧盟的双边关系,似乎没有什么胜算。这就是为什么当值总统令他感到欢欣鼓舞的原因,他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到国内。他希望“他能加强民族凝聚力。”作为一个讲意大利语的人,这似乎是他的使命所在。“我的目标是,在困难时期,将意见的分歧视为财富,而不是作为冲突的来源,”他说。

2015年,卡西斯作为自由民主党主席的正面免冠照。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志愿服务是一个机会

但国际事务的调解也依然在瑞士明年的外交日程上。瑞士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是否会有一个席位,将在6月决定;或许瑞士将组织一次乌克兰会议;卡西斯会继续寻求与中国在人权方面的对话;多边关系也依然是议程上的首要任务,其中包括国际日内瓦、数字外交、寻求国际调解的授权。

所有这些都会在瑞士国内产生积极的影响,因此对卡西斯来说就任联邦总统的一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在国民和国会面前重新获得认可。

(译自德文:杨煦冬)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