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敞開家門收留烏克蘭難民

逃離烏克蘭家園的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 Copyright 2022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隨著殘酷的俄烏戰爭不斷持續,歐洲正面臨著二戰以來最嚴重的難民危機。瑞士等西方政府決定接收烏克蘭難民。但難民人數一直在增加,因此也需要私人家庭收容難民。我們看看瑞士的接待家庭為何以及如何與難民進行“結對扶持”,並在某些情況下找到彼此。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9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UNHCR)表示,2月24日開始的俄烏戰爭迄今已使約1000萬烏克蘭人流離失所,其中超過350萬烏克蘭人逃往其他國家。雖然大多數難民奔赴鄰國,特別是波蘭,但也有些難民選擇繼續西行。截至目前,瑞士已有近1.3萬烏克蘭人完成入境登記,而且“還會有更多的人來到這裡”,公民活動在線平台Campax的聯合創始人安德烈亞斯·弗雷穆勒(Andreas Freimüller)指出。多家組織正在積極呼籲瑞士家庭為烏克蘭難民提供落腳點,Campax也是其中之一。

數以萬計的瑞士普通民眾已表示願意收容難民,許多人都希望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現年39歲的波蘭人米萊娜·諾瓦克(Milena Novak)居住在蘇黎世,她把一位烏克蘭母親及其兩個孩子接到自己家裡。她說:“我們每個人或許只能盡到綿薄之力。如果你無法提供住宿房間,你至少可以捐錢或捐衣服。這些點滴扶持將匯聚成為對難民的巨大支持。”

收容力度前所未有

瑞士政府已確認,烏克蘭難民有資格獲得S類臨時居留證,以便在瑞士生活和快速就業。該居留許可最初有效期為一年,在上世紀90年代為應對波斯尼亞戰爭而推出,但此前從未啟用過。這種開放接納難民的舉動旨在應對正在發生的巨大悲劇,但也與敘利亞或阿富汗等其他地區的難民收容情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讓人想起瑞士在1956年蘇聯入侵匈牙利和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後的反應,”Campax的弗雷穆勒說,“我們曾經也受冷戰影響,有些事情我們自然能夠感同身受。”

瑞士難民委員會負責督導烏克蘭難民在接待家庭中的安置工作,其發言人埃莉安·恩格勒(Eliane Engeler)認為,主要是瑞士政府對烏克蘭難民的態度有別於其對待其他危機下難民的態度,而瑞士民眾向來對難民都很熱心慷慨,比如在2015年歐洲移民危機中就有所體現。她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我認為我們在過去看到的是瑞士民眾內部的大團結,這與不同時期聯邦層面的政策導向有所不同。”

生活在瑞士西部沃州(Vaud)的48歲法國人勞爾(Laure)表示:“大多數難民是婦女和兒童,這可能也是引起人們極大關注的一個原因。” 她收容了一對烏克蘭母女。

婦女和兒童的數量之多與敘利亞等其他難民潮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往往多為年輕男子。為了應對俄羅斯的入侵,烏克蘭實行了戒嚴令,要求18-60歲的男性留下來戰鬥。

接待家庭與難民結對扶持

這一因素也給難民的“特殊保護”帶來了風險和挑戰。聯合國特別報告員警告說,對婦女和兒童而言,人口販運和性暴力的風險有所增加。那麼,如何配置這些難民與瑞士的接待家庭呢?

弗雷穆勒說,Campax已經開發了軟體來幫助雙方進行配置,但由瑞士難民委員會(SRC)這個獨立機構來協調對私人住宅中的難民安置。恩格勒說,配置工作遵循若干標準,其中包括地理位置偏好,因為一些難民在瑞士有親戚朋友,所以希望離他們近一點。此外,顯然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將難民配置到可寄宿的家庭,對此工作人員需要了解難民是否攜帶寵物,並嘗試尋找會講通用語言的家庭,如英語、法語或烏克蘭語。

至於安全問題,她說,工作人員會調查候選房東的犯罪記錄,如果有任何跡象表明難民存在受虐的風險,此類房東就會被排除在外。瑞士難民委員會與明愛(Caritas)、瑞士紅十字會等當地合作夥伴配合,確保難民與接待家庭相合。該機構還向難民和房東提供調解諮詢號碼,以便他們在出現問題時可以打電話,而且瑞士難民委員會還設置了一條熱線,為雙方提供服務。恩格勒告訴瑞士資訊:“我們的當地合作機構也會去探訪這類家庭。”

恩格勒表示,接待家庭必須提供至少三個月的住宿,但如果在此之後他們無法繼續提供住宿,瑞士難民委員會將與合作夥伴一起尋求其他安排。理想的情況是,接待家庭能夠一直提供住宿,直到難民在經濟上獨立並能找到自己的住處。當被問及如何處理心理創傷問題時,她說,受到嚴重心理創傷的人和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不會被安置在私人家庭中。

在經濟支持方面,持有S 類居留證的難民有權從各州獲得社會救濟金,並有就業權。恩格勒表示,各州可自主決定是否也向接待家庭提供一些經濟援助。

流程太慢?

作為難民安全保障工作的一部分,瑞士難民委員會建議他們不要接受私人的入住邀請。米萊娜·諾瓦克已在Campax平台上註冊,但隨後收容了一個在Facebook上直接與她聯繫的家庭。這家人兩週前抵達瑞士,現在已經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

米萊娜明白,政府和有關機構進行背景調查是為了防止人口販運和性剝削,“這個流程正確合理”。但她表示,通過社會媒體往往能更快、更靈活地對難民需求做出反應。雖然政府不鼓勵私人直接發出收容邀請,但米萊娜和勞爾之前都有過幫助難民和受害者的經驗。

瑞士目前能提供6萬多張床位,許多人都在等待他們的配置結果。

勞爾也在Campax平台上進行了註冊。但是,當她在Facebook上看到她鎮上的一位居民計劃在邊境收容幾個難民家庭時,她聯繫了那位居民,並收容了其中一個家庭。她為此事先聯繫了Campax,並獲得了批准。

勞爾說,她為住在客房的烏克蘭母親(53歲)及其女兒(16歲)提供衣服和食物等日常用品。她甚至沒有向政府當局詢問對房東的補貼問題,因為“收容幾個月問題不大”。

她目前最關心的是如何確保難民的經濟獨立。她希望政府盡快發放S類居留證以及食品券和其他補貼,以便他們能夠在經濟上沒有後顧之憂。 “即使我們表示可以接受,他們也不想只是一味索取而不做出貢獻,”勞爾告訴瑞士資訊。

米萊娜和勞爾都表示,她們很高興能收容難民,當地市政府也非常支持,孩子們已經開始在當地學校上學。勞爾說:“對房主來說,這是一次極富正能量和充實的經歷。”

(譯自英語:瑞士資訊中文部)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