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敞开家门收留乌克兰难民

逃离乌克兰家园的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 Copyright 2022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随着残酷的俄乌战争不断持续,欧洲正面临着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瑞士等西方政府决定接收乌克兰难民。但难民人数一直在增加,因此也需要私人家庭收容难民。我们看看瑞士的寄宿家庭为何以及如何与难民进行“结对帮扶”,并在某些情况下找到彼此。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UNHCR)表示,2月24日开始的俄乌战争迄今已使约1000万乌克兰人流离失所,其中超过350万乌克兰人逃往其他国家。虽然大多数难民奔赴邻国,特别是波兰,但也有些难民选择继续西行。截至目前,瑞士已有近1.3万乌克兰人完成入境登记,而且“还会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公民活动在线平台Campax的联合创始人安德烈亚斯·弗雷穆勒(Andreas Freimüller)指出。多家组织正在积极呼吁瑞士家庭为乌克兰难民提供落脚点,Campax也是其中之一。

数以万计的瑞士普通民众已表示愿意收容难民,许多人都希望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现年39岁的波兰人米莱娜·诺瓦克(Milena Novak)居住在苏黎世,她把一位乌克兰母亲及其两个孩子接到自己家里。她说:“我们每个人或许只能尽到绵薄之力。如果你无法提供住宿房间,你至少可以捐钱或捐衣服。这些点滴帮扶将汇聚成为对难民的巨大支持。”

收容力度前所未有

瑞士政府已确认,乌克兰难民有资格获得S类临时居留证,以便在瑞士生活和快速就业。该居留许可最初有效期为一年,在上世纪90年代为应对波斯尼亚战争而推出,但此前从未启用过。这种敞怀接纳难民的举动旨在应对正在发生的巨大悲剧,但也与叙利亚或阿富汗等其他地区的难民收容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人想起瑞士在1956年苏联入侵匈牙利和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后的反应,”Campax的弗雷穆勒说,“我们曾经也受冷战影响,有些事情我们自然能够感同身受。”

瑞士难民委员会负责监督乌克兰难民在寄宿家庭中的安置工作,其发言人埃莉安·恩格勒(Eliane Engeler)认为,主要是瑞士政府对乌克兰难民的态度有别于其对待其他危机下难民的态度,而瑞士民众向来对难民都很热心慷慨,比如在2015年欧洲移民危机中就有所体现。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认为我们在过去看到的是瑞士民众内部的大团结,这与不同时期联邦层面的政策导向有所不同。”

生活在瑞士西部沃州(Vaud)的48岁法国人劳尔(Laure)表示:“大多数难民是妇女和儿童,这可能也是引起人们极大关注的一个原因。” 她收容了一对乌克兰母女。

妇女和儿童的数量之多与叙利亚等其他难民潮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往往多为年轻男子。为了应对俄罗斯的入侵,乌克兰实行了戒严令,要求18-60岁的男性留下来战斗。

寄宿家庭与难民结对帮扶

这一因素也给难民的“特殊保护”带来了风险和挑战。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警告说,对妇女和儿童而言,人口贩运和性暴力的风险有所增加。那么,如何匹配这些难民与瑞士的寄宿家庭呢?

弗雷穆勒说,Campax已经开发了软件来帮助双方进行匹配,但由瑞士难民委员会(SRC)这个独立机构来协调对私人住宅中的难民安置。恩格勒说,匹配工作遵循若干标准,其中包括地理位置偏好,因为一些难民在瑞士有亲戚朋友,所以希望离他们近一点。此外,显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将难民匹配到可寄宿的家庭,对此工作人员需要了解难民是否携带宠物,并尝试寻找会讲通用语言的家庭,如英语、法语或乌克兰语。

至于安全问题,她说,工作人员会调查候选房东的犯罪记录,如果有任何迹象表明难民存在受虐待的风险,相关房东就会被排除在外。瑞士难民委员会与明爱(Caritas)、瑞士红十字会等当地合作伙伴配合,确保难民与寄宿家庭相匹配。该机构还向难民和房东提供调解咨询号码,以便他们在出现问题时可以打电话,而且瑞士难民委员会还设置了一条热线,为双方提供服务。恩格勒告诉瑞士资讯:“我们的当地合作机构也会去探访这类家庭。”

恩格勒表示,寄宿家庭必须提供至少三个月的住宿,但如果在此之后他们无法继续提供住宿,瑞士难民委员会将与合作伙伴一起寻求其他安排。理想的情况是,寄宿家庭能够一直提供住宿,直到难民在经济上独立并能找到自己的住处。当被问及如何处理心理创伤问题时,她说,受到严重心理创伤的人和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不会被安置在私人家庭中。

在经济支持方面,持有S 类居留证的难民有权从各州获得社会救济金,并有就业权。恩格勒表示,各州可自主决定是否也向寄宿家庭提供一些经济援助。

流程太慢?

作为难民安全保障工作的一部分,瑞士难民委员会建议他们不要接受私人的入住邀请。米莱娜·诺瓦克已在Campax平台上注册,但随后收容了一个在Facebook上直接与她联系的家庭。这家人两周前抵达瑞士,现在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

米莱娜明白,政府和有关机构进行背景调查是为了防止人口贩运和性剥削,“这个流程正确合理”。但她表示,通过社会媒体往往能更快、更灵活地对难民需求做出反应。虽然政府不鼓励私人直接发出收容邀请,但米莱娜和劳尔之前都有过帮助难民和受害者的经验。

瑞士目前能提供6万多张床位,许多人都在等待他们的匹配结果。

劳尔也在Campax平台上进行了注册。但是,当她在Facebook上看到她镇上的一位居民计划在边境收容几个难民家庭时,她联系了那位居民,并收容了其中一个家庭。她为此事先联系了Campax,并获得了批准。

劳尔说,她为住在客房的乌克兰母亲(53岁)及其女儿(16岁)提供衣服和食物等日常用品。她甚至没有向政府当局询问对房东的补贴问题,因为“收容几个月问题不大”。

她目前最关心的是如何确保难民的经济独立。她希望政府尽快发放S类居留证以及食品券和其他补贴,以便他们能够在经济上没有后顾之忧。“即使我们表示可以接受,他们也不想只是一味索取而不做出贡献,”劳尔告诉瑞士资讯。

米莱娜和劳尔都表示,她们很高兴能收容难民,当地市政府也非常给力,孩子们已经开始在当地学校上学。劳尔说:“对房主来说,这是一次极富正能量和充实的经历。”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