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烏克蘭:紅十字會在那裡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有人認為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等地無建設性作為,並對此提出批評。然而這個總部設在日內瓦的人道主義機構既無法阻止炸彈轟炸,也沒有辦法開闢安全通道,供平民逃離和人道主義車隊進入。 Keystone / Stanislav Krasilnikov

自烏克蘭戰爭伊始,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已數次成為網上假新聞宣傳的受害者,這直接威脅到該人道主義機構在那裡的工作人員及他們想要提供幫助的對象的人身安全。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4月07日 - 11:12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表示,過去幾週裡該機構成為“蓄意和有針對性攻擊“的受害者,攻擊者使用假新聞來損害該機構的名譽。

這些攻擊包括各種不實說法,比如聲稱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正在參與將烏克蘭難民強行轉移到俄羅斯,或是正就在俄羅斯南部開辦一個難民營進行談判等。

這家總部設在日內瓦的人道主義機構並未指明誰在背後操縱攻擊,但表示假新聞主要是藉由社交媒體傳播。

“這已不是我們第一次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不實消息的破壞性影響。但在當前情況下,其規模是完全前所未有的。因此看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以這種方式被人利用,實在令人感到擔憂,“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總幹事羅伯特·馬爾迪尼(Robert Mardini)告訴瑞士法語區公共電視台RTS。

對該機構而言,與戰爭受害者有直接接觸是要務。而被視作中立參與者是該機構提供幫助的關鍵。

“將我們的工作政治化正危及到我們的能力,使我們難以提供所急需的援助。生命正處於危險之中,“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指出。

多種原因造成網上流傳關於紅十字會國際委員會的假新聞,例如圍繞該機構與俄羅斯政府進行的對話提出的疑問,和對該機構有何職能、能做或不能做什麼產生的誤解等。我們在此回答其中一些問題。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什麼機構?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成立於1863年的一個國際人道主義機構。該機構的總部雖設在日內瓦,但其兩萬多名工作人員卻在約100個國家開展工作。這些人員包括醫生、工程師、司機、政策專家與翻譯等。

《國際人道法》規定該機構的一個使命(英)外部链接就是保護和扶助武裝衝突的受害者。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向那些有需要的人提供食品、飲用水和醫療物資等援助,無論其處於衝突的哪一方;並協助衝突期間與親屬分散的兒童與親人團聚,且監督戰俘是否得到人道的待遇。

作為《日內瓦公約》(英)外部链接託管機構,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致力於推進對《國際人道法》的遵守及其在各國國內法中的實施。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工作指導原則為人道、中立、公正與獨立。該機構協同世界各國的紅十字與紅新月會並肩工作。

End of insertion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為何要會見俄羅斯高層官員?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主席彼得·毛雷爾(Peter Maurer)與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在莫斯科微笑握手的照片見報後,許多人紛紛藉由社交媒體表達自己的憤怒之情。有人甚至將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與俄羅斯的對話詮釋為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合法化。

然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是個中立與公正的人道主義機構。按照《國際人道法》,該機構的一個使命就是與各交戰方展開對話,要求他們遵守戰爭規則及保證讓紅十字會的代表能夠安全接觸需要幫助的人。

“禮節性微笑是必不可少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涉及到衝突各方應盡的義務時,我們的對話就不夠有力和嚴格,”馬爾迪尼向RTS表示。

而且在會見拉夫羅夫前,毛雷爾先去了基輔與烏克蘭政府會談。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主席彼得·毛雷爾(左)和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右)在莫斯科微笑握手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眾怒。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使命之一就是保持中立。 Keystone / Kirill Kudryavtsev / Pool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為何不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拒絕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甚至不稱其為戰爭(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使用的是“衝突”一詞),有些人-包括許多身在烏克蘭飽受戰爭蹂躪或被迫背井離鄉的人-對此感到心寒。

作為《日內瓦公約》託管機構,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難道不應該譴責違反《國際人道法》的罪行嗎,例如在人口密集地區投擲集束炸彈等肆意性攻擊?

連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也說過,有“合理的憑據讓人相信,在烏克蘭涉嫌發生了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國際刑事法院已開始對烏克蘭的情況展開調查。

然而發表有傾向性的公開聲明並非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工作。倡導權利的非政府組織已經做了這件事。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當務之急,是得以進入監獄等戰爭雙方都需要幫助的地方,該機構需要核查戰俘及其他被關押者的情況。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工作人員藉由人道主義工作可能了解到各國政府希望保密的高度敏感資訊。如果這個機構不能被人信任,就不得獲准進入各國開展人道主義救援工作。

該機構指出,如果他們與衝突各方的對話能夠保密,那麼他們也能更完善地保護受害者。假如這種途徑徹底失敗,那麼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可能會對某局勢公開置評,但會盡量避免做片面譴責。

1994年4月,就在盧旺達種族屠殺開始後不久,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公開呼籲各方終止“殘殺”、“屠殺”和“人間悲劇”,但為了其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而避免使用“種族滅絕“(genocide)一詞。

在談及馬里烏波爾的局勢時,馬爾迪尼告訴RTS:“形勢令人難以忍受,戰鬥仍在繼續……幾週前我們已經在說,情況對平民而言不可接受、不可忍受。如今仍是同樣局面,平民無法安全撤離,人道主義救援也進不了馬里烏波爾。因此局勢依然令人極為擔憂。”

為何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熱衷於在俄羅斯開設辦事處?

毛雷爾的莫斯科之行在社交媒體上召來各種抨擊,稱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為在俄羅斯南部開辦難民營進行談判。

該機構對此做出澄清,表示他們沒有任何開辦難民營的計劃,而是要討論在頓河畔羅斯托夫開設一個辦事處。他們還補充說,這是為了應對當地出現的人道主義需求進行“大規模區域擴展”的一部分。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白俄羅斯、匈牙利、摩爾多瓦、波蘭、羅馬尼亞等與烏克蘭接壤的國家都設有工作團隊。

這個機構所做的工作也包括幫助因戰爭分離的家庭重新團聚,並確保死亡士兵的屍體在處理過程中保持尊嚴,最終被還給其家屬。完成這些工作需要在交戰雙方都有他們的工作人員。

援助物資為何仍未送到馬里烏波爾?

有人對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行動-或者是他們眼中該機構在烏克蘭某些地區的無建設性作為-提出批評。他們問道,為何逃離烏克蘭南部馬里烏波爾的平民性命難保?那裡仍有成千上萬的人陷入困境,缺少或根本沒有電力、飲用水、食品或藥物等。援助物資為何仍未送到這座被圍困的城市?

答案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既無法阻止炸彈轟炸,也沒有辦法開闢安全通道,供平民逃離和人道主義車隊進入。

今年3月,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和烏克蘭紅十字會促成了兩個安全撤離車隊。數千平民得以離開烏克蘭東北部的蘇梅市,轉移到烏克蘭中部的盧布尼。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已向俄羅斯和烏克蘭政府呈交了撤離馬里烏波爾的安全通道行動的詳細提案,但雙方都不能就其條件達成一致。若是達成協議,則需交戰雙方遵守其模式,即路線、開始時間及行動持續時間等。

該機構的任務將是陪伴平民車隊,同時提醒雙方士兵正在進行一次人道主義行動。

社交媒體上還在傳播對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指控,聲稱其參與了將烏克蘭難民強行轉移到俄羅斯的行動。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對此堅決否認,稱從未支持過任何違背平民意願的行動,並表示這種做法將違犯《國際人道法》。

無論有意無意,不實消息都直接危害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和戰爭受害者。如馬爾迪尼所指出,此類資訊還會“將人們的關注點偏離應注意之處,即衝突各方有義務尊重和保護平民,並幫助人道主義者完成其工作”。

外部内容

(譯自英語:于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