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比尔·盖茨对世卫组织的影响是否太大?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目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第二大捐赠机构。有人担心这给予微软巨头太大的影响力。 Keystone / Gian Ehrenzeller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于5月24日在日内瓦召开世界卫生大会,在当前新冠疫情仍未消退的形势下,本次大会尤将面对改革的呼声。倍受关注的一个议题是世卫组织的融资方式与私营领域扮演的角色,特别是世卫第二大捐赠者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在其中的角色。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08日 - 09:00

5月3日比尔·盖茨发推公布将与梅琳达离婚,该基金会目前不会有变化,但未来如何还需观望。

尽管联合国下属世卫组织的经济来源是成员国提供的公共资金,但它也严重依赖私人捐赠。盖茨基金会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它是世卫组织最大的私人捐赠者,占世卫预算的10%左右,只有美国政府提供的资金数量超过盖茨基金会。假如特朗普前政府的威胁落实,美国真的退出世卫组织,那么该组织将出现前所未有的状况—盖茨基金会将成为其最大的捐赠机构。

“没有了资金来源,许多卫生目标就会陷入危机,例如根除小儿麻痹症,” 美国乔治城大学奥尼尔国家与全球卫生法研究所所长劳伦斯·高斯丁(Lawrence Gostin)说。高斯丁也是世卫组织国家与全球卫生法合作中心的主任,虽然他赞赏盖茨基金会等慈善机构的“慷慨大方与足智多谋”,但他确实也对过度依赖私人捐赠感到担忧:“盖茨夫妇向世卫提供的大部分资金与该基金会的明确项目相连。这意味着世卫不能自主设置全球卫生重点项目,而是对基本上不用负责任的私人参与者负有义务。跟世卫成员国不同,盖茨基金会几乎没有民主责任。”

影响太大?

盖茨基金会全球发展分部总裁克里斯·埃利亚斯(Chris Elias)承认,这些年来“针对我们对世卫组织的影响经常带来担忧与批评”。“但是,”他在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IHEID)全球卫生中心最近举行的研讨会上说道,“我认为有必要认识到,世卫组织全球工作项目由其成员国决定。而我们的战略则由我们的管理委员会开发与审查,我们会支持全球工作项目中与我们的战略一致的领域。这些加到一起,使得我们成为世卫组织第二大捐献机构。”

他也同意,这确实意味着“世卫组织某些部门得到的支持超过了其他部门,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对全球卫生的方方面面都制订战略。而这是世卫组织管理机构需要解决的脆弱问题”。

外部内容

“比尔之寒”

显然两者确实有许多重合的优先事项,例如根除小儿麻痹症和整体免疫。尽管如此,仍有人担心这些更易计量的目标正在导致其他领域缺乏资金,比如加强发展中国家的卫生体系等。

“这是有过佐证的担忧,”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社会学教授林赛·麦戈伊(Linsey McGoey)指出,他曾写过一本关于盖茨夫妇和全球公共卫生的著作(“No Such Thing as a Free Gift: The Gates Foundation and the Price of Philanthropy”,译注:没有免费的礼物—盖茨基金会与慈善的代价)。在她看来,盖茨夫妇对短时期内看到可计量的结果拥有一种意识形态的兴趣,以表明“亿万富翁做慈善”是有效的。“我相信这是因为他们对速见成效有个人的兴趣,因为这有助于增强他自己的名望,”麦戈伊表示。

有些公共卫生官员对盖茨夫妇的优先事项持有分歧,但却因为担心失去支持而不太情愿批评他。据《纽约时报》报道,这种自我审查十分普遍,人称“比尔之寒”(Bill Chill)。

盖茨基金会在推动“全球保健公平”中所起的开拓性作用得到了广泛认可,而在2019冠状病毒病的应对上亦是关键参与者。举例来说,该基金会在设立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实施计划(COVAX)中起到重要作用,这个疫苗库的目标是要保证在争取新冠免疫过程中不致落掉任何一个国家。盖茨基金会还向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Alliance)及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提供资金,这两个组织都由盖茨夫妇协助创建,与世卫组织一起共同领导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实施计划。

据《纽约时报》透露,世卫组织曾希望主导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实施计划,但受到盖茨基金会排挤。“我听说过这事,”高斯丁说道,“如果属实,那么这确实令人沮丧,因为世卫组织应该在全球带起头来。”但他指出:“认识到盖茨等基金会不只提供金钱,也提供创造性与创新力,这很重要。毕竟基金会是推动善行的强大力量。”

捍卫专利

麦戈伊未必同意这种看法,并特别提到盖茨基金会对专利的捍卫及当前对新冠疫苗专利弃权的抵触。

由南非与印度提出的一份提案目前摆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前面,提案要求放弃新冠疫苗的专利权,以此推动疫苗生产和送交贫穷国家。另一个有类似想法但更为温和的提案也已提交给世卫组织。但企业界及包括瑞士等在内的一些国家对此却非常抵触。“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当然是很支持放弃专利,”麦戈伊指出,“但他还未能成功改变比尔·盖茨的主意。那么盖茨先生会听谁的话?当然不会是世卫或者世贸的头儿。他自己的财富就建筑在专利体系之上,鉴于他对这一体系的捍卫,我们作为国际社会也不希望依赖他个人的权威。”

财政软肋

可是,世卫组织又为何要如此依赖盖茨基金会呢?“它也是别无选择,只能依赖盖茨及其他资金。成员国的核定经费评估多年来都未有大幅提高,而这些评估同世卫组织的全球性委托权力已经完全脱节,”高斯丁解释道。

世卫组织承认存在这个问题,并表示在努力寻求解决办法。“就资金而言,世卫组织面对的最大挑战在于缺乏足够与可持续的融资,”该组织在一份书面回复中写道。“这使得世卫组织过分依赖其主要捐赠者,即所有类型的捐赠机构,而世卫组织的大部分资金缺乏变通性,也就阻碍了本组织行使委托权力的能力。由于认识到这一系统性挑战,世卫组织成员国已成立一支工作小组以研究这些重要问题,会在2022年初向执行委员会提交建议意见。”

在世卫组织准备召开年度大会之时,高斯丁表示希望见到两个变化:成员国向世卫组织缴纳的义务经费数额有重大提高,且不与具体项目挂钩;国际社会向私人基金会施加压力,以使其向世卫组织提供的更多经费支出不与具体项目挂钩,“而不去要求该组织执行由基金会负责人领导的任务”。

埃利亚斯也将责任归给世卫组织:“他们没有可能一夜之间让核定经费额翻上两番,但我认为他们有必要思考一条更有保障的组织融资途径,某种与时俱进、实现逐渐增加核定经费缴纳的方式。如果这场疫情都体现不出资金保障缺失的弊病,那么我就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体现出了。”

(译自英文:小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