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俄烏戰爭如何加劇新一波全球糧食危機?

由於非洲之角面臨四十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該地區今年的飢餓人數可能從1500萬增加到2000萬。俄烏戰爭導緻小麥價格飆升,使嚴重依賴烏克蘭和俄羅斯出口商品的地區面臨與日俱增的壓力。 Keystone / Claire Nevill

俄烏戰爭擾亂了全球糧食、燃料和化肥供應。這使得整個非洲大陸數百萬人的處境雪上加霜,同時那些盡力幫助他們的人道組織也面臨更加嚴峻的形勢。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18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今年年初,非洲之角正面臨十年來的第三次嚴重旱災。近年來,該地區遭受多重危機的輪番衝擊:沙漠蝗災、新冠肺炎疫情、高糧價和曠日持久的衝突,致使其在新危機面前顯得格外脆弱。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擔心,如果不能迅速擴大對該地區的援助的力道,就會引發一場人道主義災難。該組織計畫在未來六個月內向農村社區的193萬人提供援助,以防止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和肯尼各地的飢荒狀況惡化。

糧農組織東非次區域協調員大衛·菲里(David Phiri)表示:“今年年初以來,情況變得更糟。雨季從 3 月持續到 5 月,但截至目前,該地區的降雨量低於歷年平均水平,該地區正面臨4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FP)警告說,非洲之角的飢餓人口數量今年可能從1500萬增加到2000萬。

與此同時,在西非和中非地區,4000多萬人基本的食物需求可能無法得到滿足。

“各種驅動因素共同作用,導致該地區的糧食安全情況急劇惡化,”世界糧食計畫署中西非地區資深研究、評估和監察官員奧洛·西布(Ollo Sib)表示。他還指出:“這一切都發生在俄烏戰爭爆發前。”

俄烏戰爭的影響

俄烏戰爭擾亂了全球供應鏈,使糧食、燃料和化肥的價格創下新高。

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用於追蹤一系列食品類商品的國際價格變化,該指數於2月創下歷史新高,然後在3月再次創下歷史新高。單月漲幅(2月-3月,+12.6%)創下歷史第二高水平(該指數創建於1990年)。在4月份,該指數在略低於歷史高點處企穩。

指數漲幅主要由穀物和植物油價格上漲推動,受俄烏戰爭對供應鏈的影響,這些農產品的價格出現飆升。俄羅斯和烏克蘭是小麥、玉米等穀物和葵花籽油等植物油的最大出口國。俄羅斯也是最大的化肥出口國。

外部内容

“供應鏈中斷對西非國家來說是一場災難,”西布說。該地區嚴重依賴進口--更具體地說,依賴來自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糧食和化肥。

小麥價格上漲已經對該地區的民眾產生了負面影響。西布說:“部分國家的麵包價格上漲了20%”。他指出:“這是一個警訊,因為麵包仍然是最弱勢人群的主要食物,特別是生活在城市地區的弱勢階層。”

外部内容

但價格高居不下的燃料和化肥價格有可能進一步擾亂該地區未來的糧食形勢。

西部和中部非洲的大多數農民依靠政府補貼的化肥。西布表示,許多政府將無力支付高價化肥。如果農民買不起今年所需的化肥和燃料,來年的糧食生產也會受到影響。

人道主義工作者遭遇挫折

人道組織也感受到了供應鏈中斷和價格上漲帶來的影響。

世界糧食計畫署過去一半以上的糧食採購自烏克蘭和俄羅斯。如今,該組織每月需額外花費7100萬美元,才能幫助與戰前相同數量的人。這些經費本可以用來為400萬人提供一個月的口糧。

世界糧食計畫署全力支持飽受戰火摧殘的國家。在葉門,3100萬人口中有1300萬人依靠糧食計畫署獲得食物。

據西布稱,世界糧食計畫署在中西非地區的活動也開始受到影響。該人道組織長期資助獨立運行的各國學校供餐計畫。但他說,一些政府現在正向世界糧食計畫署尋求額外幫助,因為他們再也買不起某些食品了。

世界糧食計畫署還為該地區的人們分發現金,使其能夠購買食物。但隨著物價快速上漲,他們的實際購買力在不斷下降。

糧食保護主義

菲里和西布擔心,面對價格上漲,世界各國會傾向於關注國內狀況,就像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初那樣。各國可能會優先考慮短期內對自己最有利的事情,而忽略從長期來看對世界最有利的事情。

“這兩場危機,即疫情和俄烏衝突,凸顯出許多國家的保護主義傾向,”西布說。

包括俄羅斯和烏克蘭在內的一些國家已經限制或禁止小麥出口,以保障其國內糧食供應。印度是世界第二大小麥生產國,該國增加了小麥出口以填補俄烏戰爭導致的供給缺口。但是現在有人擔心,印度3月和4月的異常高溫可能會影響其小麥產量,並促使其當局頒出限制措施。

全球一半以上的棕櫚油在印尼生產,上個月該國宣布對這種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植物油實施出口禁令。

根據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IFRI)的數據,有19個國家實施了糧食出口禁令,按卡路里計算,這些國家佔世界糧食貿易的比重達12%。

整個聯合國系統-從秘書長到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糧食計畫署和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負責人-都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取消出口禁令和限制,保持糧食和能源市場開放。

5月6日,包括英國、美國和歐盟在內的164個世貿組織成員國發表了一份聲明,承諾採取這樣的行動。但印度、印尼、巴西和阿根廷等重要農產品生產國並不在其中。

及時提供足夠的資金

去年年底,聯合國估計,到2022年全球將有2.74億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現在這個數字可能要高得多。

非政府組織挪威難民理事會(NRC)秘書長揚·埃格蘭(Jan Egeland)說:“在俄烏戰爭爆發前,全球人類已經面臨前所未有的苦難。”

世界糧食計畫署和糧農組織目前都在重新評估今年剩餘時間的糧食需求。西布說:“隨著局勢惡化,面臨糧食不安全的人數不斷增加。”菲里說:“我們最初的應對計畫確實具有預防性。但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需要應對日益嚴重的問題的地步。”

籌措足夠的資金並以足夠快的速度籌措資金仍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上個月,聯合國為非洲之角的旱災共同組織了一次成功的募捐活動。捐款金額幾乎達到了人道主義者所要求的數額。但並非所有危機都得到了同等程度的支持。今年早些時候,為葉門發起的類似呼籲所籌措的資金還不到人道組織所要求的三分之一。

埃格蘭說:“我們必須確保捐助國不會從其他危機的援助預算中抽出資金來填補烏克蘭的缺口,因為這將對數百萬人產生重大影響。”

菲里和西布都指出,飢餓會滋生衝突--因此,不僅要響應當前的人道主義需求,還要投資於發展,以建立富有韌性的系統。

西布說:“如果不實現政治穩定,將很難實現糧食安全目標。”

補充報導:阿卜杜勒哈菲德·阿卜杜勒利。數據可視化:寶琳·圖魯班。

編輯:伊莫金·福爾克斯。

(譯自英文:中文編輯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