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乌克兰:红十字会在那里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有人认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乌克兰马里乌波尔等地碌碌无为,并对此提出批评。然而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人道主义机构既无法阻止炸弹轰炸,也没有办法开辟安全通道,供平民逃离和人道主义车队进入。 Keystone / Stanislav Krasilnikov

自乌克兰战争伊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已数次成为网上虚假信息宣传的受害者,这直接威胁到该人道主义机构在那里的工作人员及他们想要提供帮助的对象的人身安全。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4月07日 - 11:12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表示,过去几周里该机构成为“蓄意和有针对性攻击“的受害者,攻击者使用错误与虚假信息来损害该机构的名誉。

这些攻击包括各种不实说法,比如声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参与将乌克兰难民强行转移到俄罗斯,或是正就在俄罗斯南部开办一个难民营进行谈判等。

这家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人道主义机构并未指明谁在背后操纵攻击,但表示虚假信息主要是通过社交媒体传播。

“这已不是我们第一次在社交媒体上看到错误信息的破坏性影响。但在当前情况下,其规模是完全前所未有的。因此看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这种方式被人利用,实在令人感到担忧,“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干事罗伯特·马尔迪尼(Robert Mardini)告诉瑞士法语区公共电视台RTS。

对该机构而言,与战争受害者有直接接触是重中之重。而被视作中立参与者是该机构提供帮助的关键。

“将我们的工作政治化正危及到我们的能力,使我们难以提供所急需的援助。生命正处于危险之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指出。

多种原因造成网上流传关于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的虚假信息,例如围绕该机构与俄罗斯政府进行的对话提出的疑问,和对该机构有何职能、能做或不能做什么产生的误解等。我们在此回答其中一些问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什么机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成立于1863年的一个国际人道主义机构。该机构的总部虽设在日内瓦,但其两万多名工作人员却在约100个国家开展工作。这些人员包括医生、工程师、司机、政策专家与翻译等。

《国际人道法》规定该机构的一个使命(英)外部链接就是保护和扶助武装冲突的受害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那些有需要的人提供食品、饮用水和医疗物资等援助,无论其处于冲突的哪一方;它还协助冲突期间与亲属分散的儿童与亲人团聚,并监督战俘是否得到人道的待遇。

作为《日内瓦公约》(英)外部链接托管机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致力于推进对《国际人道法》的遵守及其在各国国内法中的实施。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指导原则为人道、中立、公正与独立。该机构协同世界各国的红十字与红新月会并肩工作。

End of insertion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何要会见俄罗斯高层官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Peter Maurer)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在莫斯科微笑握手的照片见报后,许多人纷纷通过社交媒体表达自己的愤怒之情。有人甚至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俄罗斯的对话诠释为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合法化。

然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个中立与公正的人道主义机构。按照《国际人道法》,该机构的一个使命就是与各交战方展开对话,要求他们遵守战争规则及保证让红十字会的代表能够安全接触需要帮助的人。

“礼节性微笑是必不可少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涉及到冲突各方应尽的义务时,我们的对话就不够有力和严格,”马尔迪尼向RTS表示。

而且在会见拉夫罗夫前,毛雷尔先去了基辅与乌克兰政府会谈。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左)和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右)在莫斯科微笑握手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众怒。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使命之一就是保持中立。 Keystone / Kirill Kudryavtsev / Pool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何不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拒绝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甚至不称其为战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使用的是“冲突”一词),有些人-包括许多身在乌克兰饱受战争蹂躏或被迫背井离乡的人-对此感到心寒。

作为《日内瓦公约》托管机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难道不应该谴责违反《国际人道法》的罪行吗,例如在人口密集地区投掷集束炸弹等肆意性攻击?

连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也说过,有“合理的凭据让人相信,在乌克兰涉嫌发生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国际刑事法院已开始对乌克兰的情况展开调查。

然而发表有倾向性的公开声明并非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倡导权利的非政府组织已经做了这件事。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当务之急,是得以进入监狱等战争双方都需要帮助的地方,该机构需要核查战俘及其他被关押者的情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通过人道主义工作可能了解到各国政府希望保密的高度敏感信息。如果这个机构不能被人信任,就不得获准进入各国开展人道主义救援工作。

该机构指出,如果他们与冲突各方的对话能够保密,那么他们也能更好地保护受害者。假如这种途径彻底失败,那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可能会对某局势公开置评,但会尽量避免做片面谴责。

1994年4月,就在卢旺达种族屠杀开始后不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公开呼吁各方终止“残杀”、“屠杀”和“人间悲剧”,但为了其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而避免使用“种族灭绝“(genocide)一词。

在谈及马里乌波尔的局势时,马尔迪尼告诉RTS:“形势令人难以忍受,战斗仍在继续……几周前我们已经在说,情况对平民而言不可接受、不可忍受。如今仍是同样局面,平民无法安全撤离,人道主义救援也进不了马里乌波尔。因此局势依然令人极为担忧。”

为何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热衷于在俄罗斯开设办事处?

毛雷尔的莫斯科之行在社交媒体上召来各种抨击,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在俄罗斯南部开办难民营进行谈判。

该机构对此做出澄清,表示他们没有任何开办难民营的计划,而是要讨论在顿河畔罗斯托夫开设一个办事处。他们还补充说,这是为了应对当地出现的人道主义需求进行“大规模区域扩展”的一部分。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白俄罗斯、匈牙利、摩尔多瓦、波兰、罗马尼亚等与乌克兰接壤的国家都设有工作团队。

这个机构所做的工作也包括帮助因战争分离的家庭重新团聚,并确保死亡士兵的尸体在处理过程中保持尊严,最终被还给其家属。完成这些工作需要在交战双方都有他们的工作人员。

援助物资为何仍未送到马里乌波尔?

有人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动-或者是他们眼中该机构在乌克兰某些地区的碌碌无为-提出批评。他们问道,为何逃离乌克兰南部马里乌波尔的平民性命难保?那里仍有成千上万的人陷入困境,缺少或根本没有电力、饮用水、食品或药物等。援助物资为何仍未送到这座被围困的城市?

答案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既无法阻止炸弹轰炸,也没有办法开辟安全通道,供平民逃离和人道主义车队进入。

今年3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乌克兰红十字会促成了两个安全撤离车队。数千平民得以离开乌克兰东北部的苏梅市,转移到该国中部的卢布尼。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向俄罗斯和乌克兰政府呈交了撤离马里乌波尔的安全通道行动的详细提案,但双方都不能就其条件达成一致。若是达成协议,则需交战双方遵守其模式,即路线、开始时间及行动持续时间等。

该机构的任务将是陪伴平民车队,同时提醒双方士兵正在进行一次人道主义行动。

社交媒体上还在传播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指控,声称其参与了将乌克兰难民强行转移到俄罗斯的行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此坚决否认,称从未支持过任何违背平民意愿的行动,并表示这种做法将违犯《国际人道法》。

无论有意无意,错误信息都直接危害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战争受害者。如马尔迪尼所指出,此类信息还会“将人们的关注点偏离应注意之处,即冲突各方有义务尊重和保护平民,并帮助人道主义者完成其工作”。

外部内容

(译自英语:于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