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帮助环瑞自行车赛查验兴奋剂的中国人

赵金山在瑞士工作期间 Sonntagszeitung

随着2008奥运会的临近,各种体育赛事也愈发得到中国人的重视。在众多赛事中,有一项工作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此内容发布于 2007年07月11日 - 10:41

自行车赛事一直是服用兴奋剂的“重灾区”,随着丑闻的增多,检测兴奋剂也成为一个日渐重要的新兴职业。

赵金山(Jinshan Zhao音译)举起他的数码相机,房屋、停车场、司机、观众、自行车,镜头中的一切都可能成为证据。他并没有进行侦察工作,而是在做环瑞自行车赛前的准备。

傍晚,当自行车赛暂时偃旗息鼓,赵金山便不再是参与者,而仅仅是一名观众。他收起相机,漫步在街上,用头脑记录着一切。

这位49岁的中国人来自上海,目前是环瑞自行车赛兴奋剂检查官Martin Bruin的助手。他骄傲的将胸牌别在白色的衬衫外,上面用英文写着“UCI反兴奋剂”。他的工作让人兴奋而充满神秘。

他工作很认真

金山不仅是一位好的观察者,也是一位好的倾听者,他学得很快。比赛第4天在Malbun时,他就不仅仅是一名旁观者,而开始了检查的初步工作。他的上司Bruin对此表示满意:“他工作很认真”。

荷兰人Bruin负责环瑞的兴奋剂检测工作,每天他的部门要抽检1/3的运动员。在阶段赛结束后,赛段冠军和前几名也必须接受尿样检查。

他透露说,“我们并不怕被抽查的运动员作假”,如果有些运动员因为“出色”的成绩而引起注意,即使是发生在冲刺前的几分钟,他们也会立刻改变应该送验的尿样,查验可疑尿样。

所有尿样都标有运动员号码,只有被别上有颜色标签的尿样才会被送到救护车上进行检测。

希望成为运动赛事兴奋剂检查官

对赵金山来说,这样的工作并不陌生。他曾任环中国赛事的检查官,也在洲际巡回赛(Continental-Tour)和多次欧洲比赛中担任兴奋剂检查官的助手。但在像环瑞一样的国际职业自行车比赛中工作,还尚属首次。

在环瑞比赛中,他其实不愿再做一个单纯的、安静的观察者,而是希望亲自参加运动员血样的检测工作。然而为了这样的任命,他已等了8天。“我只想看看,学习学习”他说。

赵金山实际是国际自行车联盟(UCI)的特派员。他已经在自行车赛这一行顺利地工作了12年。马路上、赛道上、山地、甚至小轮车赛场上,都有他的身影。他经验丰富,然而4年前,他向国际自行车联盟提出,希望成为一名兴奋剂检查员。

“我觉得这工作很重要,”他解释说,“中国政府明确禁止兴奋剂的使用”。他决不同意有人认为中国纵容兴奋剂使用的看法。

还有一年中国就要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尽管金山拥有丰富的经验和语言优势,但他还是不能成为中国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查人员。但无论如何,国际自行车联盟还在其它领域需要中国的专家。因此金山可能会首先成为赛道的特派员或山地自行车赛的工作人员。

资料来源:SonntagsZeitung

兴奋剂

兴奋剂在英语中称“Dope”,原义为“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

由于运动员为提高成绩而最早服用的药物大多属于兴奋剂药物-刺激剂类,所以尽管后来被禁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如利尿剂),甚至有的还具有抑制性(如b-阻断剂),国际上对禁用药物仍习惯沿用兴奋剂的称谓。

因此,如今通常所说的兴奋剂不再是单指那些起兴奋作用的药物,而实际上是对禁用药物的统称。

End of insertion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