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上班不必再通勤!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新冠疫情令居家办公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在瑞士许多人因为不再受工作地点牵制,而搬到了绿地多的乡村去居住,这对瑞士的人口居住分布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2月22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空间规划师Paul Schneeberger和城市学家Joris Van Wezemael合著了一本书,讲述了新冠危机如何导致了人口的分散居住并减少了通勤。他们认为,这次的大流行病起到了一种催化剂的作用-就像当初汽车的发明一样具有革命性。

swissinfo.ch瑞士资讯:我们现在是否正处在一个转折点?

Joris Van Wezemael:新冠疫情带来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因为居家办公的抗疫政策,令许多人能在住处工作。按说从纯粹的技术角度讲,这在十年前就是可行的,然而直到现在才真正成为可能。

这场大流行病早晚会有结束的一天,居家办公也会如此吗?

Van Wezemael:根据各种研究和调查的结果,这种转变将会持续下去。估计以后大多数人将会每周在家里工作1-3天。100%在办公室工作,这种“常态”将不复存在了。

Paul Schneeberger:这场大流行病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就是将事实摆在了面前:现在谁也不能再说“居家办公行不通”了,大约40%的服务性工作可以在家里完成。

外部内容

如果人们因为居家办公不再需要通勤,并且越来越多地迁往乡村居住,这不会导致瑞士更严重的城市扩张吗?

Schneeberger:这是已经是现状:近年来,城市的就业机会在迅速增长,而人口的增长却在乡村或半乡村地区。从这一点上讲,新冠大流行病并未带来新的趋势,而只是将一个已经存在的事实显现了出来。

那么这种趋势将继续保持下去,人们只是减少通勤?

Schneeberger:是的。

放眼苏黎世市市区。 Christian Beutler

Van Wezemael:直至目前,我们都对城市扩张持负面印象,然而这次的新冠危机让我们看到,我们也能以一种持续的方式很好地利用它,因为居家办公,人们能在居住地度过更多的时间,在那里出去吃饭和购物,而不必开车去城市。流动性的减少令人口的分散居住变得具有持续性,我们应该更好地利用已经拥有的东西。

Schneeberger:今天,我们居住的地方也应该成为生活的地方。

索洛图恩州的Egerkingen小城。 Keystone

这意味着

Schneeberger: 如果人们日常在他们居住的地方逗留更多的时间,就会令当地的商业得到振兴。比如,他们会减少在通勤路上购物的习惯,而是更多地在小区中的商店买东西;或者他们会去家附近的健身房,而不是上班路上的某个地方。

Van Wezemael:当然,这样的行为举止不会自然而然地形成,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去促进这种有利于人口分散居住的趋势,同时也要设法阻止不利于持续发展的趋势,比如渴望住进更大的公寓,或者居家办公一定要多一个房间当办公室。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把自己当作社会学家或政治家来思考问题。

卧室里摆着一把办公椅,到处是没有完成的工作,这会造成一定的骚扰,如果有一间另外的房间当办公室可能会更好,或者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Schneeberger:除了大型公寓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设计巧妙的住宅区,这里并不是为单独的公寓附加了房间,而是提供一些能按天或小时出租的空间,也就是某种形式的共享办公室,这种在居住地附近的共享办公空间并不只在城市里存在,在一些城市边缘地区,如Meiringen或者Scuo都已出现。

空间规划机构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Schneeberger:他们必须适应新的现状,这场大流行病颠覆了许多传统观念,比如当居家办公将居住区域同时变成工作区域的时候,要怎样对待这样的居住区?这里就需要新的规则,工作区域与生活区域混合在一起的模式将成为一种常态。

Van Wezemael:同时也要重新考虑绿色空间的安排。未来,森林将不再构成居住区的边缘,而可能是周边几个居住区的一个中央公园。

在苏黎世Ringlikon散步。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瑞士作为一个典型的通勤国家直至现在一直都在进行分散建设,瑞士是一个特例吗?

Schneeberger:有一些国家像瑞士或荷兰一样,需要这样的分散式居住形式,而以平原为主的德国,则有不同的侧重点,美国和加拿大更是如此。整个瑞士就像一个散居型大城市,人口数量与纽约相同。

Van Wezemael:在瑞士,因为富足和联邦制管理,就算在最远的山谷中也有良好的基础建设,不仅是交通、垃圾处理和商店,还包括良好的住房和就业。我们不像其他国家那样有大片荒芜的地区。整个瑞士都已经完全城市化了,因此我们这里的情况与美国的城乡差别没有可比性。

鸟瞰小城比尔的一个住宅区。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如果全职远程工作成为可能,那么人们完全可以到比较贫穷的国家去居住,从那里完成工作。

Van Wezemael:这场危机的经验显示,混合的工作形式是最有成效的。居家办公和办公室办公的混合存在将成为常态。然而,对于世界某些地区来说,远程工作很可能是开拓一个劳动市场的大好机会。视频通话打破了地理障碍,这是显而易见的。

Schneeberger:对于像瑞士这样的高薪国家,这当然也是一种风险。但言归正传,回到空间规划的话题:即使没有这场危机,瑞士也会以这样的散居式发展。乡村地区比城市中有更多的空间被划分出来作为建筑用地,因此未来几年那里将建更多的房子,再加上居家办公,产生的影响并不一定是负面的。

也就是说,尽管更多的人住在郊外,也不会出现交通堵塞和火车拥挤的情况?

Schneeberger:没有交通堵塞,也没有拥挤的火车-在理想的情况下(笑)。

采访对象

Paul Schneeberger,生于1968年,学习历史、政治学和宪法,并完成了他的博士学业,他的论文题目是关于1938年奥地利与德国的连接。 他曾在《新苏黎世报》担任过多年的记者。2017年,他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完成了空间规划方面的进修学业。从2018年到2021年,他是瑞士城市协会的交通政策主管。

Joris Van Wezemael,生于1973年,曾在苏黎世大学学习经济和城市地理学、经济社会学和经济学,获得了博士学位,他的论文 “对现有建筑的投资 ”是关于房地产业和人口居住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2009年,他以一篇探讨空间发展的复杂性转折的论文获得了职业资格。他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担任私人讲师,也是IVO Innenentwicklung AG有限公司的合伙人。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