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银行数点对俄制裁的代价

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经济体系似乎开始走向暗淡。 Copyright 2016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

俄罗斯现已被排除在金融市场之外,因此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及养老基金正在就此进行调整。有些影响在瑞士立即就感受得到,而其他的后果则不太确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1日 - 09:00
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后,瑞士一开始不打算全面实施欧盟的制裁措施,其理由是严厉的制裁措施有可能削弱自己的中立国地位。但迫于美国、欧盟及国内舆论的压力,政府很快改变政策,遵从欧盟路线

俄罗斯侵略战争打响十天之后,瑞士政府宣布禁止进口许多俄罗斯工业产品,还对金融活动实施了广泛限制,包括将俄罗斯各家银行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支付服务系统(SWIFT)中排除出去。

“瑞士银行喜欢俄罗斯客户,因为可以向这些客户收取双倍费用。现在他们却被区别对待,好像这是些受了感染的危险人物,”恩佐·卡普托(Enzo Caputo)说道。他的瑞士银行业律师事务所(Swiss Banking Lawyers)为富有客户提供将资产转移至瑞士的咨询服务。

卡普托指出,现在瑞士各家银行对任何俄罗斯客户都持怀疑态度。因此,有些俄罗斯客户打算把资产换成黄金后转移到迪拜。“自从实施经济制裁之后,俄罗斯人不再信任瑞士,”卡普托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还不断收到波罗的海地区富有人士的征询,他们担心俄罗斯有可能入侵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或者立陶宛,因此希望把资产转移到瑞士。

“人们受到惊吓、不知所措,我们已经接到很多客户电话,他们在寻求保障资产安全的建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人银行家表示。

“许多律师和财务顾问都在四处打电话,寻找分散风险的办法。而对其中一些客户的背景调查表明,其资产受益人实际上是俄罗斯人,所以我们拒绝了这项业务。”

瑞士金库里的俄罗斯资产

EFG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施特凡·格拉赫(Stefan Gerlach)称,截至目前瑞士银行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这个全球最大离岸财富中心持有的被制裁俄罗斯资金的数量。

“瑞士这个国家背负着逃税者天堂及藏匿独裁者资产的坏名声,”他对瑞士资讯解释说,“每家银行都知道,如果不严格遵守制裁规定,他们将面临巨大的声誉和法律风险。”

瑞士银行家协会(SBA)估计,其成员持有多达2000亿瑞郎的俄罗斯资金。不过,已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除名的这家协会,并没有指明其中多少金额属于受制裁资金。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是为打击洗钱而成立的国际机构,瑞士有可能受到来自该机构的进一步压力。3月4日,这个特别工作组更新了建议意见,涉及如何追踪隐藏在空壳公司墙后的资产受益人。

该工作组现在明确建议各国对资产受益人做集中登记,而瑞士迄今为止一直拒绝这么做。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和公众之眼(Public Eye)等非政府组织认为,应该根据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指导方针对此进行纠正。

投资风险敞口

在财富管理之外,瑞士金融中心至今只报告了对俄罗斯投资与贷款的有限风险敞口。俄罗斯企业的股票在全球市场上几乎一文不值,人们担心未来几周和几个月会出现信贷和债券违约。

截至去年年底,瑞银集团(UBS)在俄罗斯的直接风险敞口为6.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33亿元),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为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8.13亿元)。与奥地利中央合作银行(Raiffeisen)、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和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或荷兰ING集团等其他欧洲银行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瑞士最大私人银行集团的一位发言人声明:“由于近年来所做的去风险努力,宝盛集团(Julius Bär)在该地区的风险敞口不大,而且管理良好。”

尽管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及其他美国银行已宣布撤离俄罗斯,瑞银、瑞信与宝盛将继续维持各自的莫斯科分行。

在美国,世界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因其在俄罗斯的投资而遭受170亿美元的经济打击。瑞银和百达集团(Pictet)专注于俄罗斯的基金也受到了影响。百达集团不得不暂停了其俄罗斯股票基金业务,因为市场条件令其无法为股票定价。

设在苏黎世的克拉鲁斯资本公司(Clarus Capital)管理着15亿多瑞郎(约合人民币102.22亿元)资产,该公司称已摆脱对俄罗斯及东欧的重视,实现了多元化。“十年前我们创业之时,曾重度依赖俄罗斯客户。但现在情况已大不相同。德国、以色列和波兰是我们增长最快的市场,”其管理合伙人贾恩卡洛·盖特格(Giancarlo Guetg)对瑞士资讯表示。

网络攻击威胁

瑞士养老基金已详细列出与俄罗斯有关的损失,包括最大基金Publica造成的1.7亿瑞郎(约合人民币11.59亿元)冲击。设在苏黎世的咨询集团PPCmetrics估计,瑞士各养老基金平均有0.3%-0.5%的资产投资在俄罗斯。这些基金最近还因全球股市普遍下跌而遭受损失。

瑞士养老基金协会(SPFA)资深研究员迈克尔·劳纳(Michael Lauener)解释说:“投资价值的突然损失及制裁强加的交易限制,让养老基金在短期内没有采取具体行动的真正机会。但(对俄罗斯的)直接风险敞口仍然非常小,不构成实质性风险,也未出现恐慌性反应。有必要强调的是,养老基金都是长期导向的。”

目前还不清楚俄罗斯将对西方制裁作出何种反应,但各金融企业正在为可能的一连串网络攻击做着准备。

“在战争前夕及开始之时,我们注意到较多的(攻击)活动。现在正在恢复到正常状态,”瑞士证券交易所运营商SIX集团首席执行官乔斯·迪塞尔霍夫(Jos Dijsselhof)本月初透露。

施特凡·格拉赫指出:“我认为这说明了一点-如果你跟不民主及有独裁领导人的国家打交道,那么银行业可能会成为一种危险行业。”

(译自英语:于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