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軍火工業如何從烏克蘭戰爭中獲利

位於圖爾高州的軍火企業莫瓦格(Mowag),一名員工正在對一輛杜羅(Duro)越野車進行測試。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生產線奮力追趕節奏、股票市場價格飆升、來自歐洲各地的需求激增:對於瑞士軍火企業而言,因烏克蘭戰爭引發的全球重整軍備是一場意外的收穫。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05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僅數日後,德國總理奧拉夫·朔爾茨(Olaf Scholz)宣布德國將撥出1000億歐元的特別預算,以實現德國軍隊的現代化。緊隨其後,斯堪地納維亞國家和東歐國家也相繼表示計劃大幅增加軍事預算以應對俄羅斯威脅。

德國設備製造商萊茵金屬公司(Rheinmetall)位於阿爾特多夫(Altdorf)和蘇黎世的瑞士工廠主要生產防空系統、雷達和彈藥。工廠已向員工發出通知,要求加速生產。據《商業周刊》(Handelszeitung)披露,萊茵金屬公司瑞士子公司負責人Oliver Dürr在致員工的信中表示,儘管市場狀況處於最佳水準,但他仍反對“過長的交付期限”。

投資者對萊茵金屬加速生產所做的努力頗為讚賞:自普丁向烏克蘭發動進攻以來,股價已上漲了一倍多。這家德國軍火企業營業額預計將實現約15-20%的增長。

北約國家是主要需求方

在瑞士,活躍在軍工行業的其他大型企業也從全面重整軍備的消息中受益。瑞典薩博(Saab)公司在伯恩州圖恩的工廠僱用了約80名員工。薩博也注意到,“與大多數國防工業一樣,其產品得到的關注增加了”,但並未透露更多細節。投資者對此也很有信心:這家積極投身於航空和防空系統領域的瑞典集團,自2月24日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股價穩固攀升。

相同的情況也出現在Ruag公司,Ruag也表示“來自北約國家的需求[並不一定指訂單]有所增加”。作為歐洲最大的小口徑彈藥製造商,這家受聯邦政府控制的集團表示,正與主要客戶就長期產能規劃保持密切聯繫。

瑞士空軍一架F/A-18戰鬥機在位於琉森州埃門(Emmen)的Ruag軍火企業車間裡進行維護。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萊茵金屬公司也遇到了相同的情況,絕大部分新簽合同來自大西洋聯盟的成員國。這家德國集團的發言人Oliver Hoffmann表示:“目前,集團層面約87%的訂單由來自北約成員國,並且呈現上升趨勢。”

據《日內瓦論壇報》報導,位於圖爾高的裝甲車製造商莫瓦格自2004年以來併入美國通用動力公司,也在與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進行接觸。其發言人Pascal Kopp表態謹慎:“軍備活動是一個長期的採購週期。目前,完全無法了解這些未來的需求是否以及會在多大程度上會對我們的訂單產生具體的影響。”

出口呈穩步增長

去年,瑞士出口了價值7.428億瑞郎(約合7.51億美元)的武器和彈藥。這個數字與創下瑞士軍火工業紀錄的2020年相比減少了18%。然而,從長遠來看,趨勢是明確的:在二十年間,瑞士軍事裝備的海外銷售幾乎翻了三倍。根據對活躍在瑞士這一行業的主要企業進行的調查,這一勢頭會繼續保持,甚至出現加速。

外部内容

甚至負責向武器製造商發放出口許可證的瑞士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也在憧憬行業好光景的到來。秘書處發言人Fabian Maienfisch認為:“全球對軍備的需求將出現增長。不難想像,這同樣會對瑞士軍備的需求帶來影響。”

然而,在這一領域的國際比較中,瑞士仍然微不足道,其占全球出口的比重不到1%。毫無疑問,全球市場由美國主導(40%),其次是法國和俄羅斯(各13%)。組成前五名的另外兩個則是歐洲國家,即意大利(5%)和德國(4%)。

外部内容

技術轉讓

除了Ruag和少數在瑞士有具體業務的大型國際集團外,武器和彈藥的部件製造分散在將近3000家中小型企業中。這些分包商主要從事民用領域的生產,附帶生產軍備物資。

例如,許多機床製造商對用於手錶、醫療設備及高精度武器的金屬零件加工解決方案進行商業化銷售。

根據研究中心BAK Economics的數據,在瑞士,軍備行業僅有不到1萬個工作崗位。與瑞士機械、電氣和金屬行業(MEM)的30萬個工作崗位相比,這個數字顯得微小。不過,該行業代表認為,這些軍事合同對瑞士中小企業而言仍非常重要,因為民用領域由此可獲得來自軍用領域的技術轉移。

機械、電氣和金屬行業的統合組織Swissmem的法語區負責人Philippe Cordonier指出:“國際軍事工業集團技術發展水準極高。這些技術在這之後可進行多用途應用,使我們的企業更具競爭力。”

“不向烏克蘭進行援助”

儘管軍火工業在瑞士的工業出口中佔比不到1%,但卻時常成為瑞士政治辯論的議題。對於一個在國際舞台上主動標榜中立的國家來說,這是一個具高度敏感性的行業。

最近的爭議源於瑞士拒絕授權德國向烏克蘭出口瑞士製造的彈藥。聯邦政府提出的理由是,瑞士法律禁止向牽涉國內或國際衝突的國家進行出口。這一解釋並未能說服左翼及右翼在內的某些政治家。中間黨主席Gerhard Pfister便指責聯邦委員會“不向烏克蘭進行援助”。

近年來,關於瑞士軍用物資非法出現在軍事行動區的醜聞層出不窮。最近的例子是在2月,一項記者聯合調查揭露了在阿富汗的一次致命性爆炸中使用了皮拉圖斯(Pilatus)PC-12型飛機,以及沙特阿拉伯在葉門對胡塞叛軍使用了瑞士製造的突擊步槍。

總有例外可能

瑞士自詡擁有最為嚴格的戰爭物資出口法律。這一法律框架將在5月1日進一步收緊:瑞士企業不得再向“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出口武器。沙特阿拉伯即屬於這種情況,由於其在葉門的軍事干預,自2015年以來,已被列入事實上的紅名單。

不過,2021年,沙特阿拉伯依然是瑞士第六大武器出口目的地國家,其訂單額超過5千萬瑞郎(約合5058.17千萬美金)。據瑞士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稱,這符合《戰爭物資法》第23條,即允許“交付此前由瑞士提供的防空系統及其彈藥的備件。”

外部内容

儘管人權組織指責卡達應對下屆世界杯足球賽建築工地上6500名移民工人的死亡負責,但尚未塵埃落定。瑞士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發言人Fabien Maienfisch強調:“秘書處並不掌握系統和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名單。評估是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具體分析得出的。”

然而,烏克蘭戰爭標誌著轉折點的到來。隨著西方國家武器採購的增加,瑞士企業在面對某些存疑國家時應更為謹慎。社會民主黨籍議員Pierre-Alain Fridez在接受《時報》(Le Temps)採訪時表示:“不惜一切代價做生意的情況在這個行業中將會出現減少。”

“斡旋和大筆買賣”

但這並不能讓瑞士的反軍國主義者放心。綠黨議員Fabien Fivaz指出:“問題不在於是否會出現另一樁醜聞,而在於何時出現。過去幾年的情況表明,儘管採取了一切管控措施,卻仍能在戰區發現瑞士武器的身影。”

每一次揭露都會使瑞士聯邦的形象遭受重大損害。在Fabien Fivaz看來,這是得不償失的。他指責道:“通過每年出口價值數億瑞郎的武器,瑞士間接參與全球戰爭。瑞士同時進行著斡旋和大筆買賣。我認為,這在外界看來並不光彩。”

而行業捍衛者的表態則務實得多。 Philippe Cordonier認為:“與大多數其他歐洲國家相比,瑞士的法規已是更為嚴格的了。進一步收緊立法只會令行業蒙受損失。即便我們不出售這些武器,其他國家也會取代我們這麼做。”

外部内容

(譯自法語:瑞士資訊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