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军火工业如何从乌克兰战争中获利

位于图尔高州的军工企业莫瓦格(Mowag),一名员工正在对一辆杜罗(Duro)越野车进行测试。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产线奋力追赶节奏、股票市场价格飙升、来自欧洲各地的需求激增:对于瑞士军工企业而言,因乌克兰战争引发的全球重整军备是一场意外的收获。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05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仅数日后,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宣布德国将拨出1000亿欧元(约合6975亿人民币)的特别预算,以实现德国军队的现代化。紧随其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和东欧国家也相继表示计划大幅增加军事预算以应对俄罗斯威胁。

德国设备制造商莱茵金属公司(Rheinmetall)位于阿尔特多夫(Altdorf)和苏黎世的瑞士工厂主要生产防空系统、雷达和弹药。工厂已向员工发出通知,要求加速生产。据《商业周刊》(Handelszeitung)披露,莱茵金属公司瑞士子公司负责人Oliver Dürr在致员工的信中表示,尽管市场状况处于最佳水平,但他仍反对“过长的交付期限”。

投资者对莱茵金属加速生产所做的努力颇为赞赏:自普京向乌克兰发动进攻以来,股价已上涨了一倍多。这家德国军工企业营业额预计将实现约15-20%的增长。

北约国家是主要需求方

在瑞士,活跃在军工行业的其他大型企业也从全面重整军备的消息中受益。瑞典萨博(Saab)公司在伯尔尼州图恩的工厂雇用了约80名员工。萨博也注意到,“与大多数国防工业一样,其产品得到的关注增加了”,但并未透露更多细节。投资者对此也很有信心:这家积极投身于航空和防空系统领域的瑞典集团,自2月24日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股价稳固攀升。

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Ruag公司,Ruag也表示“来自北约国家的需求[并不一定指订单]有所增加”。作为欧洲最大的小口径弹药制造商,这家受联邦政府控制的集团表示,正与主要客户就长期产能规划保持密切联系。

瑞士空军一架F/A-18战斗机在位于卢塞恩州埃门(Emmen)的Ruag军工企业车间里进行维护。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莱茵金属公司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绝大部分新签合同来自大西洋联盟的成员国。这家德国集团的发言人Oliver Hoffmann表示:“目前,集团层面约87%的订单由来自北约成员国,并且呈现上升趋势。”

据《日内瓦论坛报》报道,位于图尔高的装甲车制造商莫瓦格自2004年以来并入美国通用动力公司,也在与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进行接触。其发言人Pascal Kopp表态谨慎:“军备活动是一个长期的采购周期。目前,完全无法了解这些未来的需求是否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会对我们的订单产生具体的影响。”

出口呈稳步增长

去年,瑞士出口了价值7.428亿瑞郎(约合50.4亿人民币)的武器和弹药。这个数字与创下瑞士军火工业纪录的2020年相比减少了18%。然而,从长远来看,趋势是明确的:在二十年间,瑞士军事装备的海外销售几乎翻了三倍。根据对活跃在瑞士这一行业的主要企业进行的调查,这一势头会继续保持,甚至出现加速。

外部内容

甚至负责向武器制造商发放出口许可证的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也在憧憬行业好光景的到来。秘书处发言人Fabian Maienfisch认为:“全球对军备的需求将出现增长。不难想象,这同样会对瑞士军备的需求带来影响。”

然而,在这一领域的国际比较中,瑞士仍然微不足道,其占全球出口的比重不到1%。毫无疑问,全球市场由美国主导(40%),其次是法国和俄罗斯(各13%)。组成前五名的另外两个则是欧洲国家,即意大利(5%)和德国(4%)。

外部内容

技术转让

除了Ruag和少数在瑞士有具体业务的大型国际集团外,武器和弹药的部件制造分散在将近3000家中小型企业中。这些分包商主要从事民用领域的生产,附带生产军备物资。

例如,许多机床制造商对用于手表、医疗设备及高精度武器的金属零件加工解决方案进行商业化销售。

根据研究中心BAK Economics的数据,在瑞士,军备行业仅有不到1万个工作岗位。与瑞士机械、电气和金属行业(MEM)的30万个工作岗位相比,这个数字显得微小。不过,该行业代表认为,这些军事合同对瑞士中小企业而言仍非常重要,因为民用领域由此可获得来自军用领域的技术转移。

机械、电气和金属行业的伞状组织Swissmem的法语区负责人Philippe Cordonier指出:“国际军事工业集团技术发展水平极高。这些技术在这之后可进行多用途应用,使我们的企业更具竞争力。”

“不向乌克兰进行援助”

尽管军火工业在瑞士的工业出口中占比不到1%,但却时常成为瑞士政治辩论的议题。对于一个在国际舞台上主动标榜中立性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具高度敏感性的行业。 

最近的争议源于瑞士拒绝授权德国向乌克兰出口瑞士制造的弹药。联邦政府提出的理由是,瑞士法律禁止向牵涉国内或国际冲突的国家进行出口。这一解释并未能说服左翼及右翼在内的某些政治家。中间党主席Gerhard Pfister便指责联邦委员会“不向乌克兰进行援助”。

近年来,关于瑞士军用物资非法出现在军事行动区的丑闻层出不穷。最近的例子是在2月,一项记者联合调查揭露了在阿富汗的一次致命性爆炸中使用了皮拉图斯(Pilatus)PC-12型飞机,以及沙特阿拉伯在也门对胡塞叛军使用了瑞士制造的突击步枪。

总有例外可能

瑞士自诩拥有最为严格的战争物资出口法律之一。这一法律框架将在5月1日进一步收紧:瑞士企业不得再向“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出口武器。沙特阿拉伯即属于这种情况,由于其在也门的军事干预,自2015年以来,已被列入事实上的红名单。

不过,2021年,沙特阿拉伯依然是瑞士第六大武器出口目的地国家,其订单额超过5千万瑞郎(约合3.4亿人民币)。据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称,这符合《战争物资法》第23条,即允许“交付此前由瑞士提供的防空系统及其弹药的备件。”

外部内容

尽管人权组织指责卡塔尔应对下届世界杯足球赛建筑工地上6500名移民工人的死亡负责,但尚未尘埃落定。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发言人Fabien Maienfisch强调:“秘书处并不掌握系统和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名单。评估是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得出的。”

然而,乌克兰战争标志着转折点的到来。随着西方国家武器采购的增加,瑞士企业在面对某些存疑国家时应更为谨慎。社会民主党籍议员Pierre-Alain Fridez在接受《时报》(Le Temps)采访时表示:“不惜一切代价做生意的情况在这个行业中将会出现减少。”

“斡旋和大笔买卖”

但这并不能让瑞士的反军国主义者放心。绿党议员Fabien Fivaz指出:“问题不在于是否会出现另一桩丑闻,而在于何时出现。过去几年的情况表明,尽管采取了一切管控措施,却仍能在战区发现瑞士武器的身影。”

每一次揭露都会使瑞士联邦的形象遭受重大损害。在Fabien Fivaz看来,这是得不偿失的。他指责道:“通过每年出口价值数亿瑞郎的武器,瑞士参与到全球战争中去。瑞士同时进行着斡旋和大笔买卖。我认为,这在外界看来并不光彩。”

而行业捍卫者的表态则务实得多。Philippe Cordonier认为:“与大多数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瑞士的法规已是更为严格的了。进一步收紧立法只会令行业蒙受损失。即便我们不出售这些武器,其他国家也会取代我们这么做。”

(译自法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