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不要每周4天工作制

索洛图恩这家IT公司,试行了一周四天工作日制度,对于一些员工来说,就像涨工资。 swissinfo.ch

每周仅工作4天!这样的工作制度在国际上越来越受欢迎,但在瑞士要想普及却阻力重重,因为许多人已经是在“兼职”工作。现在有些公司想让所有人都每周工作4天。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2月28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世界上的许多地方都在推行4天工作制。例如冰岛就曾引起国际轰动,因为它的经验证明4天工作制并不会降低生产力。据瑞士广播电视台SRF报道,如今冰岛的大部分劳动力都有权在不减薪的情况下将每周的工作时间缩短5个小时。据中国国家媒体《人民日报》报道,中国的智库社会科学院早在2018年就提出应推行4天工作制,以减少工作时间推动旅游业的发展。

日本去年决定推行以自愿为基础的每周4天工作制。其原因是劳动力短缺,政府不得不倡导新的工作模式,以吸引灵活就业人群投身到例如儿童看护等个人护理行业中。今年春天盐野义制药株式会社(Shionogi)将允许员工每周工作4天,以激励员工参与进修,并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雅虎日本及瑞穗金融集团也引入了4天工作制供员工自由选择。

用兼职工作制取代每周工作4天

瑞士目前尚没有大型跨国企业宣布引入4天工作制。面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提问诺华制药集团通过电邮回答说,从企业生产力的角度考虑4天工作制“意义不大”。每位员工的生产力是有限的,减少工时就需要企业招募、培训更多的员工。其实还有其他的工作模式,例如员工可以自主决定何时、在何处工作,这样既可以按时完成任务还能兼顾照顾家庭等私人义务。

罗氏药业提供的是“灵活的劳动结构,其中包括部分时间和年时工作制度”。兼职工作制在瑞士非常普遍,是代替4天工作制的另一种选择。根据联邦统计局数据:2020年共有11.8%的男性和35.5%的女性兼职工作,其工作时间是全职的50-90%(每周工作2.5-4天)。

外部内容

兼职工作既意味着减少工时,也意味着工资要按比例拿。但工时达一定比例的员工有权享有带薪年假、育儿假、病假、保险福利和养老保险。专家建议至少要工作60-70%,才能赚够养老金。

兼职工作制的国际对比

瑞士人才中介Adecco公司4/5的员工每周工作4天,也就是80%的工作量。但它并不想在全公司推行该制度:“作为人力资源企业我们的工作时间是按照顾客需求来的,”媒体发言人Annalisa Job表示。

End of insertion

在瑞士只有极少数企业愿意试行4天工作制,这其中就有小型IT公司seerow。它只有10名员工,负责开发网页和应用程序。该公司试运行了6个月4天工作制,期间员工的薪酬不变。

“我总在想,我们的工作是不是靠时间堆起来的,并最终决定要改变些什么,”seerow的创始人、经理Fabian Schneider对瑞士资讯的记者说。在推行该制度前,已有一半的seerow员工仅工作80%,事实证明,多休息一天的员工其生产力反而得到了提升,“这愈发促使我们选择了4天工作制,”Schneider解释说。

信息流是挑战

“我们对目前的业务状况很满意,生产力也得到了提高,因为员工可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Schneider说。他乐观地表示试行结束后将延续4天工作制。该制度最大的挑战在于每个人都不能“独掌”信息流。如果某员工周一休息,那么周五当他离开工作岗位的时候,一定要告知同事他已经完成了什么工作,让信息顺利地流动。

这并不意味着要增加开会的时间。他们每天9点会召开会议,沟通项目进展及问题,但只需相关人士参加。此外员工经常会用短讯软件Slack沟通信息。

优化团队工作“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提高工作效率,才能让4天工作制变得可行,”Schneider说。有时员工会倾向于独自解决问题,不与人沟通造成信息流的断裂,“短期来看是高效的,但长期看来却是效率低下且危险的”。

同样的工作时间挣得却更多了

已在公司工作2年的UX设计师Jan Brodbeck如今只工作80%,然而自去年10月起他的工资却是按照100%全职发放的。对他来说业余时间意味着生活品质提高,他也曾犹豫是否该全职工作、拿全额工资,“现在问题解决了,”这一切对他产生了积极的心理影响。

他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和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虽然生活改变不大,但“我不会再因工作少而感到愧疚,”这也是他的动力之一,他变得更富创造力,休息时会搞点儿工作以外的独立设计。

瑞士人不愿过多休假

然而瑞士反对4天工作制的呼声很高,经济总协会Economiesuisse的首席经济学家Rudolf Minsch在《20分钟》报网络版上表示:“少工作却拿同样多的工资是幻想,不可能实现的”。此外由政府统一规定工作时间也并非“瑞士风格”。

瑞士民众对缩短工作时间也不买帐,上一个与之类似的国家议题是“将法定休假时间从4周延长至6周”,但遭到了强烈反对,因为人们认为缩短工时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在2012年3月的全民投票中,66.5%的选民拒绝了“增加休假时间”(德)外部链接这一动议。

但人们的态度也在转变。去年12月社会民主党的国民院议员Tamara Funiciello递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在工资不变的情况下将每周工作时间限定在35小时以内,联邦委员会应为此采取相应措施。

去年12月工会组织Unia通过了相关决议,要求享有全额工资补偿但大幅削减工时。“科技进步与数码化提升了生产力,但由此产生的大部分利润却都给企业了,”Unia政治部的Mirjam Brunner在与瑞士资讯对话时表示:“集体缩短工时可以让企业员工也享受到生产力提高的福利”。

国际对比

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兼职劳动者众多。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英)外部链接,瑞士每周工作少于30小时的劳动者占比24.4%,是仅次于荷兰28.1%的欧洲第二。其原因在于平均工资水平较高,即使收入随工时减少,也可以负担基本的生活开销。此外女性多因儿童看护费用过高、学校不供应午餐等原因(德)外部链接而被迫兼职工作。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