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對俄制裁如何影響瑞士的奢侈品行業?

日內瓦的奢侈品商業區 Keystone / Gilles Lansard

俄烏戰爭爆發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行制裁,對其凍結海外資產,瑞士監管機構與俄羅斯寡頭之間開始了一場關於財富的貓捉老鼠遊戲。奢侈品行業正感受到陣陣寒意。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6月15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一位從事海外資產追回工作的調查員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不少瑞士理財顧問與俄羅斯目標客戶合作,“目前你根本無法電話聯繫到他們,他們在日以繼夜地工作”。

自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瑞士選擇與歐盟保持對俄一致的經濟措施,包括凍結俄羅斯國家資產和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寡頭親信所擁有的資產,並禁止與俄羅斯至關重要的能源部門進行金融交易,同時禁止與俄羅斯進行商品貿易。

瑞士調查人員在尋找需要被凍結的資產時,必然有不少工作要做。近年來,多家媒體對海外財富的調查證明,包括俄羅斯寡頭在內的富人長期以來一直採用複雜的法律架構來轉移資產,所涉公司的所有權結構經常被比喻為“俄羅斯娃娃”:一個法律實體由另一個實體所持有,層層嵌套。

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發言人弗洛里安·邁恩菲施(Florian Maienfisch)說:“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不斷收到有關被制裁者資產的報告。由於這一過程仍在全面展開,已經收到的報告僅代表不完整的、不斷變化的中間狀態。”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負責管理政府設立的寡頭特別工作小組。

秘書處解釋說,除銀行、地方和州當局以及保險公司外,個人、民間社會團體或任何疑似被制裁者在瑞士擁有財產和資產的人都可以向工作小組舉報此類聯繫。除在法庭上為客戶辯護外,以其他身份工作的律師--包括作為受託人--有“義務”報告任何可受制裁的資產。

關於瑞士監管機構在掌握俄羅斯資產方面所面臨的挑戰,羅滕伯格兄弟的資產追查工作就是典例。根據瑞士《晨報週日版》(Le Matin Dimanche)的報導,被英國首相稱為俄羅斯總統“親信”的阿卡迪·羅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和他的兄弟鮑里斯(Boris),利用一家日內瓦銀行設立的資管架構來掩蓋資金的最終持有人。據《金融時報》披露,在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終止租約後,兄弟倆被迫出售私人飛機。

看不見的財富

關於俄羅斯在瑞士的資產價值的各類估算結果差異很大。據瑞士國家銀行(Swiss National Bank)保守估計,2021年,俄羅斯的信託和客戶存款約為240億瑞郎(合美金240.648億元),而瑞士銀行家協會(Swiss Bankers Association)稱,俄羅斯在瑞士的資產總值高達2000億瑞郎(合美金2005.4億元)。政府上個月宣布凍結了63億瑞郎的俄羅斯資金,低於此前的75億瑞郎,部分資金因“理由不充分”而被解除凍結。官方數據顯示,目前約有16.5萬名俄羅斯國民居住在瑞士。俄羅斯駐伯恩大使館表示,由於這項數據不包括擁有瑞俄雙重國籍的個人,因此實際數字可能是統計數字的近兩倍。

有些資產比其他資產更容易追踪。目前有1000多名俄羅斯人被列入瑞士的制裁名單,包括少數瑞士居民,據說這些人從特別授權(多語)外部链接中獲益並攫取了不少財富,過程中涉及稅收交易。其中一位寡頭是彼得·亞文(Petr Aven),據說他是普京的密友,他在伯恩的度假屋於3月被查封。

外部内容

這些年來,日內瓦已成為許多政治公眾人物(英)外部链接的居住地,他們購買了價值數百萬瑞郎的房產,有關這些資金來源的質疑聲不絕於耳。除了彼得·亞文之外,在伯恩、日內瓦等州,當地的房產登記員逐個調查制裁名單上的個人,與受制裁的俄羅斯人有關的其他房產也被當局查封。

尚有改進空間

自實施制裁以來,人們擔心,與流動資產類似,藝術品等其他更有形的資產可能也難以追踪。雖然不同部門均要求各機構“了解你的客戶”(KYC),但實施情況卻不盡相同。

在瑞士反貪腐專家馬克·皮特(Mark Pieth)看來,瑞士在沒收俄羅斯資產方面的整體記錄良莠不齊。他告訴瑞士資訊:“在克里米亞被俄羅斯吞併後,瑞士沒有遵循歐盟的對俄制裁,因此許多俄羅斯人認為瑞士是個避風港。”

他表示,瑞士存在的一個問題是沒有將理財顧問納入反洗錢立法範疇。他還指出,金融行動特別工作小組(FATF)是一個評估各國反洗錢表現的政府間組織,在對瑞士進行下一輪評估時,“工作小組必須要討論這個問題”。

零售商告訴瑞士資訊,歐盟對俄羅斯國民設置了10萬歐元(合美金10.027萬元)的轉帳限額,瑞士也複製了這一做法,但仍然允許進行該金額及以下的商業交易。

藝術無疑是寡頭們能夠通過鑽空子而獲益的領域之一。

全球專家擔心,該行業或將繼續從缺乏監管中獲益,包括使用非同質化代幣(NFTs)進行交易。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英美政府一直有這方面的擔憂。

近期,隱秘的日內瓦自由港成為了瑞士海關官員檢查的重點,在那裡貴重資產可被免稅持有。但是,當地的規定意味著檢查人員自己也可能無從知曉要調查哪些物品。

雖然自由港要遵守瑞士法律,且有義務保持庫存記錄,但最終他們不會詢問受益人的姓名,這些人往往隱藏在複雜的律師和公司網絡後面。

但最終應由政府當局決定凍結哪些資產。同樣來自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的邁克爾·伍思里克(Michael Wuethrich)告訴瑞士資訊:“當我們疑似有一項資產應該被凍結,但該資產卻未被凍結時,我們會進行調查。”

有害的生意

儘管如此,隨著對寡頭的制裁持續進行,一位日內瓦信託專家表示,那些被盯上的人正感受到寒意,因為他們正爭相諮詢如何管理其眾多資產。

他指出,理財顧問越來越警惕與俄羅斯的“問題”客戶保持關係。

他說:“這些客戶不僅對銀行有害,對我們這樣的人也有害。”這位顧問還談到,某位客戶是制裁名單上的重點目標,他在日內瓦郊區有一處已知的住所,他曾就具體問題諮詢過不同的顧問,“使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對他的財務狀況有全面的了解”。

瑞士資訊聯繫了另外幾名俄羅斯人,請他們就自己的情況發表評論,但他們沒有回應。

私人飛機停飛

在日內瓦等俄羅斯人熱衷的奢侈品購物地,制裁的影響正在顯現。

例如,在房地產市場上,俄羅斯富豪客戶預計會變得更加稀少。一位日內瓦的獨立豪宅經紀人告訴瑞士資訊,一位俄羅斯客戶決定暫時延後購買一處“大型房產”。她說,買家知道“當日內瓦有高價房產出售時,報紙會報導,他們不希望成為人們的話題人物”。

這位房產中介沒有透露俄羅斯買家的姓名。

四月初,在日內瓦舉辦的鐘錶展上,根本沒有講俄語的人——受疫情影響,這是三年來首次舉辦非線上的鐘錶展。 “鐘錶與奇蹟”活動的主辦方沒怎麼提及俄烏戰爭對該行業的影響,疫情期間鐘錶行業整體表現強勁。

與藝術品類似,有報導稱包括手錶和珠寶在內的可交易奢侈品也遭遇“恐慌性購買”。但近期日內瓦市中心許多鐘錶店門可羅雀,一天下午,其中一家鐘錶店的員工告訴瑞士資訊,制裁“顯然”對其客群產生了負面影響。瑞士資訊在撰寫本文時專門聯繫了該品牌總部,但其拒絕公開評論。

瑞士鐘錶和珠寶零售商協會主席羅伯特·格勞維勒(Robert Grauwiller)表示,在實施針對其行業的制裁後,“沒有人敢違反這些規則”。他指出,商家不會在銷售過程中收集客戶數據,但補充說,專門從事高端產品銷售的商店具有“專屬的客戶網絡”。

在瑞士奢侈品市場的其他領域,俄羅斯富豪的缺席也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情況很複雜,”飛機服務提供商Jet Aviation的加布里埃拉·普富格(Gabriela Pfulg)在最近走訪日內瓦的私人飛機航站大樓時表示。她還介紹了停止對俄業務對公司的影響。

日內瓦曾是俄羅斯私人飛機的頻繁航線,但最近幾週許多航班都停飛了。正如羅滕伯格案所顯示的那樣,至少有一家瑞士金融機構直到最近還在為寡頭擁有的私人飛機提供貸款服務。

根據公務航空諮詢公司WingX的數據,去年,日內瓦機場上起降的俄羅斯和烏克蘭航班中公務機佔5.17%。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這部分航班完全停飛了。

“因私人飛機停飛,運營商的業務難免受到影響。這確實是個問題,”WingX公司的瑞士區總經理理查德·科伊(Richard Koe)表示。他說,除了因歐洲制裁而停飛的飛機,以及那些繼續在俄羅斯境內飛行的飛機外,大約20%的俄羅斯註冊公務機在土耳其、阿聯酋和哈薩克斯坦等國之間飛行。他補充道:“我們正在關注這一動向。”

據報導,目前有兩架飛機,包括一架俄羅斯航空公司的飛機,在日內瓦處於停飛狀態。

(編輯:Virginie Mangin,譯自英文:瑞士資訊中文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