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加纳的金矿开采如何威胁到瑞士巧克力行业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随着世界第二大可可生产国继续因非法开采金矿而失去大片农田,巧克力制造商开始意识到原材料供应面临的威胁。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9月10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专题系列报道:透过非洲看可可行业发展

可可原产于中美洲和南美洲,西非的可可种植最早可追溯到1868年。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的档案中提到,在当时被称为英国皇家殖民地的黄金海岸,几棵可可树茁壮生长在位于阿克罗蓬(Akropong)的瑞士传教慈善机构“巴塞尔传教所”的领地上。如今,科特迪瓦和加纳等西非国家生产了全球60%以上的可可豆,而瑞士已成为巧克力的代名词。

近年来,这种互惠互利关系日益承压。科特迪瓦和加纳不再满足于在1200亿美元的巧克力产业中仅分得60亿美元的微薄利润。瑞士与欧盟和美国一样,对西非可可种植区的森林砍伐和童工问题感到不满。双方在向彼此施加压力,以获得各自想要的东西,但与可可生产商相比,权力的天平仍然严重偏向可可消费者。2021年,瑞士巧克力制造商雀巢(仅糖果业务)、瑞士莲(Lindt & Sprüngli)和百乐嘉利宝(Barry Callebaut)的收入总和是前一年科特迪瓦和加纳出口可可豆价值的三倍多。作为主要的利益相关方,他们也在塑造未来的可可生产格局。

该系列报道的六篇文章将探讨西非如何通过重新谈判来转变其在巧克力行业中的角色。从团结一致、共同进退,到通过投资于数字化建设和可持续发展提升可可生产的价值量......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但也是一场必要的战斗,因为这么做可以让生产者不被全球可可价格所绑架,从而确保该地区500万可可种植者的生计。

End of insertion

雅库布·奥斯曼(Yakubu Ousmane)居住的社区位于加纳中部昆苏(Kunsu)传统地区,在该地区的道路两旁曾经遍地是可可、油棕榈和柑橘种植园。但在过去四年里,这片土地因人们采掘加纳最宝贵的自然资源之一--黄金而备受糟蹋。孕育了该国主要经济作物的数英亩肥沃农田已变成贫瘠的荒地,到处是被汞污染的软粘土堆和裸露在外的危险深坑。

昆苏地区的非法矿坑。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60多岁的奥斯曼回忆道,过去人们依靠可可种植过上了好日子。然而好日子在2018年到头了,那年非法采矿活动(在当地被称为galamsey)在昆苏开始抬头。

急剧的变化让他对未来充满恐惧。“我们培育的幼苗渐渐枯死,树上的可可豆荚也在坏死,”这位前可可农民说,“非法采矿正在破坏我们的土地,让民众生活变得异常艰难。”

雅库布·奥斯曼回忆可可种植带来的好日子。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由于一半以上瑞士进口的可可豆来自加纳,瑞士巧克力行业越来越关注非法采金对当地社区和这种关键原材料供应的影响。瑞士进口的可可豆有一半多来自加纳,这一比例在过去十年中保持稳定。

外部内容

这种优质可可豆的稳定供应可能面临危险。加纳用于可可种植的土地面积比2017年的峰值下降了21%。非法采金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之一。其他因素包括干旱、疾病和老可可树的产量降低。

外部内容

黄金的诱惑

昆苏具有典型非法采矿活动的全部特征:外国公民(中国人)与当地人相互配合;手持金属探测器的年轻人寻找黄金;以及随处可见的挖掘机,在昆苏地区作业的挖掘机带有中国重型机械设备制造商中联重科的标志,这些机器不断挖土掘地,将植被连根拔起。

挖掘机在一个非法矿场作业,这里以前是可可种植区。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非法采矿者已经将可可种植者挤出了市场。加纳媒体报道称,他们为每英亩农田支付的价格在6’000至40’000加纳塞地(合人民币4435至7373元)之间。这个价格取决于土地上的作物价值,也取决于农田与现有金矿的距离。这个价格是可可种植者每年每英亩出售可可豆所获利润的10至50倍(根据库马西作物研究所的数据,每英亩土地收购价为548至837加纳塞地)。

中国的足迹

根据国际增长中心(IGC)2015年的一份报告,虽然加纳一直存在不受管制的金矿开采,但该国在2006年左右开始引起中国和其他外国探矿者的兴趣。2008年初金价跳涨引发了淘金热,大量外国矿工来到此地,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广西省上林县的中国人,该县以金矿开采闻名。

报告指出:“中国矿工引入了更高的机械化水平,比如使用挖掘机和洗矿机,这导致更大面积的土地被用于采矿,环境退化加剧。”

对中国矿工最大的打压发生在2013年。共有884名中国人因非法采矿被捕(占被捕外国人数的93%),713人因没有工作许可证而被加纳移民局驱逐出境(占被驱逐者的67%)。

然而,中国人只是非法采金网络的一部分。2014年,英国和加纳共同开展的一项研究将非法采矿活动的迅速扩散归咎于中国商人和公司、黄金经销商、部落酋长和当地企业家之间相互勾结。在过去的五年里,黄金价格上涨了30%,使得非法采矿仍然是个颇具吸引力的生意。

End of insertion
在昆苏的一个非法采矿点上,一名中国监理正在休息。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非法采金产生的收益开始“惠及”社区中的其他人,特别是妇女,她们在农村地区的创收机会有限。于是她们清洗尾矿土壤,提取剩余的少量黄金(这种做法在当地被称为kolikoli)。

“如果我说非法采矿对我没有帮助,那我就是在撒谎。” 五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哈娃·雅库布(Hawa Yakubu)说,她在昆苏淘金已经有五年左右的时间。她现在把闲暇时间花在淘金上,而不是靠在小卖部卖小商品为生。

在当地缺乏机会的情况下,非法采矿已成为农村青年和妇女趋之若鹜的职业。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黄金与可可 

今年4月,加纳可可理事会(COCOBOD)关于非法采矿的首次大规模调查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约有1.9万公顷的可可种植园被非法采金者强占或破坏,这一面积是苏黎世土地面积的两倍多。

外部内容

克兰菲尔德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17年的一篇论文中分析指出,卫星图像显示,2013年共有27’839公顷(2015年推算为43’879公顷)的优质可可种植地被非法采金者完全占领。因此,加纳可可理事会的估计和卫星数据表明,自2013年以来,加纳已经有0.8%至2%的可可农田被非法采矿活动所吞噬,其中约23%的种植区域受到采矿相关污染的影响。

2020年3月在加纳中部恩科图姆索(Nkotumso)上空拍摄的卫星图像中,工业采矿(图片底部)和手工采金(图片顶部)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 NASA Earth Observatory

加纳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国际增长中心是总部位于伦敦的促进可持续增长的研究中心,该中心的数据显示,仅在加纳西部,就需要大约2.5亿美元来修复被采矿所污染的土地和水体。根据自然资源部的估计,这还不包括该国巨大的税收损失(2016年估计为22亿美元)。

加纳的可可产业无法承受更多可可农场损失。在过去的两年里,加纳可可理事会从非洲开发银行获取了6亿美元贷款,并花费其中2.3亿美元来修复约15.64万公顷的可可种植园。这些土地上的可可树要么太老,要么感染了可可肿枝病毒,不得不连根拔起,然后种植新树。因此,加纳可可理事会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些被修复的农场沦为非法金矿。

瑞士的担忧

瑞士巧克力生产商严重依赖来自加纳的可可,他们试图通过提供各种激励措施来劝农民不要放弃可可种植,以确保优质可可的稳定供应。

四年前,瑞士食品巨头雀巢公司向昆苏地区的可可农民支付了高于市场价14%的购买溢价,鼓励他们加入该公司设立的“可可计划”。通过向农民提供更优质的作物品种和耕作方法提升培训,该计划旨在提高农民的可可作物产量和质量。

然而,雀巢公司的干预未能阻止金矿开采。瑞士资讯在昆苏地区的实地报道中观察到,许多可可树被采矿者破坏。

当被联系到时,雀巢公司不愿对昆苏的情况发表评论。公司报告显示,超过1.8万名加纳农民受益于雀巢公司的良好农业实践培训。其他瑞士巧克力巨头也有类似的计划:百乐嘉利宝的“永远的巧克力”(Forever Chocolate)计划使得1.7万名农民受益,去年瑞士莲的农业计划惠及6.9万名农民。因此,瑞士公司已对加纳150万可可农户中的约7%进行了投资,以确保他们继续生产优质原料。

可可农民正在准备烘干可可豆。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百乐嘉利宝的一位发言人告诉瑞士资讯:“我们可以确认,非法采金活动正在对可可种植社区产生不利影响。”

该公司的加纳采购子公司Nyonkopa可可收购有限公司去年公开表示:“非法采矿正在影响可可行业,进而对可可采购和巧克力生产造成不利影响。”

然而,这种影响很难量化,因为包括天气、疾病和价格在内的其他因素也会影响可可生产。

瑞士巧克力公司瑞士莲的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瑞士资讯:“迄今为止,非法采金对我们供应链的影响还无法详尽评估。然而,假如这些非法活动继续下去,我们预计可可种植将受到负面影响,比如不利的环境影响。”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零售商和餐馆纷纷关闭,需求出现萎缩,这意味着2020/2021年全球市场上的可可供应过剩。然而,国际可可组织预测,随着需求回升,2021/2022年可可将供不应求,或将导致瑞士巧克力制造商面临优质可可的供应紧张问题。

提供替代方案

加纳政府也在努力清除非法采金活动。2017年,该问题已成为政治议程上的首要议题,加纳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Addo)表示,打击非法采矿的斗争非常关键,他愿意以总统之位发誓打击非法采矿。2017和2018年,加纳政府对小规模采矿作业(包括合法和非法作业)实施了临时禁令,同时对非法采矿者发起军事行动,甚至逮捕了参与该业务的中国国民。2019年,加纳修订了采矿法,对被判犯有非法采矿罪的人判处最低15年监禁。

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但由于腐败和执法不力,非法采矿活动依然猖獗。现实的残酷之处在于,可可终究比不上黄金。

一个小金粒抵得上一位可可农民一个月的收入。 swissinfo.ch/Delali Adogla-Bessa

今年6月,瑞士资讯记者与雅库布一起外出。她工作了大约两个小时,就发现一颗价值300加纳塞地(合人民币256元)的小金粒。以平均每天略高于1美元的工资计算,加纳的可可种植者需要一个月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雅库布说:“我就是靠采矿收入盖好了房子,抚养五个孩子并让他们有机会上学。”

变化即将到来?

随着政府转变战略以应对当地的现实情况,变化可能即将到来。2019年,负责监管采矿业的加纳矿产委员会推出了“社区采矿计划”(CMS),旨在将非法采矿者转变为正规的小规模采矿者,允许他们在政府监督下在指定区域采矿,但他们必须满足某些安全和环境标准。

昆苏地区将从这项计划中受益。今年2月,政府宣布该地区的五个特许矿区将被纳入一个社区采矿计划之中,当局声称该计划将创造5’000个就业岗位。政府的目标是在2022年底前在加纳各地批准100个这样的社区采矿计划,创造22万个新就业岗位。

为了确保社区采矿计划不会加剧可耕地消失,加纳矿产委员会在4月与加纳可可理事会的会议上同意共享可可农田的位置数据。这将使该理事会能够阻止这些区域被用于采矿。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