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计划”能否彻底颠覆科学知识的获取路径?

在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发布的榜单中,瑞士于2009年-2018年期间给予公众免费开放获取的出版物数量占出版物总量比例位居第二位(51.8%),仅次于英国 (52.3%)。 Keystone / Regina Kuehne

由世界上一部分最具实力的研究资助者所支持的一项颇具雄心的免费开放获取出版倡议已于今年1月正式生效。被誉为“S计划”(Plan S)的倡议已开始颠覆科学界。然而它能否成功,取决于对大型出版商的持续施压,以及能否让诸如瑞士等具备更大影响力的国家签约加入。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如果S计划成功付诸实施,那么你可能再也不必为阅读、下载、传播科学研究成果出版物买单了。这一由欧洲多国主导的倡议,已于今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其目的在于通过在线免费提供学术论文,从而彻底瓦解现有科研行业付费获取资源的架构。在20余家主要研究资助者的鼎力支持下,这项于三年前发起的倡议期待着能彻底颠覆科学研究的资助及回报方式。

全球约3万种科研期刊每年共计刊登近200万篇学术文章,但其中仅三分之一可供公众免费阅览(英)外部链接。多年以来,各公共机构虽在出资资助科学研究方面贡献良多,却不得不向出版方支付相应的费用,以获取权限来阅读由其资助的科学家们发表的学术文章;而这些科学家们则将自己的科研成果免费移交给出版方。仅2015年,瑞士高校总计斥资7000万瑞郎(约合人民币4.92亿元)来“购买”订阅授权服务,以获取250万篇被隔离在防火墙背后的学术文章的阅读权限。其中很多文章都是由这些高校内部的研究人员所撰写的。

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以及挪威、法国、意大利等多国国家研究资助方都隶属于该倡议背后的国际联合会(英)外部链接的一分子。据该倡议的执行理事约翰·鲁里克(Johan Rooryck)介绍,他们希望确保经其资助而最终出版的学术研究成果能够“不受任何时滞期(即论文从存储到知识库,到通过知识库开放获取的时间段)或付费墙的影响。立即供全世界开放获取、让全世界受益”。

“S计划的确撼动了整个学术出版业,”洛桑开放获取科学期刊出版商“前言”(Frontiers)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卡米拉·马克拉姆(Kamila Markram)评价道。

流行病时期的出版业

多年以来,关于改变获利丰厚的科研论文订阅模式、要求自由且广泛分享科学研究成果的呼吁声始终未曾停息。近期在新冠疫情的推波助澜下,呼声愈发高涨。

2015年,一群卫生健康高级研究人员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联合署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英)外部链接,宣称如果没有付费墙的存在,埃博拉疫情的蔓延是完全能够预防的。他们在信中援引了1982年刊登于一本仅供付费订阅者阅读的期刊上的文章,该文曾郑重警告过埃博拉疫情存在的风险。

马克拉姆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间,2019新冠病毒病的肆虐蔓延使得人们“清楚意识到”易于获取科学出版物的重要性。她指出,美国政府已将2020年之前出炉的所有涉及冠状病毒的相关研究成果都放到网上,以供所有研究人员在线免费获取。而去年出版的20万份与疫情相关的出版物都可在线开放获取。

然而马克拉姆也指出,当涉及到其他威胁人类生命的主题,譬如癌症、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气候变化时,只有20%-30%左右的相关研究成果是可在网络上免费开放获取的。

“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她感叹道。

变革阻力

S计划的目的在于对学术出版业生态系统进行彻底变革。但截至目前,该计划遭遇了诸多阻碍。一部分大型出版商和研究资助者拒绝签约加入,而该倡议也被迫推迟一年启动,以帮助小型出版社实现转型。去年,鉴于S计划的相关规定要求签约机构下属的科研人员不得在未被界定为正在向开放获取模式过渡转型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因此,欧洲研究理事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最终决定撤回此前允诺的对S计划的支持。

大型商业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施普林格-威科学术出版社(Springer-Kluwer)、威立出版社(Wiley-Blackwell)拥有超过40%已发表学术文章的阅读权限,以及绝大多数最具声望且发行量最大的学术期刊。继最初对S计划的抵制之后,现如今,它们已和其他出版商开始努力适应S计划给学术出版业带来的冲击,并尝试将付费阅读订阅模式转向为公众提供更多的开放获取学术资源。

S计划已迫使大型出版社们相继自发提出解决之道-即“转型变革协议”,从而帮助自身实现转型。这些协议,是由大型出版社与图书馆或大学之间通过协商达成的固定期限合约。合约规定,作为缔约方的公共机构一次性支付一笔费用,便可无限次地访问特定期刊,而且缔约机构旗下的研究人员能在无需支付版面费的前提下,在这些期刊上公开发表学术文章。

研究人员自行承担费用

然而,一部分出版商仍试图挽回因参与免费开放获取学术研究成果倡议而损失的资金,而它们的应对之策有可能会把损失最终转嫁到科研人员身上。近期,有几家出版公司推出了让科研人员自行掏腰包,向期刊支付文章处理费用(APC,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的方案,只有这样,科研人员的学术论文才能获准在某些更具知名度的期刊上作为开放获取学术资源发表。全球规模最大的学术图书出版机构施普林格·自然集团(Nature Springer)已表示“承诺加入S计划”,并于去年11月宣布将会向欲发表学术论文的研究人员收取最高达9500欧元(约合人民币7.38万元)的费用,以便让他们日后撰写的研究论文能在《自然》以及其他32种学术期刊上供公众免费阅读。然而,如此高昂的收费,在学术圈引发了激烈反响。

外部内容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辩驳称,鉴于《自然》等金字品牌期刊对刊发文章具有高度选择性,且审阅的论文数量要远远多于实际发表的文章数量,因此,所耗费的成本要比其他的出版公司高得多。此外,该集团还出资聘请了许多内部编辑和外部审阅人员,这笔费用也不容小觑。不过批评者警告称,有意向刊登学术文章的科研人员需自行支付较高的费用,有可能会加剧不同学科、高校和区域之间的不平等。

S计划或许有助于提高学术刊物面向科研人员定价的透明度;但这一举措究竟能否降低学术出版社的出版成本,目前尚属未知数。而对于某些学科来说,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的出版成本是比较高的。

伯尔尼大学(University of Bern)前现代艺术史教授贝亚特·弗里克(Beate Fricke)指出,她所在的学科领域的研究人员如果想要发表一篇论文,全程需要涉及到四项费用。首先,研究人员必须出资购买相关图片的使用权,并为出版和发布这些图片付费;此外,还要向相应期刊支付文章处理费用;最后,各家图书馆还需要向刊登该文章的期刊支付订阅费。

在弗里克所属的学科,“平均一篇文章包含15到20张图片,而一本书则有200张图片,每张图片的价格是300美元-您自己算算吧,”弗里克介绍说。

无论如何,尽管某些学术期刊收取的费用居高不下,也不太可能会阻止某些被迫遵循“不出版、就出局”学术圈规则的研究人员苦苦寻求在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

“在经济学学术领域,有一套顶级期刊排名。一名年轻的研究人员根本无法在开放获取学术研究成果和拒绝开放获取之间作出选择,”洛桑大学(University of Lausanne)经济学教授拉斐尔·拉利夫(Rafael Lalive)表示。

瑞士观察员

在此期间,瑞士一直以旁观者的姿态观察着该倡议的进展情况。瑞士已发声表示会支持S计划(英)外部链接,但由于时间安排的原因,截至目前并未签约参与。早在2016年,瑞士便已经制定了本国范围内的开放获取战略,其目标与S计划极其类似。瑞士战略所确定的目标是,截至2024年,受益于瑞士公共资助的所有科学出版物,均向公众提供免费开放获取服务。

在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发布的榜单中,瑞士于2009年-2018年期间给予公众免费开放获取的出版物数量占出版物总量比例位居第二位(51.8%),仅次于英国 (52.3%)。而另一项针对德国、瑞士和奥地利的出版物所开展的独立监测显示,在过去的四年里,在瑞士本土期刊发表的学术论文中有65%属于开放获取模式(英)外部链接,这一比例要略高于邻国德国(57%)。这也使得瑞士在开放获取出版物领域成为欧洲的翘楚,而这一点正是S计划背后的组织方渴盼着瑞士加入的原因之一。

European Commission

[金色开放获取:研究成果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后,其最终版本可免费且永久地提供给所有人获取;绿色开放获取:研究成果发表后,研究作者将期刊文章自行存档至开放信息库,使每个人都可免费自由访问;混合开放获取:在付费订阅模式期刊上发表的研究成果,仅供支付开放获取版面费从而获得阅读许可的读者获取;青铜开放获取:在付费订阅模式期刊上发表的研究成果,读者无需支付开放获取费用、无需获得阅读许可,便能免费获取。]

“我们当然会考虑的,”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NSF)科学官员托比亚斯·菲利普(Tobias Philipp)表示,针对瑞士究竟能否加入S计划这一议题,将会在“今年某个时间点展开讨论”。

对瑞士而言,一个棘手的问题在于S计划具体实施方式存在不确定性。菲利普介绍称,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一症结已经日渐凸显。他所在的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常年为瑞士绝大部分的科研项目提供资金,而目前正在观望欧洲科学资助计划-“欧洲地平线计划”(Horizon Europe)最终能否将S计划的相关原则,逐条纳入到其对研究成果的具体刊发要求中。菲利普还指出,如果“欧洲地平线计划”能做到这一点,那将是瑞士在是否参与S计划这个问题上“重新认真考虑”的一个有力依据。

与此同时,瑞士高等教育机构伞状组织swissuniversities已与三大出版商中的两家签署了转型变革协议。依据协议,该组织需分别向爱思唯尔(Elsevier)和施普林格(Springer)学术出版社支付1500万瑞郎及1300万瑞郎的费用,以便无限次地免费访问这两家出版社旗下的特定期刊,并允许瑞士高等教育机构的研究人员无需支付版面费,便可在这些期刊上公开发表学术文章。而swissuniversities与威立出版社(Wiley-Blackwell)的谈判也正在进行中。瑞士本土出产的学术文章,其中60%都刊登在这三家出版商旗下的学术期刊上。

这样的协议,再加上S计划的推行,是否意味着科学出版业目前正站在一个历史转折点呢?开放获取学术内容界的先驱-网络期刊“前沿”的创始人马克拉姆(Markram)已在7年之前就预言:科学出版业势必会迎来一场变革。

“出版系统本身非常抗拒变革,”她介绍道:“事实上存在很多涉及变革的对话和倡议,但真正的引爆点还尚未到来。要知道,这(即科学出版业)是一个极度保守的系统。”

瑞士产出多少科研论文?

所有瑞士研究机构所发表的科研论文,约占全球每年发表科研论文总量的1.7%(2016年数据),而美国所占比例则高达23%,英国为7%,德国为6%。在瑞士众高校中,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研究人员发表的论文数量最多(16%),其次是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15%)、日内瓦大学(University of Geneva,10%)和伯尔尼大学(University of Bern,10%),此外各大学的附属医院在这一方面也不逞多让。

End of insertion

(译自英文:张樱)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