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阿尔卑斯牧人的性玩偶传说

由罗珊娜·马奎达诠释的“牧人的性玩偶”,正在一些倒霉的牧人身上练习针线手艺 Pascal Walder

《牧人的性玩偶》(Sennentuntschi)-瑞士明星导演迈克·施坦纳(Michael Steiner)执导的“肉欲、疯狂与谋杀的故事”-在银幕内外都同样引来议论纷纷。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11月12日 - 11:56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一部关于会杀人的阿尔卑斯性人偶的电影在吸引大众注意力上通常不需要依靠外来的帮助,但占据报章头条的却是苦涩的分手故事、濒临破产的境遇和围绕诅咒的话题。

“项目真的几近崩溃,”在《牧人的性玩偶》上映两周即成为年度最成功瑞士影片的几天后,一个轻松自在的施坦纳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透露。

一切都始于2003年,当施坦纳和帕斯卡·瓦尔德(Pascal Walder)-他在2006年瑞士电影奖(Swiss Film Prize)获奖影片《我名叫尤金》(Mein Name ist Eugen)的摄影师-建议拍摄阿尔卑斯传说《牧人的性玩偶》。

这部投资550万瑞士法朗(合554万美元)的影片于2008年9月开拍,并于10周后完成–从此开始事事不顺。

施坦纳的公司Kontra遇到严重的现金流通问题,为影片投入百万瑞朗的政府方会计发现,包括演员和技术人员工资的近3百万瑞士法朗无影无踪。

情况甚至变得更糟:2009年6月,Kontra公司濒临破产边缘,投资各方无法就是否继续掏腰包达成一致意见。

但在2010年2月,就在项目似乎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白衣骑士却以本哈德·伯格纳(Bernhard Burgener)–德国制片企业Constantin媒体公司瑞士主管–的面目出现,该公司购并Kontra,并解决了未偿债务与工资问题。7个月后,《牧人的性玩偶》得以在苏黎世电影节上举办世界首映式。

“一般一部影片遇到问题,牵涉到的主要是拍片–制片公司在拍片后关门大吉绝对是很不寻常的,”施坦纳坦言。

岩石下的恐怖

据他表示,在乌里州(Uri)沙申山谷(Schächen Valley,似是威廉·泰尔的家乡)和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 索里奥村(Soglio)的拍摄过程都还顺利,不过他承认,在半山腰上拍摄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最大的问题是滚落的岩石。我们在一面崖壁的底部拍摄,不得不派人随时注意岩石状况。有两次巨石落下来,若是被它砸到,你就没命了,”他指出。

“而且天还特别冷。罗珊娜·马奎达(Roxane Mesquida,饰人偶一角)穿得很单薄。”

但这位像极了棕发版罗密·施奈德(Romy Schneider)的年轻法国演员虽衣着单薄,在整部片中也没有一句台词,却以同时表现得即危险又脆弱的能力作了弥补。

它活了!

影片其余部份是对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闪回,讲述了两个似乎不相干的故事:一位在年轻神甫的葬礼后出现在村子里、头发蓬乱的神秘女孩,乡村警员尽力保护她不受疑心重重的村民伤害;和阿尔卑斯深山里的三名牧人(Sennen)酒醉后扎了一个人偶(Tuntschi),并相信这个人偶活了。

这两条故事主线有联系吗?有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人偶在山里真的就会获得生命?

观众渐渐会明白,一切都不是看上去那么一回事,以另一部令理性与超自然较量的电影中的话来总结,即真相就在眼前。

“以前还没有哪部瑞士影片采用过这种叙事结构,”施坦纳称受到一些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新拍影片《盗梦空间》(Inception)的影响。

“我想让人们散场后还会思索故事发生的前后顺序–那女孩先是在哪儿,又去了哪儿,然后又回来,等等……”

当心你想要的...

《牧人的性玩偶》被描绘为心理惊悚片、超自然恐怖片,甚至是阿尔卑斯式西部片,这里是指乡村警员所起的警长作用,他是阻止好施私刑的暴民的唯一好人。

那么相对于通心粉(Spaghetti)式西部片,这更算得上面疙瘩(Spätzli)式西部片喽?“千真万确!它是奶酪火锅(Fondue)式西部片!是一个混合产物,”施坦纳笑道。

“不过我不大会受电影分类的烦扰。我拍了一部自己想看的电影,里面包含了多种元素,包括浪漫电影。这当中包含了许多共通的主题。”

其中之一便是寻找爱,更不要说男性欲望的力量–还有在它们实现时会接踵而至的苦恼。

“但这也是关于外来人寻求被接受的挣扎。这不但适用于村里的这个女孩,还适用于有个秘密的一位牧人……”

奇怪的事情的确会发生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以同样在乌里州山谷中拍摄的获奖瑞士影片《阿尔卑斯的激情》(Höhenfeuer)为例,姐弟之间的亲密超越伦理,造成极其混乱的结局。

此外还有《异教徒》(The Wicker Man),它的“土著恐怖”次类同样也适用于《牧人的性玩偶》–或是《激流四勇士》(Deliverance)。

“《激流四勇士》!我的摄影师和我坐下来看了两遍,”施坦纳用手比划着摄像机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嗯,显然我不认为牧人也像他们一样。”

在国外走红?

尽管《牧人的性玩偶》可能会为苦艾酒带来如《激流四勇士》为班卓琴带来的广告效应,该片最终却是部悬疑片,类似于《格林兄弟》(Brothers Grimm)遭遇斯蒂格·拉赫松(Stieg Larsson),除了它的商业成功之外,批评家们也大都给出好评。

施坦纳希望在国外–包括英国和美国–发行该片,而不仅仅局限于德国和奥地利–影片在德奥上映时,瑞士德语方言将会加注字幕。如果需要英文片名,瑞士资讯swissinfo.ch建议采用《牧人的喜悦》(Shepherds’ Delight;此处影射英语天气成语)……

该片会不会合外国观众的口味呢?一、两处粗暴的强奸镜头可能意味着美国的限制级,而在英国至少是15岁以下严禁观影,但出于影片对主流观众而言太画面感、对另类爱好者而言又不够血腥的担忧在瑞士已被证明不成立。

《牧人的性玩偶》

《牧人的性玩偶》是一个在瑞士中部至奥地利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区广为人知的中世纪传说。

这个传说有好几个版本,但大多数都讲到一些性饥渴的牧人(Sennen是指在阿尔卑斯高山牧场度过夏季的牧人)酒醉后,用牧场周围能找到的材料拼制了一个女性人偶(即方言中的Tuntschi)。

这些牧人对这个人偶进行了性虐待,但就在快到赶牛群下山过冬的时候她活了过来,而那些牧人也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

瑞士剧作家汉斯约尔格·施耐德(Hansjörg Schneider)于1972年根据该传说编写了一个剧本,并于1981年在瑞士电视台放映,结果召来猛烈的抗议。

国家电视台被指控犯了亵渎罪-令教会不满的倒不是性虐待,而是赋予人偶以灵魂。

1981年施坦纳只有12岁,他表示从未看过或阅读过这部剧,在撰写电影剧本时也未受过该剧的影响。

没有生命的塑像活了的这个主题在文学和艺术领域中很普遍:从奥维德笔下爱上自己所雕、后来有了生命的少女像的皮格梅隆,到玛丽·雪莱的1818年小说《弗兰肯斯坦》和弗里茨·朗的1927年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

End of insertion

迈克·施坦纳

1969年生于下瓦尔登州(Nidwalden)的赫尔吉斯维尔(Hergiswil)。

在苏黎世大学学习民族学、艺术史与电影学。

曾担任记者、报刊摄影记者和苏黎世Condor电影公司导演。执导过多部委托拍摄影片与广告片。

由其执导的影片《我的名字叫Eugen》(My Name is Eugen)曾获2006年瑞士电影奖最佳剧情片奖。

End of insertion

史上最成功瑞士影片

《瑞士人制造师》(Die Schweizermacher) 1978年–票房94万
《大器晚成》(Die Herbstzeitlosen) 2006年–票房60万
《我的名字叫Eugen》(My Name is Eugen)* 2005年 –票房 58万张
《冲吧,查理!》(Achtung, Fertig, Charlie!) 2003年 –票房56万张
《搁浅》(Grounding)* 2006年 –票房38万张

*由迈克·施坦纳执导

(来源:www.procinema.ch)

End of insertion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