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赞同方:允许同性结婚是迈向平权的一大步

“同性婚姻合法化”宣传战的领导者Olga Baranova期待瑞士在同性恋的平权道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在走过7年漫长的议会程序之后,9月26日瑞士选民将对同性婚姻作出表决。对该议案的宣传活动总策划Olga Baranova来说,“这种无来由的歧视该结束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24日 - 09:00

瑞士的“同性婚姻合法化”之路异常漫长。早在2013年自由绿党就向议会提出“所有人都拥有结婚权力”(Ehe für alle)议案。经过对草案的多次讨论及修改,去年12月国民院及联邦院双双批准修改民法典。

此前同性伴侣仅允许登记成为配偶,但这并不等同于民事婚姻、不享有同等权利。

虽然联邦宪法并未规定,谁被排除在婚姻之外,但到目前为止婚姻立法都是以女性和男性的结合为基础展开的。瑞士人民将对此享有最终决定权,因为一个由瑞士人民党 (SVP)及联邦民主联盟(EDU)共同成立的委员会发起了全民公投。

反对者认为新的婚姻法“会造就社会及政治漏洞,因为它颠覆了长久以来婚姻是男性与女性结合的历史定义”。如果9月26日新法得以通过,那么瑞士将成为西欧最后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宣传总负责人Olga Baranova说,终于到了同性恋也可以享有同等权益的时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LGBT(性少数)群体来说人人皆可婚”(Ehe für alle)同性婚姻合法化)意味着什么

Olga Baranova:这是迈向平权的一大步。首先它具有象征意义,同性恋、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LGBT)在社会上已被接受,允许他们结婚则意味着对这种接纳的认可。

其次这也是一种法律上的承认。同性伴侣应与异性伴侣一样受到保护、享有同等权利。那些毫无根据的歧视都该停止了。

如今登记的同性配偶已享有民事婚姻的部分权利如冠姓权等。婚姻还会带来什么不同吗

今后国外的配偶能简化入籍;女同性恋在瑞士可以接受医疗辅助生殖;只要在瑞士利用正规的精子银行受精,孩子出生后女性伴侣双方都可以马上获得母亲身份。

恰恰是这点受到了反对者的批评。他们认为女同性恋借助医疗辅助生殖没有顾及孩子的幸福和他们对于出身的知情权。您怎么看?

这样的看法自相矛盾:瑞士法律明确规定,只要孩子年满18周岁,就可以获悉当年的捐精者姓名。女同性恋并不指望瑞士会同意她们医疗辅助生殖,所以如今大多去国外办理。与瑞士不同,有些国家是允许匿名捐精的。恰恰是现行的法律才侵害了孩子们的权益。

反对者称,同性婚姻法案为异性伴侣代孕扫清了障碍?

绝对不是,这是他们捏造的。在瑞士所有人都不允许代孕。我们必须看到,大部分去国外抱养孩子的都是异性伴侣。性少数群体所做的,并没有什么特别。

在议会讨论时,有政客认为应该修改宪法。像草案这样只是修订相关法律能推动社会变革吗?

重大社会变革的发生不一定都是从修宪开始的。在这7年的议会进程中,大部分专家都认为,瑞士宪法并未将(同性婚姻)排除在外。

如果议案获得通过,那么意味着同性恋即获得了平等的权利、还是马上会有新的要求被提出来?

会不断提出要求的,就像女性和所有被歧视的人一样。性少数组织会一直战斗下去,特别要对抗仇恨犯罪。“同性婚姻法案”并非解决所有问题的万能良药,例如对于女同性恋来说,如果是从朋友那里获得的精子,那么她们二人并不会得到平等对待,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生物学上的母亲才能被承认。

这样的讨论还会进行下去,性少数群体还将继续为获得平等的地位而奋斗。

(译自德文: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