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繫好安全帶:航空業碳排放即將再次“起飛”

Alessandro Della Bella/Keystone

長達兩年的疫情限制解除後,民眾的航班出行需求出現暴增。眾所周知,許多瑞士人是飛行常客,他們都期待在今年夏天乘飛機出行。航空碳排放是否會危及瑞士的氣候目標?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7月18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在疫情期間,大多數時候日內瓦機場門可羅雀。值機櫃檯和行李傳送帶上滿是灰塵,停飛的飛機則停在停機坪上。但隨著旅行限制的解除,忽然間乘客又開始大量湧入機場。

主要的暑期時段還未真正到來,但在六月這個天朗氣清的周二早晨,日內瓦的主要航站樓卻熱鬧非凡。堆滿了五顏六色行李箱的手推車輕快地滑過。無聊的旅客排著長長的隊伍,不停地刷著手機,等候飛往里斯本、雅典和杜拜的航班。在候機樓外面,旅客們在登機前一刻匆忙地吸兩口香煙。

“我認識的每個人都在旅行。這是我在‘恢復正常生活’後的第三次飛行,”阿梅拉(Amella)邊抽煙邊說。

這位來自洛桑的年輕工程師與她的母親、丈夫和女兒一起前往伊斯坦堡,慶祝她母親的50歲生日。她說:“在疫情期間,我們不得不居家辦公,但一有機會,我便會再度旅行。”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表示,在經歷了兩年的疫情衝擊後,被壓抑的強勁需求、大多數國家取消旅行限制、個人儲蓄增長等多因素疊加,共同推動航空出行復甦。這個航空業的全球管理機構淡化了歐洲機場和航空公司目前面臨的困難,如疫情後員工短缺以及因工資和工作條件而發生的罷工,這些因素讓他們在乘客迅速回流時感到措手不及。

儘管可能會出現中斷,日內瓦官員預計今年夏天的機場交通量將恢復到2019 年水平的90%。蘇黎世機場的預測得出了類似的數據。但是,面對超預期復甦和再度上行的行業景氣度,如何遏制航空碳排放的問題再次引起了人們的關注,畢竟這是瑞士2050年碳中和目標的一部分。

瑞士人比其他歐洲人更喜歡乘飛機出行。根據聯邦統計局2015年的估計,每位瑞士公民平均每年飛行9000公里。

外部内容

阿梅拉每年大約飛六次,大部分是在歐洲內部旅行,但通常會有兩次乘坐洲際航班長途飛行。 2月,她去坦桑尼亞的桑給巴爾島(Zanzibar)潛水。但阿梅拉承認,每次長途飛行都會對地球造成傷害。 “我知道這對環境不利,但我會繼續乘飛機出行。我想看看這個世界,”她說。

碳排放反彈

關注航空碳排放的人不止她一個。環保組織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綠色和平(Greenpeace)最近就該行業復甦的影響發出了警告。

“我擔心碳排放會反彈,甚至回到之前碳排放不斷增長的老路上,”瑞士綠色和平組織的氣候專家喬治·克林格勒(Georg Klingler)表示,“我聽到有人說‘終於又可以出門看看了’,而不是說‘這場疫情讓我反思整個系統’。”

瑞士航空雜誌Skynews.ch的主編漢斯約格·比爾吉(Hansjörg Bürgi)反駁說,近幾十年來航空旅行發展迅速,並將繼續發展,因為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

“在南美洲、非洲和亞洲,許多人第一次掙到足夠的錢,或是將掙到足夠的錢,可以出門旅行和探訪親朋好友。這就是航空運輸業發展的主要驅動力。”

航空碳排放佔比不斷上升

如今,航空碳排放佔全球二氧化碳(CO2)排放量的2-3%,但在疫情發生前,這一佔比在迅速上升。國際民航組織(ICAO)的數據顯示(如下圖所示),到205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會比2019年翻一番,因為有更多人乘坐飛機出行。

外部内容

在瑞士,航空業的碳排放佔比本就較高。 2019年,瑞士有5900萬名航空旅客,自2005年以來數量翻倍。在同一時期(2005年至2019年),航空交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繼續平均每年增長3%。

這個阿爾卑斯山國家近期宣布,它未能實現2020年的溫室氣體總體減排目標。包括航空業在內的運輸部門是最嚴重的違規者之一。

根據瑞士2019年公佈的最新數據,國內和國際航班(民用和軍用)碳排放量佔全部二氧化碳排放量的11%。但科學家和政府承認,航空飛行產生的直接二氧化碳排放量應按三倍加權,以反映飛行對氣候的真正影響(即還包括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煙塵和水蒸氣的額外排放)。

以這種方式重新計算,進出瑞士的航班將超過道路交通,成為對氣候影響最嚴重的部門(佔排放總量的27%),其次是其他交通工具(23%)、建築(18%)和工業(18%)。

政府沒有對後疫情時期的航空碳排放量進行預測。 2015年為聯邦民航局所作的一項計算預測,2013-2030年航空旅客年增長率為3.2%,航班數量年增長率為2.1%。

外部内容

為飛機提供燃料的長遠之計

航空業仍然是快速增長的排放源之一,這也是最難解決的問題。去年在蘇格蘭舉行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前夕,航空業承諾到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但承認氫能和電動飛機要到21世紀40年代才會大量投入運營。在此之前,傳統的化石航空燃料需要被可持續航空燃料(SAF)所取代,這些綠色燃料比傳統燃料的碳排放量少80%,並且由生物質(植物或廢棄物)或回收碳製成。

在瑞士,批評人士指責政府和行業缺乏明確的戰略來遏制航空碳排放。但瑞士政府表示,他們正在做大量的工作。

瑞士環境部長西蒙奈特·索馬魯嘎(Simonetta Sommaruga)在5月對議會表示,儘管瑞士參加了國際航空碳抵消和減排計劃(CORSIA),但效果並不理想。最近,根據修訂後的二氧化碳法案,政府提出了到2030年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各種措施,如混合航燃配額,也就是將可持續航空燃料與傳統航空燃料混合,並資助對可持續航空燃料的研究。瑞士航空業也希望聚焦於以更節能的方式在地面和空中運營飛機,並投資於碳抵消項目。

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的環境經濟學教授菲利普·塔爾曼(Philippe Thalmann)對碳抵消或高燃油經濟性飛機等措施在遏制排放方面的效果持懷疑態度。他說,由生物質製成的替代燃料只會造成更多的環境問題。

他說:“航空業打算以一種不減少其活動的方式來減緩其氣候影響。我不相信任何不涉及減少航班飛行的減緩方案。”

機票更昂貴

一種可能減少乘客數量的方法再次成為討論焦點:徵收機票稅。

該提案原本是“二氧化碳法”的一部分,但這部法案在2021年6月被選民否決(英)外部链接。但環保組織umverkehR和瑞士交通俱樂部(VCS)表示,這項提案仍具有現實意義,他們計劃在明年春天發起一項受歡迎的動議。去年發布的一份白皮書稱,差別化機票稅可以使瑞士乘客數量減少21%,同時每年為氣候相關項目籌集10億瑞郎資金。

“我們應該冒天下之大不諱,直言機票還是太便宜了,購票人仍然通過增值稅和燃油稅得到間接補貼。停止這些間接補貼是最重要的步驟之一。第二步是徵收機票稅,”綠色和平組織的克林格勒說。


航空記者布爾吉(Bürgi)懷疑瑞士徵收機票稅能否奏效:“環境問題必須在全球層面加以解決,或者至少在歐洲層面解決。如果你對瑞士航班徵稅,人們只會直接去米蘭或慕尼黑,然後從那裡乘飛機出行。”

從理論上講,民眾支持這個想法。最近的一項調查(多語)外部链接顯示,72%的瑞士受訪者支持出於氣候原因提高機票價格。如果實行這種做法,1000名受訪者中有42%的人支持對短途航班徵收30瑞郎的機票稅,對長途航班徵收120瑞郎的機票稅;50%的受訪者同意提高票價。

如果進行全國性投票,這個想法會成功嗎?很難說。早前由Tamedia媒體集團委託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瑞士人不願意為減緩氣候變化支付更多費用(英、葡)外部链接

阿梅拉掐滅了煙頭,伸手去拿她的護照和登機牌,表示該出發了。她贊成徵稅。她說:“我認為,如果人們少乘飛機,那會更好。如果我去法國或瑞士附近的國家旅行,我會選擇坐火車或共乘,並儘量加強環保意識,但問題是我太喜歡旅行了。”

(編輯:Sabrina Weiss,編譯自英文:中文編輯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