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百分之百的有机农业-现实吗?

世界上只有1.5%的农业用地采用的是有机耕种;仅有16个国家的有机农田比例达到10%以上。 Keystone / Z1003/_jens Büttner

虽然有机农业历来被视作绿色及可持续发展的方式之一,但斯里兰卡和瑞士的例子却告诉我们,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2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2019年12月斯里兰卡新任总统戈塔巴亚·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提出了一系列国家级战略,承诺将该岛建成一个富足的国家并拥有美好的未来。

在这些雄心勃勃的承诺中,有一条便是发展有机农业、实现“肥料改革”。他宣布将为农民提供免费的有机肥。

2021年4月,拉贾帕克萨宣布从5月起禁止进口化肥及杀虫剂、除草剂等化学制剂,因为此类产品的过度使用损害了人民的健康。

但分析家们猜测,其真实原因是外汇储备不够:新冠疫情重创了该国的旅游业,海外劳工的汇款迟迟未到,所以斯里兰卡无钱进口。中央银行的统计数据则显示,该国2020年仅从国外购买肥料就花费了2.59亿美元,约占总进口额的1.6%。

水稻种植季刚开始便宣布这样的决策,令斯里兰卡农村马上陷入了动荡。数千农民走上街头抗议,称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此外还要自己生产有机肥。

外部内容

该禁令严重威胁了斯里兰卡最重要的农业种植业。Verité智库2021年7月的调研显示,94%的水稻种植者与89%的茶叶和橡胶生产者都离不开复合肥。

政府不得不很快收回成命,因为反对的声音太大,而且食品价格很可能暴涨。该禁令仅推行了7个月,就于11月被撤销了。

然而斯里兰卡总统依旧没有放弃农业的绿色革命,他将过错归咎于“化肥黑手党”,也就是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农民和腐败的官员。

名声不好

要全面衡量禁令给生产带来的影响很不容易,因为时间太短了,仍有不少农户在使用库存的进口化肥。

尽管如此,2021年5-8月稻谷种植季的平均产量还是下降了,从2020年的每公顷4’552公斤降到2021年的4’307公斤。分析家称,这可能是因为农户节约使用了肥料。

外部内容

拉贾帕克萨总统的农业政策之所以导致了灾难性后果,主要由于执行不力和过渡时间太短。 Verité的调研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农民实际上支持政府提出的有机农业建设战略,但80%的支持者表示这需要好几年的转型时间。

“有机耕种在斯里兰卡农民心中声誉并不怎么好,”伯尔尼专业高校BFH-HAFL的农学家Christoph Studer教授说,“斯里兰卡政府不再使用‘有机’这一概念,而是采用了‘环境友好’的字眼。”

想在短期内全面推行有机化,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欠考虑的,也把农民推到了错误的道路上。“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Studer说。他还是斯里兰卡农业企业Baur的顾问,该公司由瑞士移民Alfred Baur于125年前创立。

该企业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化肥进口商,同其他公司一样,也要适应新的农业政策,开始生产有机肥。“60年来该国一直在发展高产量农业。人们也知道,斯里兰卡的农田不足以养活所有人,”他说,“所以这个岛上并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供农民们开始有机生产。”

虽然私营和公立机构都开始堆肥,但他们尚缺专业知识,难以生产高质量的肥料。 Christoph Studer

领头羊前路艰辛

许多国家都倡导有机农业,例如欧盟的“从农场到餐桌战略”(Farm to Fork),就旨在保持有机生态的多样性。该战略要求成员国将化肥使用量减少20%,农业用地有机化面积的占比至少要达到25%。

但鲜有国家会简单明了地制定政策将本国农业100%有机化,这样的转型也无一成功。

2008年亚洲小国不丹称,到2020年将全面实行有机种植,但到规定日期仅有10%的植物产品和1%的农田得到了有机认证。所以该目标已经推迟至2035年。

联邦统计局的数据表明,瑞士目前有15%的农民经营着有机农业,不再使用化学杀虫剂。但农业部并不愿大力推进。

去年全国就两项备受争议的动议进行了投票:其一是“饮用水”动议,要求取消使用农药的农民的补贴;另一项是“没有合成农药的瑞士”动议,要求全面禁止使用合成农药。

提案如被通过,瑞士将成为有机种植领域的领头羊,因为瑞士会是欧洲第一个禁止使用化学合成除草剂和除菌剂的国家。但两项提案均以约60%的反对票遭到否决。

进化取代革命

其中反农药动议的发起者、纳沙泰尔大学土壤生物学家Edward Mitchell表示,他们低估了农民的反对力量。“我们应该更好地团结农民,”Mitchell说。占瑞士人口5%的农民强烈反对该动议。瑞士的农民协会称,一旦禁用农药,农产品产量会回落20-40%。

投票宣传:农场里立着的牌子,2021年时建议选民反对瑞士的两项农业动议。 Keystone / Urs Flueeler

政府也建议否决这两项动议,经济部长盖伊·帕尔莫兰(Guy Parmelin)称动议“太革命了”,而议会更倾向于朝着可持续性农耕“进化”。

像斯里兰卡那样给农业化学品下禁令在瑞士可行吗?“不可行,”Mitchell说。

“斯里兰卡的情况很特殊,因为他们的政府和工业界关系密切。无论是出于政治、理性的原因,还是由于游说团体和特殊利害关系的影响,瑞士都不可能和斯里兰卡一样。”

外部内容

Mitchell称,为反对这样的动议,瑞士的农工产业已投入了上百万瑞郎。虽然相对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来说,瑞士的市场很小,但其对农业化工的投入是很多的。2019年的研究显示,瑞士的化肥售价比邻国高出20%,除草剂和杀虫剂的提价甚至高达63-68%。

产量问题

有机种植的推动者不仅面临着来自农民和农业化工业的双重阻力,有机农业的收成欠佳也是一项巨大挑战。

有机种植研究所(FiBL)的Adrian Müller说,有机农业的平均产量约比传统农业低20%左右。根茎、块茎和谷物的产量差异超过了20%,水果、油料作物和豆类及蔬菜的差别会更高,他说。

但Müller和农学家Christoph Studer等其他专家均强调,随着生态农业的发展,以及专门为有机种植而培育的高产作物的研发,同时对农民提供专业培训,鼓励他们从事有机生产,以上问题都有望解决。

品种丰富的小型农庄更便于发展有机农业。 Christoph Studer

目前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民种植的都是为传统方式准备的植物种类,所以收成欠佳,Müller说。

此外,国家还必须为农民提供足够的信息和培训、津贴,投资研发产量高的有机品种,并供应足量的有机肥。相对长期效应来说,最初的投资是值得的。

“常规的农产品价格之所以便宜,是因为其额外负担-例如环保的代价很高,”他表示,“虽然无人在超市为此买单,但整个社会都要付出代价。”

Studer说,要实现有机种植就必须一步步来,要以可持续(永续)农业作为过渡,才能发展有机农业。

从实际操作来说,采用包括大量使用堆肥、不同作物轮作和与固氮的豆类植物间种等方法,来避免土壤的营养物质流失。

在斯里兰卡的橡胶园里间种固氮的豆类植物已相当普遍。 Christoph Studer

这样的转变需要数年。但像斯里兰卡这样已有所实践的国家,可以为未来提供一种思路,他认为。

“传统农业在斯里兰卡站稳脚跟花了几十年的时间,”Studer的同事Gurbir Singh指出,“有机农业的要求更高,需要更多的知识,所以需要的时间也会更多。”

可持续农业

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浪潮也改变了农业化学巨头,例如先正达,就不得不为有机产品研发环境友好型农药和肥料。

“我们希望无论采用何种方式种植的农民皆可保持永续发展,”该集团可持续发展部经理Petra Laux解释。

先正达正努力减少农业化学品对人类和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通过测试和针对特定害虫提高效力的方法提升农产品的安全性,”Laux说,“先正达会提供培训和数码辅助用具,帮助农民更精准地使用农药。”

该公司的绿色产品既有能克制真菌、细菌病害、害虫、线虫和杂草的,也有生态刺激剂,可以给植物、种子和根茎使用,促进营养吸收、植物生长,以及提升耐寒或耐热性。

目前正在中国试用的最新产品是一款有机制品,可以减少浸析,降低对肥料的需求。

对先正达来说,目前这并非主要市场,只占其总营业额的0.5%不到,因为“天然产品的效力低,”Laux指出。但她依然很乐观,认为有机市场会持续增长,只要农民能相信其优势,并有更多的人认可有机产品。

外部内容

先正达的前员工、如今为一家美国驻瑞士企业工作的Shachi Gurumayum认为,对谨小慎微的农民来说,可持续发展且有利可图的农业比有机种植更容易获得青睐。

“我们的问题是如何建立一种既要使用安全产品,又能保障生产力的农业模式,”Gurumayum说。

理论上来讲,一个国家是可以百分之百有机种植的,但这会导致农业相关的投资过高。例如要解决土壤肥力、地下水质量、生物多样性等多种问题,此外,消费者还要做好为高价有机产品买单的准备。

“用有机食品供养全世界是有可能的,但人们必须改变自己的习惯。我们必须少吃肉,不能再浪费食物了,”Christoph Studer表示。

(译自德语:宋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