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發展中國家國債危機,瑞士應該怎麼幫?

世界銀行表示,世界正面臨第五次債務危機,巴西債務佔國家GDP的87%。 Fred Pinheiro / Alamy Stock Photo

聯合國對發展中國家嚴峻的債務狀況敲響了警鐘。瑞士籌劃了3900萬瑞郎附加援助金,以用於通過國際機構幫助發展中國家再融資和重整債務。這些努力是否足夠呢?

此内容发布于 2023年03月15日 - 09:00
Abdelhafidh Abdeleli(文字),Pauline Turuban(图表)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疫情的一個間接後果:發展中國家債務激增,世界上幾乎一半的人口身處危險之中。

2022年9月,瑞士宣布,為了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這場可能危及非洲和南美洲部分地區經濟發展的危機,該國將在2028年前將年度專項捐款增加3900萬瑞郎。 2017年以來,這筆來自瑞士的援助金額度一直在穩步增長。除此之外,瑞士政府每年支出的政府開發援助資金(APD)均超過30億瑞郎。 2021年,該項資金額度甚至達到32億多瑞郎。

外部内容

這筆附加捐款與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去年10月發起的一項呼籲不謀而合。

在一份題為 "再小也不遺漏"(Avoiding ‘Too Little Too Late’)的報告中,聯合國開發計畫署警告說,最貧窮國家長期過度負債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報告警示道:"許多國家正遭受著債務過剩的困擾,既無法為促進增長的新投資提供資金,也無法增加投入關鍵性發展。”

發展中國家的債務問題及其減免措施,這並不是一個新話題。儘管如此,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和非政府組織近期紛紛對該現象的嚴重性提出警告,因為疫情和俄烏戰爭造成公共財政上的損失,令問題進一步加劇。 2020年,發展中國家的總體債務達到其總體國內生產總值的205%,而2018年的比率為174%。

外部内容

瑞士國際金融和稅收政策專家、非政府組織南方聯盟(Alliance Sud)的執行官Dominik Gross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採訪時說:"54個國家已也無法支付或自行償還其債務利息。”

外部内容

“低效且不足”

為了應對這場新危機,瑞士已將援助落實到行動。該國於2022年2月暫時中止了48個國家的償債。然而,這一措施受到了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的批評。該署表示,瑞士的措施並不適合於最脆弱國家的需要- 尤其是,相關措施只涉及雙邊債務,而瑞士設定的審核條件也將一些國家排除在外。

自2021年8月以來,瑞士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參與進“特別提款權”(SDR)的實施工作:這是一種補充成員國官方儲備的國際儲備資產和國際貨幣工具。為了減輕疫情帶來的財政負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經批准了規模為6500億美元的特別提款權普遍分配。

但是,由於特別提款權主要是按照成員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配額比例分配給成員國的,因此其總額中只有2750億美元流向了發展中國家。

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經濟學家Lars Jensen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採訪時解釋說:"特別提款權計畫並非針對最需要額外儲備的(即最不富裕的)國家,從該角度來說,其效率非常之低。”

瑞士:債務管理專家

瑞士是世界上負債最少的國家之一,擁有相關的經驗。同時,瑞士在所有致力於重組和減輕發展中國家債務的國際機構中均擁有成員資質。比如,瑞士是巴黎俱樂部(Club du Paris)的成員,該俱樂部是一家由工業國官方債權人組成的非正式集團,其宗旨是為面臨支付困難的債務人尋找解決支付困難的辦法。瑞士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20國集團各機構的成員。

這些不同組織賦予瑞士的使命,令該國能夠在債務重組和減免方面採取直接行動。雖然從不進行雙邊談判,但瑞士通過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瑞士發展與合作署(DEZA)在這些國際機構內參與事務運作。

具體而言,瑞士 "對受援助政府在規劃(還款和投資)、批准預算、執行預算,並最終按國際標準審查等環節提供幫助。"經濟事務秘書處的經濟合作及發展部發言人Lorenz Jakob解釋說。

例如,瑞士提供關於預算管理、限制貪汙或設定稅收水平的工作流程圖。該國為中等收入國家提供定制的技術諮詢服務,此外,還幫助這些國家制定健全的債務管理和風險分析框架,以提高其抵禦金融衝擊的能力。阿爾巴尼亞、埃及、哥倫比亞、加納、塞爾維亞和突尼斯均是這一援助的受益國。

2020年9月,瑞士特別贊助了世界銀行的一項倡議,幫助埃及發行主權綠色債券,世界銀行認為這是一種可持續的"金融解決方案"。

End of insertion
外部内容

可以做得更好

但瑞士伸出的援手並不令人信服: 一些專家和非政府組織指出,瑞士的表現有些虛偽-特別是該國高呼反腐,但瑞士公司卻在相關發展中國家屢爆醜聞。比如瑞信(Credit Suisse)在莫桑比克和瑞銀(UBS)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案例,除此之外,總部位於楚格(Zug)州Baar的國際貿易巨頭嘉能可國際(Glencore)與乍得也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

批評者還指出,瑞士的財政參與度很低。 Dominik Gross解釋說:"鑑於瑞士是重要私人債權人的居住地,該國僅以微薄的捐款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世界銀行的債務減免計畫,這是不夠的。”

與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一樣,Gross希望瑞士私營公司,特別是銀行能夠更多地參與進援助計畫。這些公司從向發展中國家發放的貸款利息中獲益,但卻無須承擔參與發展援助的義務。

為了更好地整合這些私人資本,一項解決方案已經被討論多年:將瑞士銀行、民間團體和公共發展援助機構召集到一起。 Dominik Gross認為:"這樣做有利於我們就瑞士的情況展開討論,制定專門的解決方案,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減輕債務。”

2020年夏天,南方聯盟(Alliance Sud)和其他瑞士非政府組織(包括Swissaid、Fastenopfer、Bread for All、Helvetas和Terre des Hommes Switzerland)一道譴責聯邦委員會未對其呼籲作出回應,議員們的多次干預也未見效果。

南方聯盟(Alliance Sud)還認為,瑞士可以將其全部特別提款權(2021年的額度逾110億美元)轉讓給過度負債的國家,以便後者擁有流動資金。 "瑞士並不需要這些錢。"聯盟認為。

但這樣做,需要瑞士修改關於貨幣援助的法律。這是議會的職能,而後者目前尚無這一計畫。

全球方案

"我們正在尋找一種全球對策,以幫助發展資金的籌劃,並鼓勵發展中國家使用來自私有資本的長期發展資金,"聯合國開發計畫署駐加納代表Angela Lusigi說。

Lusigi建議徹底改革評級制度,以促進發展中國家向出口導向型經濟的轉變,這將有利於這些國家積累外匯,來償還債務。

"對那些無法以可持續方式延續債務的國家,瑞士可以提供債務重組的幫助。"瑞士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發言人Lorenz Jacob在接受瑞士資訊採訪時說。

(編譯自法語:郭倢,編輯整理:Virginie Mangin和Pauline Turuban)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

无法保存您的订阅。 请再试一次。
即将结束 请确认您的电子邮箱地址。 我们刚刚给您寄出了一封邮件,请点击邮件内的链接,完成订阅程序。

每周收到你应该了解的报道

现在注册,我们将头条新闻直接发送到你的电邮信箱中。

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的隐私政策提供了有关数据处理的附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