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首个病原体库如何防范未来的大流行病?

2014年11月,病毒学家马克·斯特拉瑟(Marc Strasser)在瑞士施皮茨(Spiez)的高安全等级生物实验室工作前进行化学淋浴。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即将在BioHub工作的一位生物学家表示,在瑞士建立一个全球病原体库,用于存储世界各地实验室提供的病毒和病原体,并对其进行分析和快速分享,将使我们更好地应对下一场大流行病。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25日 - 10:15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上个月,瑞士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启动首个世卫组织Biohub病原体库。瑞士将向世卫组织开放该国中部的施皮茨生化实验室(Spiez Biocontainment Laboratory)。该实验室将成为具有流行性或大流行潜力的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的全球存储库,例如引起新冠肺炎疫情的新冠病毒(SARS-CoV-2)。它们将被安全地存储、分析并与其他国家共享。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Isabel Hunger-Glaser)是伯尔尼州施皮茨实验室生物学部的负责人。我们对她进行了采访,以了解有关BioHub及其内部工作的更多信息。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是伯尔尼州施皮茨实验室生物学部负责人。 Spiez Laboratory

瑞士资讯:为什么需要创建BioHub病原体库?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如果未来发生流行病或疫情大流行,新病原体的快速分析是尽快控制疫情并防止进一步传播的关键步骤。有了这种方法,其他疾病可能不会像新冠肺炎那样突然传播开来。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最先提出建立BioHub系统的想法。他呼吁开创国际合作新时代,强调各国需要为下一场大流行病做好准备。

目前,各国之间的病原体共享主要基于双边协议,这种机制非常耗时,行政流程特别繁琐。通过建立BioHub系统,世卫组织计划实现更快速的病原体共享,确保快速响应、及时干预,加快诊断试剂或治疗药物的研发速度。世卫组织还认为,目前的疫情防控格局不够公平,部分国家比其他国家更容易获得有关病原体的信息。而BioHub系统的原则之一就是公平公正。

瑞士资讯:BioHub将如何运作?瑞士对施皮茨实验室的病原体存储、共享和分析工作有多少话语权?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在施皮茨实验室,我们将培养病原体并进行分析,比如开展基因测序。这是质量控制的重要环节。世卫组织负责与其他国家分享[研究结果]。他们将与有意接收特定病原体变种的实验室取得联系。世卫组织只会与符合相关法规和标准的合格实体共享病原体。世卫组织随后将通知我们准备一个特定的变种,并将其交付给该合格实体。

我们正在建立一个由日内瓦大学医院(HUG)、瑞士病毒学与免疫预防研究所(IVI)和施皮茨实验室的专家组成的顾问委员会,该委员会将讨论某一特定的新变种是否值得关注,以及是否应当储存在BioHub设施中。显然,我们不需要接收我们已经拥有的变种。

瑞士资讯:为什么选择施皮茨生化实验室而非其他实验室作为病原体库的载体?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世卫组织在BioHub系统建设初期选择一个实验室作为切入点。选择施皮茨实验室有几个原因,例如它毗邻日内瓦,标准高、声誉好,以及它是最高生物安全级别的封闭式基础设施。施皮茨实验室是瑞士唯一具有最高生物安全级别的实验室,可以培养高度危险的病原体(四级风险群组)。在病原体定性和共享方面,关键在于培养病原体,然后对其进行分析。

我们已经在施皮茨为瑞士建立了一个病原体存储库,里面有大约40种不同的病原体,如埃博拉病毒和其他出血热病原体。我们的设施已经培养、分析和储存了新冠病毒的几类变种。

瑞士资讯:根据计划,在项目扩展到其他病原体之前,先启动基于新冠病毒及其变种的项目试点。您如何看待未来 12 个月的工作进展?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工作将从七月开始,先开展试点的原因在于改进流程并获取经验。

事情的发展非常难以预料。我们了解到,一些国家愿意向世卫组织提供他们的病原体变种。我感觉我们可能会从非洲或南美洲收到若干毒株。例如,非洲的情况表明,有越来越多的新变种可能具有值得关注的突变。

瑞士资讯:BioHub系统的建设完全基于自愿原则。鉴于世卫组织成员国在疫情期间不愿在疫苗等问题上进行合作,我们能指望它们积极分享病原体吗?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当下的疫情防控经验表明了快速应对、分享经验和相互合作的重要性。如果各方能更快地采取行动,也许就可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现在局面就会更好。一些国家已经宣布愿意分享病毒变种。

瑞士资讯:关于进一步了解新冠病毒起源的国际呼声越来越高。目前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论。有人认为,新冠病毒从动物(可能是蝙蝠)感染至人类身上。也有人认为,它是从中国武汉的一个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你是否认为它可能是一种从实验室里泄露出来的人造病毒?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我们正在进行研究,并积极致力于解决当前的大流行问题。但我们并没有研究新冠病毒的起源。我只能对施皮茨实验室进行评价。该实验室符合所有法律要求,具备所有必要的安全和安保措施。

瑞士资讯:一年过去了,我们仍然不知道新冠病毒的起源,你对此是否感到惊讶?

伊莎贝尔·亨格-格拉瑟:只要疫情还在肆虐,只要我们还未控制住疫情,我认为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战胜疫情上,而非纠结于病毒起源问题。

(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