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銀行對俄制裁的代價

受到制裁的俄羅斯經濟體系似乎開始走向暗淡。 Copyright 2016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Material May Not Be Published, Broadcast, Rewritten Or Redistribu

俄羅斯現已被排除在金融市場之外,因此各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及養老基金正在就此進行調整。有些影響在瑞士立即就感受得到,而其他的後果則不太確定,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顯現出來。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1日 - 09:00
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後,瑞士一開始不打算全面實施歐盟的制裁措施,其理由是嚴厲的制裁措施有可能削弱自己的中立國地位。但迫於美國、歐盟及國內輿論的壓力,政府很快改變政策,遵從歐盟路線

俄羅斯侵略戰爭開始十天之後,瑞士政府宣布禁止進口許多俄羅斯工業產品,還對金融活動實施了大規模限制,包括將俄羅斯各家銀行從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支付服務系統(SWIFT)中排除出去。

“瑞士銀行喜歡俄羅斯客戶,因為可以向這些客戶收取雙倍費用。現在他們卻被區別對待,好像這是些受了感染的危險人物,”恩佐·卡普托(Enzo Caputo)說道。他的瑞士銀行業律師事務所(Swiss Banking Lawyers)為富有客戶提供將資產轉移至瑞士的諮詢服務。

卡普托指出,現在瑞士各家銀行對任何俄羅斯客戶都持懷疑態度。因此,有些俄羅斯客戶打算把資產換成黃金後轉移到杜拜。 “自從實施經濟制裁之後,俄羅斯人不再信任瑞士,”卡普托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他還不斷收到波羅的海地區富有人士的徵詢,他們擔心俄羅斯有可能入侵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或者立陶宛,因此希望把資產轉移到瑞士。

“人們受到驚嚇、不知所措,我們已經接到很多客戶電話,他們在尋求保障資產安全的建議,”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私人銀行家表示。

“許多律師和財務顧問都在四處打電話,尋找分散風險的辦法。而對其中一些客戶的背景調查表明,其資產受益人實際上是俄羅斯人,所以我們拒絕了這項業務。”

瑞士金庫裡的俄羅斯資產

EFG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施特凡·格拉赫(Stefan Gerlach)表示,截至目前瑞士銀行面臨的最大風險,是這個全球最大離岸財富中心持有的被制裁俄羅斯資金的數量。

“瑞士這個國家背負著逃稅者天堂及藏匿獨裁者資產的壞名聲,”他對瑞士資訊解釋說,“每家銀行都知道,如果不嚴格遵守制裁規定,他們將面臨巨大的聲譽和法律風險。”

瑞士銀行家協會(SBA)估計,其成員持有多達2000億瑞郎的俄羅斯資金。不過,已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除名的這家協會,並沒有指明其中多少金額屬於受制裁資金。

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是為打擊洗錢而成立的國際機構,瑞士有可能受到來自該機構的進一步壓力。 3月4日,這個特別工作組更新了建議意見,涉及如何追踪隱藏在空殼公司牆後的資產受益人。

該工作組現在明確建議各國對資產受益人做集中登記,而瑞士迄今為止一直拒絕這麼做。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和公眾之眼(Public Eye)等非政府組織認為,應該根據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的指導方針對此進行糾正。

投資風險敞口

在財富管理之外,瑞士金融中心至今只報告了對俄羅斯投資與貸款的有限風險敞口。俄羅斯企業的股票在全球市場上幾乎一文不值,人們擔心未來幾週和幾個月會出現信貸和債券違約。

截至去年年底,瑞銀集團(UBS)在俄羅斯的直接風險敞口為6.34億美元,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為17億美元。與奧地利中央合作銀行(Raiffeisen)、法國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和農業信貸銀行(Crédit Agricole),或荷蘭ING集團等其他歐洲銀行相比,這只是九牛一毛。瑞士最大私人銀行集團的一位發言人聲明:“由於近年來所做的去風險努力,寶盛集團(Julius Bär)在該地區的風險敞口不大,而且管理良好。”

儘管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及其他美國銀行已宣布撤離俄羅斯,瑞銀、瑞信與寶盛將繼續維持各自的莫斯科分行。

在美國,世界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因其在俄羅斯的投資而遭受170億美元的經濟打擊。瑞銀和百達集團(Pictet)專注於俄羅斯的基金也受到了影響。百達集團不得不暫停了其俄羅斯股票基金業務,因為市場條件令其無法為股票定價。

設在蘇黎世的克拉魯斯資本公司(Clarus Capital)管理著15億多瑞郎(約合美金15.81億元)資產,該公司稱已擺脫對俄羅斯及東歐的重視,實現了多元化。 “十年前我們創業之時,曾重度依賴俄羅斯客戶。但現在情況已大不相同。德國、以色列和波蘭是我們增長最快的市場,”其管理合夥人賈恩卡洛·蓋特格(Giancarlo Guetg)對瑞士資訊表示。

網絡攻擊威脅

瑞士養老基金已詳細列出與俄羅斯有關的損失,包括最大基金Publica造成的1.7億瑞郎(約合美金1.79億元)衝擊。設在蘇黎世的諮詢集團PPCmetrics估計,瑞士各養老基金平均有0.3%-0.5%的資產投資在俄羅斯。這些基金最近還因全球股市普遍下跌而遭受損失。

瑞士養老基金協會(SPFA)資深研究員邁克爾·勞納(Michael Lauener)解釋說:“投資價值的突然損失及制裁強加的交易限制,讓養老基金在短期內沒有採取具體行動的真正機會。但(對俄羅斯的)直接風險敞口仍然非常小,不構成實質性風險,也未出現恐慌性反應。有必要強調的是,養老基金都是長期導向的。”

目前還不清楚俄羅斯將對西方制裁作出何種反應,但各金融企業正在為可能的一連串網絡攻擊做著準備。

“在戰爭前夕及開始之時,我們注意到較多的(攻擊)活動。現在正在恢復到正常狀態,”瑞士證券交易所運營商SIX集團首席執行官喬斯·迪塞爾霍夫(Jos Dijsselhof)本月初透露。

施特凡·格拉赫指出:“我認為這說明了一點-如果你跟不民主及有獨裁領導人的國家打交道,那麼銀行業可能會成為一種危險行業。”

(譯自英語:于雷)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