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重点保护区揭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挑战与机遇

提契诺河的河口,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的中心地带。2010 年开展的生态修复工作使其恢复了自然状态。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Bella

目前正在谈判过程中的一项全球条约旨在保护全球30%的陆地和海洋。瑞士本身距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很遥远,但瑞士意大利语区一个独特的自然保护区显示了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6月2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从长远来看,如果大自然遭遇衰退,那么全人类都会遭殃!”尼古拉·帕托奇(Nicola Patocchi)谈到他作为博莱迪马加迪诺基金会(Bolle di Magadino Foundation)科学主任 25 年的职业生涯中的成功与失败时说。

我们在一个露台上,可以欣赏到马焦雷湖(Lake Maggiore)北部的壮丽景色,马焦雷湖是瑞士和意大利边境的长湖之一。帕托奇让我们看,一群鹿正穿过浅水区。它们消失在芦苇丛中,芦苇丛是这片被称为“博莱迪马加迪诺”的沼泽地的主要特征之一。

但这一地区不仅仅是一片沼泽地-它是《拉姆萨尔公约》承认的“国际重要湿地”。这是首个关于自然生态系统保护和管理的政府间条约,于 1971 年在伊朗拉姆萨尔签署。

博莱迪马加迪诺也是瑞士为数不多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之一;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约有12%的领土被划定为自然保护区,在陆地保护方面几乎在欧洲排名垫底(见信息框)。

定于今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COP15)将讨论一项旨在保护世界30%陆地和海洋的公约。

该条款被称为“30x30”,是全球行动框架协议的基石,旨在解决全球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问题。联合国于 2019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全世界约有100万个物种面临灭绝危险,除非采取措施加以防止,否则许多物种可能在几年内消失。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的宏伟目标是在2030年前阻止生物多样性减少,并在2050年前开始恢复生物多样性。

科妮莉亚·克鲁格(Cornelia Krug)说:“随着相互关联的物种不断消失,构成生命系统结构的自然功能随之消失。”她是苏黎世大学的资深科学家,与人合著的研究报告为即将在COP15大会上讨论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提供了科学依据。

“同样面临风险的还有我们的身份、归属感,以及我们的‘家园’,大自然和生物多样性共同构成了这个家园,”克鲁格说,“如果你在某个地区长大,你会记得森林的特殊气味或鸟鸣。如果生物多样性得不到保护,这一切都会消失。”

联邦环境局表示,瑞士有13.4%的领土被指定用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国际数据库protectedplanet.net估计瑞士的保护区面积约占国土面积的12%。相比之下,意大利的保护区面积占比为21%,法国28%,奥地利29%,德国37%,卢森堡约51%。

End of insertion

这张地图将 1862 年的地形图与当前的航拍图像进行了比较,显示了提契诺河的河床如何因土地复垦工程而发生改变,从而形成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

外部内容

示范生态系统

但研究人员表示,仅仅将大片土地划为保护区并不足以解决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问题。关键在于建设广泛的非同质化生态系统,每个生态系统都能够吸引某些物种并维持其生存。

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附近的马焦雷湖流域范围较广,但只有一个小而窄的出水口,水从那里缓缓流出。在该地区,季风式降雨会导致湖水位迅速上升,经常淹没自然保护区。

博莱迪马加迪诺基金会的帕托奇指出:“我们在这里发现的动植物具有特定的特征,使它们能够从容应对环境选择。”

比如说水蜘蛛(Argyroneta acquatica),这种生物在水下避难以躲避捕食者,它通过蛛网充气形成气泡在水里呼吸。

再比如矶鹬(Actitis hypoleucos),这是一种涉水鸟,在地表筑巢,洪水冲刷过后,经常躲藏在青嫩的植被附近。

水蜘蛛和矶鹬是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的两类“常驻”物种。 AFP

候鸟“加油站”

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属于国际重要湿地,因为它是众多鸟类春季从非洲向北迁徙路线上的重要一站。

低海拔沼泽地(海拔约200米)有丰富的昆虫种群。候鸟可以轻松抵达,然后为旅程中最艰难的阶段加油充电:飞越阿尔卑斯山。

克鲁格解释说:“从全球角度来看,为候鸟提供食物是[此类]地点最重要的功能。”

效仿大自然

然而,这个系统并非独立运作。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的管理需要持续的人工干预,以确保这种生态过程的持续性。帕托奇说,比如附近的河流曾经在泛滥时会形成十个天然“水池”。由于过去的土地复垦工程,这种情况已经不复存在,但可以使用挖掘机创造一个这样水池并由此催生出生物群落。

目前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的芦苇床修复工作正在进行中,那里的灰柳树如今茁壮成长。芦苇和柳树都是保护区的典型植被,科学家发现,芦苇丛对瑞士的关键物种来说是更好的栖息场所。

博莱迪马加迪诺在1974年被宣布为保护区,但就在其中心地带提契诺河口,有一家公司长期在那里开采沙石和加工水泥-这不符合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规则! 30多年后,在媒体、政治家和联邦法院的干预下,该公司才于2006年转移到其他地方。之后该河口的重新开放,提契诺州和Bolle di Magadino基金也因此赢得了 "2011年水道奖"。 Keystone / Karl Mathis

飞机和飞鸟

帕托奇也在从事一种独特的“外交”活动。瑞士人口稠密,因此必须不断在保护区及其动植物的利益与人类利益之间进行权衡,并有效地保护前者。

在当地,生物学家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附近的机场。博莱迪马加迪诺基金会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航班频次与将在保护区降落的候鸟数量之间存在直接相关性。

飞机的速度和轮廓容易让鸟类联想到掠食者,于是鸟儿们选择避开飞机,在飞越阿尔卑斯山之前不停下来进食和充电。帕托奇说,“结果候鸟没吃饱便再次出发,这大大增加了它们在前往繁殖地的途中死亡的可能性。”

对于两个可供参考的候鸟物种,飞机造成的干扰导致它们在再度启程前的体重增幅较以往减少了15%到25%。

机场安全指令要求将最危险的鸟类从飞机起降轨迹上清除,以防止“鸟击”事故。帕托奇担心,一旦发生致命的鸟击事故,政府当局将别无选择,要么关闭机场,要么撤销保护区。

“幸运的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严重事故,但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很可能要决定机场和保护区孰去孰留,”他说。

图片说明:离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约500米处有一个机场。这是一个军民两用机场,同时也是REGA直升机救援服务基地。每年,该机场的起降次数在3万次至5万次之间。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Bella

联邦政府正在研究一项新的机场运营条例,充分考虑机场与自然保护区的共存问题,与此同时政府也在研究机场基础设施扩建项目。目前尚未找到一个折衷方案。

水位之争

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还必须应对与邻国意大利的矛盾,马焦雷湖约80%的面积位于意大利境内。长期以来的矛盾使附近波河河谷(Po Valley)的农业生产者与湖岸边的市政机构陷入对立。

市政希望将平均湖泊水位保持在较低水平,以防止在暴雨和突发降雨时出现洪涝风险。另一方面,农民们希望冬季湖泊水位处于高位,以保障干旱时期的农作物和牲畜用水。

此外,较高的平均水位也会影响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帕托奇解释说,春天多出的半米水会导致约60公顷的沼泽“窒息”。

为了在谈判过程中强调保护区所涉利益,帕托奇的基金会目前正在参与一项跨区域研究,利用位于数公里外的雷达监测天空中鸟类的经行情况。其目的是了解水位对候鸟在该地区停留觅食的决定有何影响。

应对气候变化的保证

让生物多样性在博莱迪马加迪诺保护区和瑞士-意大利边界地区得到发展,不仅与鸟类学家关心的利益有关。剩下的少数几个可以观察到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地方正受到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的威胁。

克鲁格说:“随着气温升高,物种活动将面临时间错位风险。例如,鸟类决定迁移的时间与昆虫和食物大量存在的时间不一致。”动植物也可能难以抵御气候变化导致的越来越频繁的极端事件,如风暴、山体滑坡、火灾和长期干旱。

如果维护得当,具备生物多样性的湿地也能够为防止气候破坏提供保障。例如,克鲁格说:“湿地可以收集多余的水,保护周围地区免受洪水侵袭,还可以吸收大气中多余的二氧化碳,并将其储存在植被和土壤中。”

帕托奇表示:“生物多样性越丰富,生态系统的适应力就越强。如果生物多样性丧失,那么生态系统就会僵化崩溃。”

(译自英文:中文编辑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