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贸易枢纽做调整,为要适应战时新现实

日内瓦(上图)与楚格是瑞士两个主要的俄罗斯商品-如原油、谷物及植物油等-的交易地点。 © Keystone / Leandre Duggan

自从2月28日瑞士采纳历史性举措,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从而与欧美保持一致步调,瑞士国内的商品贸易生态体系-俄罗斯商品出口的一个关键部分-也不得不进行调整。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05日 - 09:00

瑞士国土面积虽小,却经营着四分之三的俄罗斯原油及石油产品,直到最近,这里还曾是富争议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号的总部所在地。最新报道透露,受制裁直接影响,设在楚格的北溪2号公司3月1日已将其140多名员工全部裁员。

瑞士也是俄罗斯和乌克兰谷物及植物油贸易的主要枢纽。此地的专业化银行服务向贸易商提供信用贷款,船运公司则是贸易体系中的另一个重要环节。

外部内容

在瑞士总统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宣布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瑞士将立即冻结俄罗斯资产之后,许多贸易商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正在评估形势,将遵守国际制裁规定。

尽管如此,当前局势意味着他们的业务正经受打击,这包括能否获得商品来源、信用贷款、保险及船运服务。

“既然我们无法向不再属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支付系统(SWIFT)的俄罗斯银行电汇款项,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怎样才能继续和他们开展贸易?”瑞士贸易与船运协会(STSA)秘书长佛罗伦斯·舒尔希(Florence Schurch)问道。这家协会是该行业的游说组织。

除了加拿大在3月1日这天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国际制裁尚未专门针对大宗商品,目的是限制对消费者造成的价格影响。但最近采取的一些措施,如将部分俄罗斯银行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支付系统中移除,及防止俄罗斯央行部署其储备等,却增加了和俄方商品供应商开展贸易的难度。

外部内容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和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是向商品贸易商提供信用贷款的两家关键性银行,但2月28日这两家银行均宣布,将停止向对俄贸易提供资金。贸易商通常依靠短期信贷额度获得交易所需资金,然后在交付货物时再得到偿还。得不到这种贷款使得贸易更难做,能源产品、食品供应及金属等各种商品的船运也同时受到牵连。

荷兰ING集团与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 )也在限制对俄罗斯商品交易的信用贷款。被列入美国制裁名单上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在瑞士都设有分行,发生冲突前这两家银行也向商品贸易提供金融服务。

越来越糟的信贷困境、俄罗斯日益被孤立、卢布汇率暴跌(3月1日卢布对美元的汇率下跌30%),面对这一切,许多商品贸易公司都不愿对此置评。

战时的回应

托克(Trafigura)、嘉能可(Glencore)、维多(Vitol)、贡渥(Gunvor)等数家设在日内瓦的贸易公司都购入俄产乌拉尔原油,这种原油是欧洲精炼商的一种主要原料。而托克集团在一份电邮声明中写道:“我们会继续密切监控形势,确保我们做的任何交易都切实遵守各项规范要求及制裁规定。”

3月2日,托克宣布已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冻结了集团在俄罗斯的投资,目前正在评审在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北极Vostok Oil项目中的10%股份。本周初,英国BP公众有限公司宣布正在退出在俄罗斯石油公司19.75%的持股,而壳牌(Shell)也赶在俄罗斯颁布国家资产销售禁令前脱手了掌握的俄罗斯股份。

外部内容

与此同时,嘉能可在2月中旬透露,在其创始人被列入欧盟制裁名单后,公司已经出售了在俄罗斯一家小型原油生产商卢斯石油公司(Russneft)持有的少数份额。嘉能可还持有水力及金属业集团俄罗斯En+集团10.55%的股份,及在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另一个股权。在3月1日晚间的一份声明中,该公司表示:“我们在俄罗斯没有业务足迹,我们的贸易风险对嘉能可来说也并不重要。”

贡渥集团联合创办人格纳迪·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是俄罗斯第六富有的寡头富豪。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时,他由于和普京进行商业活动被列入美国制裁名单。他也因此于2014年出售了在贡渥公司的股份。

尽管一些能源贸易商淡化了制裁的影响,但 3月1日的报道表明俄罗斯的石油交易活动仍在进行,而作为国际基准的布兰特原油(Brent crude)价格已飙升至每桶112美元以上,这是2014年以来未出现过的水平。

什么新常态?

在商品贸易专家贾科莫·卢奇亚尼(Giacomo Luciani)看来,贸易商目前正在响应大多数西方政府的意图-不愿在能源供应减少后促使价格上涨。他们此时仍保持着俄罗斯产品的流动,尽管其交易成本变得更高。

但他预计从长远上看,这种情况会发生变化。

“将来我们会看到谨慎的行动与政策,逐步减少(西方)对俄罗斯石油与天然气的依赖,可能石油先受到影响,之后才是天然气,办法是阻止俄罗斯石油产品的出口,”卢奇亚尼分析道。

这意味着贸易商将从世界其他地区采购原油,包括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进口。由沙特阿拉伯领头的欧佩克成员国及非欧佩克国家组成的欧佩克+(OPEC+),则于3月2日同意坚持其产量的适度提高。

然而卢奇亚尼补充说,就像美国在2019年对委内瑞拉(多语)外部链接施行制裁后的时期,一些贸易商可能会看到与俄罗斯开展贸易的机遇。

“在贸易上中国和印度都很精明,不愿”为石油“支付同样价格”,一旦西方贸易商与俄罗斯的业务变得越来越难做,就会迫使俄罗斯大幅削价出口石油。“中国人肯定期待着油价大打折扣,印度人也不会例外,”卢奇亚尼指出。中国和印度都未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对谷物的压力

除了能源产品供应上的中断,总部设在瑞士的农产品贸易商也看到了制裁对贸易融资的影响,同时在乌克兰已出现生产停顿,该国的劳动者已经停止工作,或者上了前线,或者逃离冲突。

“(这些问题)将影响到每一个人,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为世界其余地区提供了大量的谷物,”舒尔希说道。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五大小麦产区,两个国家的产量之和就占全球总产量的四分之一。“软商品价格升高将会是个大问题。”

小麦和玉米价格已在飙升,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供应中断将影响食品安全,尤其是作为俄罗斯谷物大买家的中东和非洲。

“只要战争持续下去,就会有”粮食类商品供应的“瓶颈”,日内瓦大学商品贸易课程讲师伊沃·萨哈诺维奇(Ivo Sarjanovic)表示:“买家要么支付更高价格,要么转向其他来源,要么最终断货。”

贸易商已经在购买罗马尼亚的小麦和玉米及小批量的法国玉米,以在欧洲销售。产自阿根廷和乌拉圭的小麦预计也将销售到更远的市场。

船运困境

世界最大船运企业地中海航运公司(MSC)的总部就设在瑞士,而粮食及其他商品的船运困境则是对瑞士商品贸易生态体系这一环节的进一步考验。依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2021年海运回顾》报告(英)外部链接,在拥有船舶的经济体排名中,内陆国瑞士排到第13位,超过荷兰、意大利和俄罗斯。

受黑海贸易航线中断加剧影响,船运成本急剧上升。多艘船只-包括全球贸易企业嘉吉公司(Cargill)包租的一艘商船-被炮弹击中,而保险公司正在加收保险费,或干脆拒绝为开往该地区的船只承保。地中海航运公司未回应就此问题的置评请求。

舒尔希指出,不少船只被困发生战事的乌克兰港口敖德萨和马里乌波尔,一场新的船运危机正在浮现。

瑞士贸易与船运协会最后表示:“船运环节的大问题很多,尤其是我们刚刚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疫情曾造成供应的短缺。如今我们再次遭遇供应链的困境。”

(译自英语:于雷)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