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怎樣處理銀行裡的大筆贓款

在獨裁者馬可仕統治下受苦多年後,被剝奪財產的農民在馬可仕紀念碑前跳舞。這位獨裁者和他的妻子伊美黛在1986年被“人民力量”革命推翻。 Peter Charlesworth/LightRocket

長期瑞士都被認為是許多獨裁者藏匿贓款的天堂-而瑞士的銀行保密法並不是唯一原因。直到2016年,瑞士才通過了一項關於凍結和退還非法資產的法律,從此成為打擊潛在贓款的領航人,讓我們回顧一下瑞士幾起重大有關大額黑錢的事件。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3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根據世界銀行估計,發展中國家每年會有200-400億美元被貪汙官員中飽私囊。瑞士作為最大的離岸金融中心之一,長期以來一直是藏匿這些非法資金的重要地點。因為意識到這會有損聲譽,瑞士自1986年以來逐步推出了針對潛在非法資金的措施。如今,瑞士在發現和退還這些不法資金方面發揮著主導作用,這種做法被稱為資產追回。儘管如此,瑞士還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因為過去的歷史事件而受到指責。

最近,國外媒體在#SuisseSecrets(瑞士秘密)標籤下公開了一個涉及瑞士銀行瑞士信貸的醜聞:一名舉報人向《南德意志報》提供了一些帳戶數據,顯示出貪污犯、獨裁者和犯罪分子如何在瑞士藏匿他們的黑錢。

我們在這裡回顧一下那些早已曝光的案例,從中可以看出瑞士對待贓款的做法,以下這些獨裁者、總統和政客曾將他們的贓款藏在瑞士(非完整版)。

拉斐爾·特魯希略,多明尼加共和國

拉斐爾·萊昂尼達斯·特魯希略(Rafael Leonidas Trujillo)出身貧寒,他用殘酷的手段統治了多明尼加共和國30多年。雖然也取得了一些功績-減少外債和現代化發展-但他也因實施酷刑和謀殺數以千計的平民而留下了惡名。

1961年,這位獨裁者被叛軍暗殺。他的家人逃到馬德里,試圖將特魯希略的資產轉移到歐洲。他們指派授權人用部分資金買斷了兩家瑞士銀行。銀行的最高主管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多次受邀前往西班牙。該事件曝光後,瑞士聯邦委員會解雇了銀行委員會主席。當時這一醜聞在國內外都上了頭條新聞。

End of insertion
拉斐爾·L·特魯希略視察美國驅逐艦“諾福克”號,1957年。 Bettmann Archive

海爾·塞拉西,衣索比亞

1974年,衣索比亞發生了一場軍事政變。衣索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Haile Selassie)在統治44年後被迫退位。他被軟禁,並於1975年神秘死亡(有推測說,他是被用枕頭悶死,或者被乙醚迷暈後被勒死)。他的屍體被埋在皇宮裡一個廁所的地板下,幾十年後才被安葬。

新的軍政府堅稱,塞拉西貪污公款中飽私囊,在瑞士銀行擁有150億美元的財富。但是,他們並未能提供任何確鑿證據。

End of insertion
海爾·塞拉西在日內瓦一家酒店,1963年。 Keystone

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 ,伊朗

以頹廢著稱的伊朗國王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Mohammed Reza Pahlavi),與瑞士有著特殊的關聯。年輕時,他曾在日內瓦湖畔的一所寄宿學校上學。後來,他經常來瑞士度假。 1968年,他在聖莫里茨購買了一棟別墅作為他的冬季住所。他在瑞士銀行有帳戶,存有不明數額的巨款。

1971年,這位喜歡炫耀的自大狂國王,在波斯波利斯的廢墟上舉行了一個大型聚會,為此他在沙漠中建造了一個人工綠洲,並從歐洲進口了5萬隻鳴禽-這一舉動激起了飢餓的伊朗人民和穆斯林神職人員的怒火,伊斯蘭革命爆發,他逃到國外,伊朗革命政府沒收了他的資產。

新政府還希望將他在瑞士銀行中的資金 “國有化”。然而,在巴列維倒台後,瑞士並不想凍結他的資產,反將德黑蘭的新統治者依照債務追收法告上法庭,聖莫里茨的房子仍然歸巴列維家族所有。

End of insertion
巴列維和法拉皇后在加冕儀式後,1967年。 Everett Coillection

斐迪南德·馬可仕,菲律賓

幾十年的時間,菲律賓人民在獨裁者費迪南德·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的壓迫下生活。他被認為是世界上最貪腐的統治者之一,他及其家人一起掠奪菲律賓國庫。他的妻子伊美黛曾是一位選美皇后,擁有一千多雙名牌鞋(也有資料說超過3000雙),近百件貂皮大衣和幾百件晚禮服。

1986年,發生了一場平民起義。馬可仕逃到了美國。當他想從他的瑞士帳戶中提取資金時,銀行通知了瑞士政府。如果這個貪污犯能夠在菲律賓新政府對他採取法律行動之前取出資金,瑞士就有可能背上惡名。因此,瑞士提前封鎖了這些資產。馬可仕事件是一個轉折。後來,瑞士將馬可仕的數百萬美金轉入一個菲律賓封鎖帳戶,菲律賓政府對該帳戶有行使權。

End of insertion
費迪南德·馬可仕和他的妻子伊美黛,1985年。 AFP / Romeo Gacad

讓·克勞德·杜瓦利埃,海地

1957年也被親切地稱為“醫生爸爸”的醫生弗朗索瓦·杜瓦利埃(Francois Duvalier)當選為海地總統。但這個充滿希望的開始很快就變成了殘酷的現實,“醫生爸爸 ”大肆斂財,國家煙草公司的利潤直接流入他的口袋。他的特務機構殺害了數以萬計的人。

當這位“醫生爸爸”病重時,為了讓他的兒子能夠繼位修改了憲法。 1971年,“醫生爸爸”去世,“醫生寶寶”成為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元首,年僅19歲。這兩個醫生將國家的經濟帶到了低谷。

1986年,海地爆發騷亂。 “小醫生”逃到了法國。應海地的要求,瑞士凍結了杜瓦利埃的資金。

由於海地的局勢仍然不穩定,沒有對杜瓦利埃提起刑事訴訟。因為時效問題,瑞士不能提供法律援助或退還款項,而這種情況對瑞士不利。

瑞士快速推出一項法律,在沒有刑事定罪的情況下也可以沒收顯而易見的非法資產。來自“醫生寶寶”的數百萬美元被沒收,但多年來一直無法退還,瑞士目前希望通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項目來歸還這筆錢。

End of insertion
讓·克勞德·杜瓦利埃被任命為海地總統的繼承人,1971年。 Bettmann Archive

穆薩·特拉奧雷,馬利

由於1968年的軍事政變,穆薩·特拉奧雷(Moussa Traoré)成為馬利的國家元首。在他統治的幾十年裡,貪腐、酷刑和謀殺反對派成員事件時有發生。 1991年,一場軍事政變將特拉奧雷趕下台。

從1991年起,馬利對特拉奧雷挪用公款中飽私囊的行為展開調查,並向瑞士提出法律援助請求。特拉奧雷和他的妻子瑪麗亞姆被馬利法院判處死刑,後來又被赦免。

1997年,瑞士向馬利退還了390萬瑞郎。雖然相比之下,這只是一筆不大的數目。但該案例卻具有歷史意義。瑞士向馬利新政府支付了在法律互助程序中代表馬利的律師事務所的費用。這是第一次可以通過正常的法律援助管道向一個非洲國家返款。

End of insertion
穆薩·特拉奧雷在亞的斯亞貝巴舉行的非洲統一組織首腦會議上,1985年。 AFP

勞爾·薩利納斯,墨西哥

薩利納斯兄弟在很小的時候就因一次 “意外”而出名。這兩位兄弟分別在5歲和3歲時,與一個大男孩玩耍時發現了一把上了膛的槍,一聲槍響之後年僅12歲女傭Manuela當場斃命。

1988年,卡洛斯·薩利納斯(Carlos Salinas)成為墨西哥總統。而他的兄弟勞爾則正在與販毒集團做生意,並賺取了上億美元。為了不讓這些犯罪活動曝光,據稱他在1995年下令暗殺了執政黨的秘書長-他自己的妹夫。

當勞爾·薩利納斯(Raul Salinas)入獄之後,他的妻子來到日內瓦的一家銀行想要提取一大筆錢。但銀行提前得到警告,薩利納斯的妻子當場被捕,資金被沒收。

薩利納斯在2005年被宣告謀殺罪名不成立,然而,根據瑞士的調查,存放在瑞士的資金部分是來自非法行為。因此,在2008年,瑞士向墨西哥退還了7400萬美元。

End of insertion
1994年,墨西哥前總統卡洛斯·薩利納斯的兄弟勞爾·薩利納斯在墨西哥城。 AFP

蒙博托·塞塞·塞科,剛果民主共和國

蒙博托·塞塞·塞科(Mobutu Sese Seko)在1965年-1997年期間是剛果民主共和國(當時的紮伊爾)的獨裁總統。他通過銅、鈷、鑽石和黃金的貿易致富。當扎伊爾飽受飢餓和疾病的煎熬時,這位獨裁者卻包租協和式飛機前往巴黎購物,並在世界各地購買城堡-包括在瑞士的一座豪宅。

扎伊爾反對派的代表在1997年向瑞士提交了一份司法援助請求。他們要求凍結蒙博託的所有財產,懷疑蒙博託有貪污和挪用公款等行徑。當反對派領導人就任扎伊爾總統時,瑞士提前凍結了蒙博托及其家人的資產。

但新的統治者並未能依法對蒙博托進行刑事訴訟。來自瑞士的援助提議遭拒絕。出於時效性的原因,2009年,這些被凍結的資金被退還給蒙博託的繼承人。

End of insertion
1983年5月,聯邦委員皮埃爾-奧貝爾(右)在伯恩接待蒙博托·塞塞·塞科。 Keystone

薩尼·阿巴查,尼日

1993年-1998年,薩尼·阿巴查(Sani Abacha)以暴力的手段統治尼日,許多反對派代表遭到這位軍事獨裁者的處決。根據不同的推測,阿巴查和他的追隨者從尼日利亞的石油收入中挪走了10-50億美元的資金。一些錢最終落在瑞士銀行帳戶上。 1998年,這位獨裁者意外去世,年僅54歲。他在與三個從迪拜偷渡過來的印度妓女縱慾時,由於服用了過量的威而鋼而導致心髒病發作死亡。瑞士向尼日利亞共退還7億多美元-這是世界資產追回案例中的最高金額。

End of insertion
薩尼·阿巴查在塞拉利昂,1998年。 Keystone / James Fasuekoi

弗拉迪米羅-蒙特西諾斯,秘魯

剛開始聽起來充滿希望:“我們應該用努力得來的現代化發展造福窮人,”這是1990年,農業工程師阿爾貝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在秘魯競選總統時說的話。

然而,在他執政的十年中,卻出現了屠殺平民、侵犯人權和貪污等行為。他的特務頭子弗拉迪米羅·蒙特西諾斯(Vladimiro Montesinos)在此有重要關係。

2000年,當一次貪污事件被曝光後,藤森從日本通過傳真宣布辭職。他逃到國外,但在委內瑞拉被捕並被引渡回秘魯。

瑞士因涉嫌洗錢而封鎖了蒙特西諾的資金。該案涉及的金額約為2億瑞郎,存在不同的銀行帳戶中。

秘魯是第一個因為主動採取追款措施而順利得到歸還款的國家。 2002年,瑞士向秘魯退還了第一筆7750萬美元的資金。 2006年和2017年又分別進行了轉帳。 2020年,瑞士與秘魯就最後一百萬退款的利用達成協議,這些資金流向秘魯的項目中,用於加強法治和打擊貪腐。

藤森和蒙特西諾斯在秘魯的監獄中服刑。

End of insertion
1999年,弗拉迪米羅·蒙特西諾斯在利馬由秘魯軍官陪同視察。 AFP

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哈薩克斯坦

來自貧困家庭,鋼鐵工人出身的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sarbajew)擔任哈薩克斯坦總統29年,在這段時間裡,他的家人、他本人和他周邊的人都從國家豐富的礦產資源的收入中獲利。

但是財富似乎並未讓他們感到幸福,納扎爾巴耶夫家族荒淫無極的故事更勝過一部狗血劇:2020年,納扎爾巴耶夫的孫子Aisultan在Facebook上聲稱,他不僅是納扎爾巴耶夫的孫子,還是他的兒子。納扎爾巴耶夫與自己的女兒Dariga一起生下了他。除此之外這個國家的精英階層也過著貪腐的生活,吸毒者Aisultan在同年死於心臟衰竭。這並不是這個家族唯一的死亡事件,Aisultan的合法父親Rachat Alijew被發現吊死在奧地利的一個牢房中;他的情人則神秘地從她的公寓窗戶跳下;她的丈夫死於一場車禍。等等,我們在這裡就不做贅述了。

瑞士在千禧年之際已經封鎖了納扎爾巴耶夫的帳戶。瑞士是在偶然的機會發現了這筆很有可能是貪污贓款的高達1.15億美元的款項。然而現在的問題是:納扎爾巴耶夫還在任,瑞士怎麼把錢退還給哈薩克斯坦?

2007年,在世界銀行的參與下,一個獨立的哈薩克斯坦基金會成立,以支持哈薩克斯坦的貧困家庭。瑞士將這筆資金轉移到這個基金會的帳號上。之後的一筆4800萬美元的資金用於世界銀行的項目,用於造福哈薩克斯坦人民。

納扎爾巴耶夫在2019年下台,但仍以“國家領導人”身份出面。而2022年1月因為天然氣價格上漲導致暴動,他就突然間消失了。順便提一句,納扎爾巴耶夫家族在瑞士也擁有幾處房產。

End of insertion
2005年12月,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在阿斯塔納。 Keystone / Sergei Grits

胡斯尼·穆巴拉克,埃及

在2011年所謂的“阿拉伯之春”期間,數以萬計的人走上了街頭。他們對自己的生活狀況不滿,懷疑政治精英們從國家利益中,中飽私囊。

瑞士聯邦委員會做出了及時反應,提前對埃及高層在瑞士的資產投資予以封鎖。其中包括埃及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的資金-在他宣布辭職30分鐘後。最初涉及4.1億瑞郎,後來上升到約7億美元。

但埃及的局勢不穩,法律援助失敗。 2017年,穆巴拉克在最後一審中被埃及最高法院宣告無罪。瑞士政府解除了對穆巴拉克的資金封鎖。

End of insertion
2002年,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開羅與利比亞領導人穆阿邁爾·卡扎菲在一起。 Keystone / Amr Nabil

洛朗·巴博,象牙海岸

洛朗·巴博曾擔任象牙海岸總統達十年之久,2010年他不接受自己在總統選舉中的失敗,拒絕將權力移交給選舉獲勝者。因而出現了動亂和暴力,大約有3000人遭殺害。

巴博於2011年被捕,瑞士封鎖了這位前總統及其黨羽的7000萬瑞郎資產。

象牙海岸將巴博引渡到國際刑事法院,他是首位在海牙國際法庭受審的國家元首。然而,2019年國際法院出人意料地宣布巴博無罪。而這並未澄清在他在瑞士的資金是否來自合法管道。

End of insertion
2010年,洛朗·巴博在像牙海岸阿比讓舉行的競選集會上。 Keystone / Rebecca Blackwell

古爾諾拉·卡麗莫娃,烏茲別克斯坦

古爾諾拉·卡麗莫娃(Gulnara Karimowa)是烏茲別克斯坦長期統治者伊斯蘭-卡麗莫夫(Islam Karimowa)的女兒,這位統治者於2016年去世。兼外交官、時裝設計師和歌手於一身的古爾諾拉·卡麗莫娃被認為是其父親的指定繼承人。但2013年,她在自己的家庭中失寵,被指控接受了國際電信公司10億美元的賄賂,用於發放烏茲別克斯坦的移動電話許可證。

早在2012年,瑞士就凍結了卡麗莫娃帳戶中的8億瑞郎。瑞士希望在聯合國信託基金的幫助下向烏茲別克斯坦退還3.4億瑞郎。瑞士外交部目前正在就一項協議進行談判。瑞士總檢察院正在努力阻止卡麗莫娃拿回部分凍結資金。如今這位49歲的女性正在烏茲別克斯坦的監獄中服刑。

End of insertion
古爾諾拉·卡麗莫娃在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幹的Ichan-Qala酒店,2012年。 Yves Forestier/Getty Images

维克多·亚努科维奇,乌克兰

这个人对引发当前的乌克兰战争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维克多·亚努科维奇领导的亲俄政府在2013年停止了计划中与欧盟的联合协议。这触怒了那部分希望与西方更紧密联系的人。因此出现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亚努科维奇总统逃往俄罗斯。

瑞士提前冻结了亚努科维奇大约7000万美元在瑞士银行的资金,亚努科维奇和他的追随者被怀疑动用职权,从乌克兰国家经济利益中受益。

乌克兰《真理报》2022年3月初报道,亚努科维奇目前在明斯克,时刻准备着被俄罗斯任命为乌克兰新总统。

End of insertion
維克多·亞努科維奇在克里米亞當選烏克蘭總統前不久,2010年。 Keystone / Andriy Mosienko

納吉布·拉扎克,馬來西亞

納吉布·拉扎克是2009-2018年馬來西亞的總理。他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國父的形象,並設立了一個基金(1MDB)來促進馬來西亞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數十億的納稅人的錢流入該基金。 6年後,該基金卻負債累累。

2015年秋季,瑞士總檢察院開始著手調查,因為部分挪用的資金被發現在瑞士銀行帳戶上轉帳。

2021年,拉扎克因與基金會1MDB有關的貪腐行為而在馬來西亞被判處12年監禁。他已經提出了上訴。

與以往不同,瑞士尚未向馬來西亞退還被封鎖的數百萬美元資金。

End of insertion
2018年,納吉布·拉扎克在馬來西亞蘭卡威接受采訪。 Reuters / Edgar Su

來源:瑞士外交部、《Public Eye外部链接》和Balz Bruppacher,《新蘇黎世報》記者,“獨裁者的藏寶箱-瑞士怎樣對待潛在黑錢”,2020年。

(譯自德文:楊煦冬)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