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怎样处理银行里的大笔赃款

在独裁者马科斯统治下受苦多年后,被剥夺财产的农民在马科斯纪念碑前跳舞。这位独裁者和他的妻子伊梅尔达在1986年被“人民力量”革命推翻。 Peter Charlesworth/LightRocket

很长一段时间,瑞士都被认为是许多独裁者藏匿赃款的天堂-而瑞士的银行保密法并不是唯一原因。直到2016年,瑞士才通过了一项关于冻结和退还非法资产的法律,从此成为打击潜在赃款的领航人,让我们回顾一下瑞士几起重大有关大额黑钱的事件。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3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根据世界银行估计,发展中国家每年会有200-400亿美元被腐败官员中饱私囊。瑞士作为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之一,长期以来一直是藏匿这些非法资金的重要地点。因为意识到这会有损声誉,瑞士自1986年以来逐步推出了针对潜在非法资金的措施。如今,瑞士在发现和退还这些不法资金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这种做法被称为资产追回。尽管如此,瑞士还是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过去的历史事件而受到指责。

最近,国外媒体在#SuisseSecrets(瑞士秘密)标签下公开了一个涉及瑞士银行瑞士信贷的丑闻:一名举报人向《南德意志报》提供了一些账户数据,显示出贪污犯、独裁者和犯罪分子如何在瑞士藏匿他们的黑钱。

我们在这里回顾一下那些早已曝光的案例,从中可以看出瑞士对待赃款的做法。

拉斐尔·特鲁希略,多米尼加共和国

拉斐尔·莱昂尼达斯·特鲁希略(Rafael Leonidas Trujillo)出身贫寒,他用残酷的手段统治了多米尼加共和国30多年。虽然也取得了一些功绩-减少外债和现代化发展-但他也因实施酷刑和谋杀数以千计的平民而留下了恶名。

1961年,这位独裁者被叛军暗杀。他的家人逃到马德里,试图将特鲁希略的资产转移到欧洲。他们指派授权人用部分资金买断了两家瑞士银行。银行的最高主管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多次受邀前往西班牙。该事件曝光后,瑞士联邦委员会解雇了银行委员会主席。当时这一丑闻在国内外都上了头条新闻。

End of insertion
拉斐尔·L·特鲁希略视察美国驱逐舰“诺福克”号,1957年。 Bettmann Archive

海尔·塞拉西,埃塞俄比亚

1974年,埃塞俄比亚发生了一场军事政变。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Haile Selassie)在统治44年后被迫退位。他被软禁,并于1975年神秘死亡(有推测说,他是被用枕头闷死,或者被乙醚迷晕后被勒死)。他的尸体被埋在皇宫里一个厕所的地板下,几十年后才被安葬。

新的军政府坚称,塞拉西贪污公款中饱私囊,在瑞士银行拥有150亿美元的财富。但是,他们并未能提供任何确凿证据。

End of insertion
海尔·塞拉西在日内瓦一家酒店,1963年。 Keystone

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 ,伊朗

以颓废著称的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ed Reza Pahlavi),与瑞士有着特殊的关联。年轻时,他曾在日内瓦湖畔的一所寄宿学校上学。后来,他经常来瑞士度假。 1968年,他在圣莫里茨购买了一栋别墅作为他的冬季住所。他在瑞士银行有账户,存有不明数额的巨款。

1971年,这位喜欢炫耀的自大狂国王,在波斯波利斯的废墟上举行了一个大型聚会,为此他在沙漠中建造了一个人工绿洲,并从欧洲进口了5万只鸣禽-这一举动激起了饥饿的伊朗人民和穆斯林神职人员的怒火,伊斯兰革命爆发,他逃到国外,伊朗革命政府没收了他的资产。

新政府还希望将他在瑞士银行中的资金 “国有化”。然而,在巴列维倒台后,瑞士并不想冻结他的资产,反将德黑兰的新统治者依照债务追收法告上法庭,圣莫里茨的房子仍然归巴列维家族所有。

End of insertion
巴列维和法拉皇后在加冕仪式后,1967年。 Everett Coillection

斐迪南德·马科斯,菲律宾

几十年的时间,菲律宾人民在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压迫下生活。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腐败的统治者之一,他及其家人一起掠夺菲律宾国库。他的妻子伊梅尔达曾是一位选美皇后,拥有一千多双名牌鞋(也有资料说超过3000双),近百件貂皮大衣和几百件晚礼服。

1986年,发生了一场平民起义。马科斯逃到了美国。当他想从他的瑞士账户中提取资金时,银行通知了瑞士政府。如果这个贪污犯能够在菲律宾新政府对他采取法律行动之前取出资金,瑞士就有可能背上恶名。因此,瑞士提前封锁了这些资产。马科斯事件是一个转折。后来,瑞士将马科斯的数百万美金转入一个菲律宾封锁账户,菲律宾政府对该账户有行使权。

End of insertion
费迪南德·马科斯和他的妻子伊梅尔达,1985年。 AFP / Romeo Gacad

让·克劳德·杜瓦利埃,海地

1957年也被亲切地称为“医生爸爸”的医生弗朗索瓦·杜瓦利埃(Francois Duvalier)当选为海地总统。但这个充满希望的开始很快就变成了残酷的现实,“医生爸爸 ”大肆敛财,国家烟草公司的利润直接流入他的腰包。他的特务机构杀害了数以万计的人。

当这位“医生爸爸”病重时,为了让他的儿子能够继位修改了宪法。1971年,“医生爸爸”去世,“医生宝宝”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元首,年仅19岁。这两个医生将国家的经济带到了低谷。

1986年,海地爆发骚乱。“小医生”逃到了法国。应海地的要求,瑞士冻结了杜瓦利埃的资金。

由于海地的局势仍然不稳定,没有对杜瓦利埃提起刑事诉讼。因为时效问题,瑞士不能提供法律援助或退还款项,而这种情况对瑞士不利。

瑞士快速推出一项法律,在没有刑事定罪的情况下也可以没收显而易见的非法资产。来自“医生宝宝”的数百万美元被没收,但多年来一直无法退还,瑞士目前希望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来归还这笔钱。

End of insertion
让·克劳德·杜瓦利埃被任命为海地总统的继承人,1971年。 Bettmann Archive

穆萨·特拉奥雷,马里

由于1968年的军事政变,穆萨·特拉奥雷(Moussa Traoré)成为马里的国家元首。在他统治的几十年里,腐败、酷刑和谋杀反对派成员事件时有发生。1991年,一场军事政变将特拉奥雷赶下台。

从1991年起,马里对特拉奥雷挪用公款中饱私囊的行为展开调查,并向瑞士提出法律援助请求。特拉奥雷和他的妻子玛丽亚姆被马里法院判处死刑,后来又被赦免。

1997年,瑞士向马里退还了390万瑞郎。虽然相比之下,这只是一笔不大的数目。但该案例却具有历史意义。瑞士向马里新政府支付了在法律互助程序中代表马里的律师事务所的费用。这是第一次可以通过正常的法律援助渠道向一个非洲国家返款。

End of insertion
穆萨·特拉奥雷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上,1985年。 AFP

劳尔·萨利纳斯,墨西哥

萨利纳斯兄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一次 “意外”而出名。这两位兄弟分别在5岁和3岁时,与一个大男孩玩耍时发现了一把上了膛的枪,一声枪响之后年仅12岁女佣Manuela当场毙命。

1988年,卡洛斯·萨利纳斯(Carlos Salinas)成为墨西哥总统。而他的兄弟劳尔则正在与贩毒集团做生意,并赚取了上亿美元。为了不让这些犯罪活动曝光,据称他在1995年下令暗杀了执政党的秘书长-他自己的妹夫。

当劳尔·萨利纳斯(Raul Salinas)入狱之后,他的妻子来到日内瓦的一家银行想要提取一大笔钱。但银行提前得到警告,萨利纳斯的妻子当场被捕,资金被没收。

萨利纳斯在2005年被宣告谋杀罪名不成立,然而,根据瑞士的调查,存放在瑞士的资金部分是来自非法行为。因此,在2008年,瑞士向墨西哥退还了7400万美元。

End of insertion
1994年,墨西哥前总统卡洛斯·萨利纳斯的兄弟劳尔·萨利纳斯在墨西哥城。 AFP

蒙博托·塞塞·塞科,刚果民主共和国

蒙博托·塞塞·塞科(Mobutu Sese Seko)在1965年-1997年期间是刚果民主共和国(当时的扎伊尔)的独裁总统。他通过铜、钴、钻石和黄金的贸易致富。当扎伊尔饱受饥饿和疾病的煎熬时,这位独裁者却包租协和式飞机前往巴黎购物,并在世界各地购买城堡-包括在瑞士的一座豪宅。

扎伊尔反对派的代表在1997年向瑞士提交了一份司法援助请求。他们要求冻结蒙博托的所有财产,怀疑蒙博托有贪污和挪用公款等行径。当反对派领导人就任扎伊尔总统时,瑞士提前冻结了蒙博托及其家人的资产。

但新的统治者并未能依法对蒙博托进行刑事诉讼。来自瑞士的援助提议遭拒绝。出于时效性的原因,2009年,这些被冻结的资金被退还给蒙博托的继承人。

End of insertion
1983年5月,联邦委员皮埃尔-奥贝尔(右)在伯尔尼接待蒙博托·塞塞·塞科。 Keystone

萨尼·阿巴查,尼日利亚

1993年-1998年,萨尼·阿巴查(Sani Abacha)以暴力的手段统治尼日利亚,许多反对派代表遭到这位军事独裁者的处决。根据不同的推测,阿巴查和他的追随者从尼日利亚的石油收入中挪走了10-50亿美元的资金。一些钱最终落在瑞士银行账户上。1998年,这位独裁者意外去世,年仅54岁。他在与三个从迪拜偷渡过来的印度妓女纵欲时,由于服用了过量的伟哥而导致心脏病发作死亡。瑞士向尼日利亚共退还7亿多美元-这是世界资产追回案例中的最高金额。

End of insertion
萨尼·阿巴查在塞拉利昂,1998年。 Keystone / James Fasuekoi

弗拉迪米罗-蒙特西诺斯,秘鲁

刚开始听起来充满希望:“我们应该用努力得来的现代化发展造福穷人,”这是1990年,农业工程师阿尔贝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在秘鲁竞选总统时说的话。

然而,在他执政的十年中,却出现了屠杀平民、侵犯人权和贪污等现象。他的特务头子弗拉迪米罗·蒙特西诺斯(Vladimiro Montesinos)在此起了重要的作用。

2000年,当一次贪污事件被曝光后,藤森从日本通过传真宣布辞职。他逃到国外,但在委内瑞拉被捕并被引渡回秘鲁。

瑞士因涉嫌洗钱而封锁了蒙特西诺的资金。该案涉及的金额约为2亿瑞郎,存在不同的银行账户中。

秘鲁是第一个因为主动采取追款措施而顺利得到归还款的国家。2002年,瑞士向秘鲁退还了第一笔7750万美元的资金。2006年和2017年又分别进行了转账。2020年,瑞士与秘鲁就最后一百万退款的利用达成协议,这些资金流向秘鲁的项目中,用于加强法治和打击腐败。

藤森和蒙特西诺斯在秘鲁的监狱中服刑。

End of insertion
1999年,弗拉迪米罗·蒙特西诺斯在利马由秘鲁军官陪同视察。 AFP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哈萨克斯坦

来自贫困家庭,钢铁工人出身的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sarbajew)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统29年,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家人、他本人和他周边的人都从国家丰富的矿产资源的收入中受益。

但是财富似乎并未让他们感到幸福,纳扎尔巴耶夫家族荒淫无极的故事更胜过一部狗血剧:2020年,纳扎尔巴耶夫的孙子Aisultan在Facebook上声称,他不仅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孙子,还是他的儿子。纳扎尔巴耶夫与自己的女儿Dariga一起生下了他。除此之外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也过着腐败的生活,吸毒者Aisultan在同年死于心脏衰竭。这并不是这个家族唯一的死亡事件,Aisultan的合法父亲Rachat Alijew被发现吊死在奥地利的一个牢房中;他的情人则神秘地从她的公寓窗户跳下;她的丈夫死于一场车祸。等等,我们在这里就不做赘述了。

瑞士在千禧年之际已经封锁了纳扎尔巴耶夫的账户。瑞士是在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笔很有可能是贪污赃款的高达1.15亿美元的款项。然而现在的问题是:纳扎尔巴耶夫还在任,瑞士怎么把钱退还给哈萨克斯坦?

2007年,在世界银行的参与下,一个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基金会成立,以支持哈萨克斯坦的贫困家庭。瑞士将这笔资金转移到这个基金会的账号上。之后的一笔480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世界银行的项目,用于造福哈萨克斯坦人民。

纳扎尔巴耶夫在2019年下台,但仍以“国家领导人”身份出面。而2022年1月因为天然气价格上涨导致暴动,他就突然间消失了。顺便提一句,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在瑞士也拥有几处房产。

End of insertion
2005年12月,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阿斯塔纳。 Keystone / Sergei Grits

胡斯尼·穆巴拉克,埃及

在2011年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期间,数以万计的人走上了街头。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状况不满,怀疑政治精英们从国家利益中,中饱私囊。

瑞士联邦委员会做出了及时反应,对埃及高层在瑞士的资产投资予以封锁。其中包括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及其党羽的资金-在他宣布辞职30分钟后。最初涉及4.1亿瑞郎,后来上升到约7亿美元。

但埃及的局势不稳,法律援助失败。2017年,穆巴拉克在最后一审中被埃及最高法院宣告无罪。瑞士政府解除了对穆巴拉克部分资金的封锁。

瑞士联邦检察院目前仍在针对埃及高官参与犯罪集团及洗钱的行为进行刑事诉讼,该案涉及五个人,其中包括现已去世的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的两个儿子,被封锁的资金总额约为4亿瑞郎。

*2022年10月7日更新:瑞士联邦检察院后来终止了针对该五人的刑事诉讼程序并解封了之前封锁的4亿瑞郎资金。

10月19日更新:针对胡斯尼·穆巴拉克的后人向 SWI swissinfo.ch监察机构的投诉,我们将文章中一句话删除

End of insertion
2002年,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开罗与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在一起。 Keystone / Amr Nabil

洛朗·巴博,象牙海岸

洛朗·巴博曾担任象牙海岸总统达十年之久,2010年他不接受自己在总统选举中的失败,拒绝将权力移交给选举获胜者。因而出现了动乱和暴力,大约有3000人遭杀害。

巴博于2011年被捕,瑞士封锁了这位前总统及其党羽的7000万瑞郎资产。

象牙海岸将巴博引渡到国际刑事法院,他是首位在海牙国际法庭受审的国家元首。然而,2019年国际法院出人意料地宣布巴博无罪。而这并未澄清在他在瑞士的资金是否来自合法渠道。

End of insertion
2010年,洛朗·巴博在象牙海岸阿比让举行的竞选集会上。 Keystone / Rebecca Blackwell

古尔诺拉·卡丽莫娃,乌兹别克斯坦

古尔诺拉·卡丽莫娃(Gulnara Karimowa)是乌兹别克斯坦长期统治者伊斯兰-卡丽莫夫(Islam Karimowa)的女儿,这位统治者于2016年去世。兼外交官、时装设计师和歌手于一身的古尔诺拉·卡丽莫娃被认为是其父亲的指定继承人。但2013年,她在自己的家庭中失宠,被指控接受了国际电信公司10亿美元的贿赂,用于发放乌兹别克斯坦的移动电话许可证。

早在2012年,瑞士就冻结了卡丽莫娃账户中的8亿瑞郎。瑞士希望在联合国信托基金的帮助下向乌兹别克斯坦退还3.4亿瑞郎。瑞士外交部目前正在就一项协议进行谈判。瑞士总检察院正在努力阻止卡丽莫娃拿回部分冻结资金。如今这位49岁的女性正在乌兹别克斯坦的监狱中服刑。

End of insertion
古尔诺拉·卡丽莫娃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的Ichan-Qala酒店,2012年。 Yves Forestier/Getty Images

维克多·亚努科维奇,乌克兰

这个人对引发当前的乌克兰战争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维克多·亚努科维奇领导的亲俄政府在2013年停止了计划中与欧盟的联合协议。这触怒了那部分希望与西方更紧密联系的人。因此出现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亚努科维奇总统逃往俄罗斯。

瑞士提前冻结了亚努科维奇大约7000万美元在瑞士银行的资金,亚努科维奇和他的追随者被怀疑动用职权,从乌克兰国家经济利益中受益。

乌克兰《真理报》2022年3月初报道,亚努科维奇目前在明斯克,时刻准备着被俄罗斯任命为乌克兰新总统。

End of insertion
维克多·亚努科维奇在克里米亚当选乌克兰总统前不久,2010年。 Keystone / Andriy Mosienko

纳吉布·拉扎克,马来西亚

纳吉布·拉扎克是2009-2018年马来西亚的总理。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国父的形象,并设立了一个基金(1MDB)来促进马来西亚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数十亿的纳税人的钱流入该基金。6年后,该基金却负债累累。

2015年秋季,瑞士总检察院开始着手调查,因为部分挪用的资金被发现在瑞士银行账户上转账。

2021年,拉扎克因与基金会1MDB有关的腐败行为而在马来西亚被判处12年监禁。他已经提出了上诉。

与以往不同,瑞士尚未向马来西亚退还被封锁的数百万美元资金。

End of insertion
2018年,纳吉布·拉扎克在马来西亚兰卡威接受采访。 Reuters / Edgar Su

来源:瑞士外交部、《Public Eye外部链接》和Balz Bruppacher,《新苏黎世报》记者,“独裁者的藏宝箱-瑞士怎样对待潜在黑钱”,2020年。 

(译自德文:杨煦冬)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