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到底有多中立?

瑞士希望“与欧洲同步,但保持独立”

2022年2月28日,Pascale Baeriswyl在联合国大会关于乌克兰的紧急辩论会中发言。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自从瑞士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以来,其他国家的人都认为瑞士放弃了中立,这是误解吗?就此我们采访了瑞士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Pascale Baeriswyl。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16日 - 10:55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其他国家,人们将瑞士的制裁决定理解为放弃中立。这是不是您最近几天要不断澄清的一个误解?

Pascale Baeriswyl:这很正常,因为人们对瑞士的中立了解并不很深。我们经常要向人们解释-瑞士的中立和红十字会的中立有所区别,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但的确,在目前这种紧张的国际形势下,我们要更多地面对这样的情况。

但瑞士似乎明显不再被看作中立国了,俄罗斯已被瑞士列入“不友好国家”名单。您不得不承认,这种自由的中立政策,对瑞士的中立产生了很大影响?

瑞士的中立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目前我没有得到任何信号,我们不再被看作是中立国了。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对于瑞士在这种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的行为所持的态度,有着非常正面的反应,而且这种肯定不仅来自西方国家。因此我相信,瑞士会一如既往被看作是一个可靠的中立斡旋者,为此我们每天都在努力。

Pascale Baeriswyl. ©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如果瑞士明显向欧盟靠拢-就像这次采取制裁行动这样-那么瑞士是否会在国际上被视为一个 “轻量级成员”,而不是一个实行中立的国家?

瑞士无论从地理位置、文化和价值观上都处于欧洲的中心。20多年来,瑞士经常采用欧盟的制裁制度。

在纽约这里,瑞士也是联合国西方小组的一员。然而,瑞士从不与欧盟一起发布联合声明,而总是充当搭建桥梁的角色,有时也会在欧盟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以这个身份出现。

这种区别,即“与欧洲同步,但保持独立”,也在联合国受到认可。一般情况下这种身份是一种优势,但有时也会有这种感觉-我们不如欧盟成员国有分量。

与奥地利、芬兰或瑞典相比,非欧盟成员国在斡旋工作中还是一种优势吗?

目前,世界上的冲突比比皆是,所有中立国都有用武之处,竞争不值得提倡。大多数情况下,根据不同的情形,某个调解国的情况比另一个更适合承担调解工作。斡旋工作也常常被结合在一起完成,例如,某个国家将其特长用于停火协议,另一个国家则在进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上提供帮助。

挪威和瑞士不是欧盟成员国,这一点常常(但并不总是)被看作是一种优势。而我们的日内瓦,既是联合国的欧洲办事处所在地又具有人道主义和创新的环境,对瑞士来说是独一无二的长处。

瑞士的中立在国外常常被视为是维护自身经济利益的挡箭牌。那么瑞士如何发挥调解人的作用?

当瑞士在经济或其他方面出现逾越法律规则的行为时,总是要面对声誉受损的风险,这对所有其他国家都一样。在联合国这里,瑞士的中立未被视为挡箭牌,相反,我们享有良好的信誉。

但是,在实施制裁后,瑞士是否仍有机会担任乌克兰战争的调解人?

出于可理解的原因,我不能说得太具体。现在重要的是,必须尽快停止交战,否则对深陷其中的人口、国家、地区乃至全世界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因此任何能够为结束战争作出贡献的人都欢迎担当调解人。

中立-面向未来的方针?时代的回声-2022年3月6日新闻广播(德)。

外部内容

有人说,这是一个转折点,可能会出现新的冷战。西方国家将团结在一起,那么瑞士将如何定位?

作为历史学家,我认为总结一个时代的变迁需要一定的距离,历史总是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在我看来,历史更多的是由运动而不是大事件组成,尽管我们必须时刻准备着,对战争或灾难这样的大事件作出快速反应。

我们必须能够尝试通过外交工作,引导历史长河按照我们的意愿和价值观流动。从长远来看,国际社会需要重建信任;扭转巨大的不平等;打击假新闻,恢复安全系统,以及-也是最重要的-实现可持续目标。

我曾被一位记者称为卡桑德拉(古希腊一位具有预言能力的公主),因为我说世界正面临巨大风险。为此我很恼火,因为这并不是希腊神话,这些正在具体化的风险元素已经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年度风险报告中出现了十几年,我们现在必须严肃对待,否则我们不可能给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希望,目前这些严重的危机-大流行病、战争和饥饿-能让国际社会再次团结起来,以便我们能在联合国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Pascale Baeriswyl

Pascale Baeriswy,1968年生于伯尔尼。她在巴塞尔、日内瓦和巴黎学习过法律、历史、法国文学和语言学,并获得了法律学位和语言学学位。在担任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研究员和巴塞尔民事法庭的法官之后,她于2000年开始从事外交工作。

在越南、布鲁塞尔和纽约工作之后,Pascale Baeriswy于2013年回到瑞士,担任瑞士国际法事务局的副局长。从2016年起,她担任瑞士外交部国务秘书和政治事务局局长。2019年,联邦委员会任命她为瑞士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新团长。自2020年6月以来她一直担任这一职务。

来源:瑞士外交部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