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字体设计师展现文字时尚

2021 Andrew Lichtenstein

字体设计师从哪里找到创作新字体的灵感?布鲁克林的生活怎么样?瑞士资讯 SWI swissinfo.ch 采访了生活在纽约的瑞士字体设计师兼讲师尼娜·施朵辛格 (Nina Stoessinger)。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8月27日 - 09:00
伊莎贝尔·巴乃尔曼,文字以及Andrew Lichtenstein,图片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您从事新字体设计工作,就像其他字体供应商一样为微软提供新标准字体。是什么启发您进入字体设计行业的

尼娜·施朵辛格 (Nina Stoessinger): 我的字体设计之路非常曲折。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道这是一个职业。其实一开始我想成为一名记者。文字一直是我感兴趣的东西。我父亲是名舞台演员,母亲是位作家、编辑和记者。所以在成长过程中,文字和书籍在我的家庭生活中一直都很重要。

我一直都向往纽约。

End of insertion

直到某个时刻,我意识到我是多么喜欢设计,于是我去德国学习了多媒体设计。然后在那里的第一个学期,我们得到了关于罗马大写字母比例的介绍,我们要在纸上把它们画出来。而我马上像坠入爱河一样爱上了这个行当。我认为它是图形、语言和讲述故事之间的搭界。对我来说,这就是入行的诱饵。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是如何走到现在的位置的?

我在苏黎世艺术大学修读了研究生字体设计课程。几年后,我关闭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一年,并从海牙皇家艺术学院获得了字体设计硕士学位,这是全球少数几处可以获得字体设计学位的地方之一。我发现字体设计是一门入行非常复杂的学科。现在,我已经在弗莱勒琼斯字体工作室(Frere-Jones Type) (一所纽约的字体设计工作室)全职工作了大约五年。

Frere-Jones Type正在开发的Empirica字体的测试打印。他们在收集用户反馈之后,将其用作潜在补充和修改的基础。 Andrew Lichtenstein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您搬到纽约并在那里开始一段新生活的感受如何?

我一直都向往纽约。这是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城市。但搬到这里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我以前去过纽约,也有朋友在这里。并且我有一份新的工作。所以我想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生活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里,在如此快节奏的环境中,现实比我在瑞士的生活要紧张得多。

实际上是,当你住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你所居住的社区就是你的纽带。你认识周围的人,打个招呼,聊聊天。我总是去同一家商店和同样一间酒吧。你建立起你的小型生态系统,尤其是在布鲁克林,这并没有真正让人感到不知所措。从布鲁克林进入曼哈顿,感觉就像去纽约旅行一样!我爱这座城市,尤其是现在它又恢复了生机和活力。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这座城市是否也是您作品的灵感来源?

绝对是。这里到处都是字母!

我花了很多时间环顾四周,观察所有的标志、涂鸦,以及我在路上遇到的各种图形和字母。对我来说,这里非常有趣,这里有种类繁多的非常考究的“专业制作”的字样和标识牌。然而也有另一方面,有些东西非常粗糙……这是手写传统的一种延伸。当然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比如垃圾车和油车,也都非常有启发性。

但我想这还是一种初来乍到的原因,地方的转变让一切看起来都不一样了。现在当我回到瑞士时,我注意到一些我以前从未仔细看过的东西,因为以前我太沉浸其中了。.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有没有字体设计师生活中典型的一天这样的例子

这取决于我们处于新字体设计过程的哪个阶段。现在我正在绘制一些新字体的草图,这意味着我的时间都花在绘图上。当你绘制字体时,基本上是在反复地对字母进行逐一绘制。然后你需要对它们进行测试,将它们打印出来以查看上下文中的内容,并查看实际效果。我工作的另一部分更具技术性,需要为我们的客户制作所有不同格式的字体以便使用。

我还在耶鲁艺术学院教授字体设计课程。我与我们的设计总监托比亚斯·弗莱勒琼斯 (Tobias Frere-Jones)轮流上课。他教这门课已经很长时间了,而且总是满员。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尤其是因为当初我很难有机会了解这个职业,现在却能够将它传递给感兴趣的新人。

埃塞克斯市场多年来一直为纽约市下东区社区服务。2019 年,市场搬到了一个新的位置,摊位内和周围的所有标牌都换成了一种新字体。 Andrew Lichtenstein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如果您想出一套新的设计方案,您如何将它与已经存在的其他所有字体区分开呢?

如果您是设计一种适合连续阅读的字体,挑战在于要让它不会显得太突兀。否则,它会分散读者的注意力。这是相当困难的。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对未经训练的眼睛来说,许多衬线文本字体通常看起来都非常相似的原因。

另一方面,当你为标题或海报制作进行设计时,文字只是一小部分内容,而且尺寸巨大,那么它可以更有创意。

字体是“文字所穿的衣服”

End of insertion

有一位名叫贝阿翠丝·瓦尔德 (Beatrice Warde) 的历史学家,她提出了字体是“文字所穿的衣服”的说法。我的学生经常会担心所设计的字体会无聊,他们需要额外将自己的个性注入其中。实际上是,无论如何它都会发生,因为你就是你,你有自己独特的灵感和投入,很自然地你就会把它带入到这项任务中来。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当您准备好新的字体系列时,您如何为其命名?

在寻找新名称时,我们会考虑一整套标准。

我们尝试做的一件事,是选择一个在字体本身中看起来不错的名称。因此理想情况下,你会希望有一个词来展示一些体现设计的重要关键字母,例如大写的“G”。

至于灵感从何而来,我经常会试着想象某个设计让我想起了什么。例如,如果这是一个实物,它是由什么构成的?有些字体感觉像是用旧木头或金属制成的,这或许是寻找名字的起点。

在西福德 (Seaford) 我们为微软制作的一个案例中,这个过程容易一些,因为他们有一个工作标题的简报,要使用太平洋西北地区的一个地名。所以,我们只是把这个巨大的列表和所有地名放在一起,然后我们按长度和单词的发音来过滤它。我们最终选择了“Seaford” ,因为它看起来很普通,同时它的音调动听,易于记忆和发音。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您什么时候知道Seaford是否会被选为Windows的新标准字体?

可能要在2022年,但目前还很难说。他们眼下正在收集用户反馈,这些字体已经在微软办公软件中可用。我们也收到了一些反馈,因此我们根据用户反馈进行了一些补充和修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 您有最喜欢的字体吗?

字体设计师之间有一个笑话,如果你问我们任何问题,答案都将是“视情况而定”。在这种情况下正确的答案是:我没有最喜欢的一种字体,因为这取决于我推荐它的目的是什么。

在为我们所用的字体“量体裁衣”忙碌一整天之后,尼娜在布鲁克林当地的啤酒花园点了一杯啤酒小酌怡情。 Andrew Lichtenstein

但是有些字体会在我的脑海中冒出来,它们都是工艺和发明创造的伟大壮举,其中之一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字体。它是由尼古拉斯·詹森(Nicholas Jenson)于1470年发明的。这是在约翰奈斯·古腾堡 (Johannes Gutenberg) 发明了带可移动字母的印刷机之后不久的事,这些字母对我们来说看起来很古老。随后尼古拉斯·詹森出现了,他创造了第一个罗马字体。就比例和形状的平衡而言,即使在五百年之后的今天,它似乎也是完全合理的,这是一项不小的壮举。

(译自英文:宋云龙)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