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在欧洲的科研前景如何?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欧盟和瑞士之间的框架协议谈判中止后,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被排除在关键的科研计划之外。瑞士政府已经介入,为科学家和初创企业提供过渡资金,并正在与欧盟以外的国家建立新的伙伴关系。这些措施够吗?我们来聚焦瑞士的反应及其面临的长期影响。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4月11日 - 09:00
Emiliano Feresin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2004年,夏洛特·劳夫科特(Charlotte Laufkötter)刚上大学时,瑞士科研人员获得了欧盟的首笔资助。如今,将近20年后,欧盟极大程度地限制瑞士参与“欧洲地平线”(Horizon Europe)这个最大的国际资助项目,导致劳夫科特成为最后从中受益的科学家之一。

劳夫科特是伯尔尼大学的海洋学家,于今年1月获得了欧洲研究理事会(ERC)著名的项目启动基金(Starting Grant)的资助。这笔150万欧元的资助将帮助她利用超级计算机和自主浮标产生的数据来模拟有机碳如何汇入深海-这是气候变化背景下的一项重要研究。

当劳夫科特在2021年初申请这项资助时,瑞士正指望着加入“欧洲地平线”计划来资助这项研究;这个1000亿瑞郎体量的研究计划将持续至2027年,瑞士议会已批准向该计划提供50亿瑞郎的资金支持。

但事情在2021年5月突然发生了变化。经过长达七年的谈判,瑞士最终退出了与欧盟就移民和贸易等问题续签几十项双边协议的谈判。因此,不久之后,欧盟委员会决定将瑞士降级为“欧洲地平线”计划的非相关第三国。

在新的地位下,瑞士的科研人员已被禁止申请欧洲研究理事会的个人资助。欧盟委员会宣布了一个例外情形(多语)外部链接:谈判陷入僵局之前在瑞士提交申请的科研人员,如果转岗至欧盟或其他合格国家的研究机构,则可以保留他们获得的资助。于是乎,人才争夺战随之打响。欧盟的大学主动接触劳夫科特这样的科研人员,提供育儿服务、配偶工作安排和永久职位。瑞典研究委员会甚至为获资助者额外提供10万瑞郎,以鼓励他们从瑞士迁往瑞典。

欧盟资助的重要性

作为相关国,瑞士的科研人员和公司可以申请欧盟的资助,瑞士的科研团体可以参与甚至主导欧洲范围内的项目。这种参与已经产生了回报。根据瑞士联邦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瑞士获得的回报已超过其投入:在2014年至2020年实施的“地平线2020”(Horizon 2020)计划中,瑞士获得了27亿瑞郎的资金,在相关国中排名第一,总体排名第八。

外部内容

劳夫科特觉得国外的工作邀请很有吸引力,但依然决定不搬家。她表示:“根据计划,我的项目应该在伯尔尼大学开展,而且我的伴侣也住在瑞士,所以我很高兴了解到我有备用资金这个选项。”瑞士联邦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SERI)承诺为选择留在瑞士的欧洲研究理事会资助获得者提供同等规模的资金支持。

“地平线2020”是瑞士科研人员的第二大公共资金来源,仅次于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NSF),也是初创企业和公司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仅在2020年,就有17家瑞士公司外部链接分别获得了高达250万欧元的资助。

在个人层面上,欧洲研究理事会资助了瑞士800多名科研人员。劳夫科特说:“欧洲研究理事会资助的优势在于其非常知名且享有盛誉,该资助项目以其激烈的竞争和严格的选拔过程而闻名,因此有助于促进学术界中个人的职业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劳夫科特仍将理事会资助列为简历中的“个人荣誉”。

瑞士联邦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的紧急措施似乎减轻了谈判不顺利造成的损失: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名获得资助的研究人员离开了瑞士,以保留科研启动基金。今年3月,瑞士联邦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还向欧洲研究理事会最新的巩固基金(英、葡)外部链接的26名获得者提供了弥补损失的资金。这笔资金能帮助经验更加丰富的科学家巩固他们的研究和团队。

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仿照欧洲研究理事会的资助计划,在国家层面成立了“瑞士版”的资助计划。但据瑞士资讯swissinfo联系的科研人员称,从长远来看,“瑞士版”资助体系的吸引力可能不足。瑞士50%以上的科研人员来自国外,而欧洲研究理事会的资助是吸引这些人才的重要工具。日内瓦大学校长兼瑞士大学联盟(Swissuniversities)主席伊夫·弗吕基格(Yves Flückiger)表示:“如果瑞士无法加入‘欧洲地平线’项目,那么瑞士恐怕难以吸引优秀人才并保持高质量研究。”他补充道:“我们必须重新创造新的合作形式和新的融资模式。”

为了弥补欧盟资金撤出造成的缺口,瑞士联邦委员会已采取过渡措施,并在本月通过瑞士联邦创新局Innosuisse启动“瑞士加速器”计划。尽管如此,科学家和企业主告诉瑞士资讯,一些初创企业已在考虑在其他欧洲国家开设办事处。

希望开展量子合作

除了为个人和公司提供资助,国际合作是瑞士参与欧盟项目的另一块基石。根据瑞士联邦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的数据,在“地平线2020”计划中,瑞士的科研机构、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协调开展了1211个项目(约占总数的4%),总体上成功率处于最高水平。

外部内容

这种情况将有所改变。作为“第三国”,瑞士的科研团体和公司仍然可以参与欧盟范围内的项目,但他们不能再主导这些项目。日内瓦大学的迪米特里·康斯坦塔斯(Dimitri Konstantas)说:“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将失去知名度、声望和影响大型项目的能力。”他负责组织协调H2020 AVENUE项目,该项目耗资2200万瑞郎,在日内瓦和其他三个欧洲城市测试自动驾驶公交车。

瑞士正在错失关键科研项目的参与资格,比如在量子技术领域。欧盟于2018年启动了“量子旗舰”(Quantum Flagship)计划,预算为10亿欧元,旨在发展量子计算、安全数据传输和传感器技术。来自瑞士的合作伙伴参与了该旗舰计划24个合作项目中的11个,其中包括许多初创企业和公司。“我们的合作在本月结束。由于量子技术对欧盟具有战略意义,我们甚至不能自己出钱参与。我们完全被排除在外!”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的安德烈亚斯·沃拉夫(Andreas Wallraff)表示。

沃尔拉夫的科研小组正在与瑞士苏黎世仪器公司(Zurich Instruments)及八个欧洲合作伙伴一起研发超导量子计算机。随着科学研究不断发展,传统计算机临近技术极限,量子计算有望在未来几十年解决复杂的问题,例如研发新药或更高效的电池。

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设立国家级量子技术发展计划,仅德国就在这一领域投资了20亿欧元。瑞士虽然是一个重要的参与者,但还未设立国家级计划。瑞士大学联盟Swissuniversities的弗吕基格表示:“为了跟上竞争节奏,我们需要在瑞士国内进行比以往更多的投资,例如加强量子研究这样的重大项目投资。”但他也提醒说,仅靠政府投资可能还不够,他补充道:“科学比30年前要开放得多。正如我们在新冠肺炎疫苗研究中看到的那样,共享数据和建立国际合作是科学进步和建立大型基础设施的关键所在。”

面向未来的联盟

由于与欧洲的合作受阻,瑞士打算重振与欧盟以外国家的战略联盟。瑞士联邦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和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的代表最近与美国、加拿大、巴西和英国的同事举行了双边会议。

加强海外合作网络固然没错,但对于一个位于欧洲十字路口的国家来说,天然的合作伙伴就在身边,尤其是在交通出行方面。康斯坦塔斯说:“如果没有其他合作伙伴,我们就无法完成AVENUE项目。欧洲国家有相似的出行文化,与美国和亚洲出行文化不同,因此问题和解决方案也有所不同。”

全欧洲5000多名科学家坚持继续合作。他们已经署名加入了“坚持科学”(Stick to science)运动,呼吁在“欧洲地平线”计划的框架下,让瑞士和英国快速签署协议成为相关国,暂时搁置目前存在的政治纠纷。运动人士指出,瑞士和英国是强大的科研国家,欧洲需要得到两国的全力支持和科学贡献。

但自谈判中止以来,瑞士与欧盟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瑞士联邦委员会如今希望重新谈判现有条约外部链接(多语),以最紧迫的事项作为谈判切入点,其中包括瑞士在科研方面的正式相关国地位-这仍然是瑞士公开宣布的一项目标。瑞士与欧盟关于新合作方式的探索性谈判才刚刚开始,似乎不太可能快速解决瑞士重新加入地平线计划的问题。

瑞士大学联盟Swissuniversities呼吁瑞士能尽快重新参与“欧洲地平线”计划。弗吕基格说,瑞士的经济、创新和研究部门正在蓬勃发展。但从长远来看,加入地平线计划的意义远不止于此。他指出:“归根结底,这关系到瑞士的生活质量:从医疗、教育、就业到可持续发展领域的进步。”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