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在凍結俄羅斯資產方面做得夠嗎?

瑞士的對俄制裁措施在瑞士國內和其他國家都受到持續監督。 ©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瑞士正面臨著與日俱增的壓力,被要求加強追踪和凍結受制裁俄羅斯人資產的力道。瑞士能否採取進一步行動?瑞士資訊swissinfo.ch對主要分歧點進行了分析。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24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凍結63億瑞郎夠不夠?

截至目前,這個全球最大的離岸財富中心和全球商品交易中心已經凍結63億瑞郎(合美金64.39億元)的俄羅斯資產,並確定了屬於俄羅斯寡頭的11處房產。但國內外的一些評論家對瑞士寄有更高的期望。

瑞士銀行家協會(SBA)估計,俄羅斯客戶的銀行資產總額高達2000億瑞郎,其中大多數客戶不受制裁。協會表示,這一事實解釋了為什麼只有63億瑞郎的資金被凍結。

在瑞士國內,左翼政黨表示,瑞士應該採取更多措施來凍結俄羅斯資產。例如,社會民主黨要求成立一個專門的聯邦工作組來追踪寡頭的資金,但未獲成功。

烏克蘭和美國駐伯恩大使(多語)外部链接都呼籲瑞士揭露隱藏在空殼公司背後的資產,以及資產管理人替真實受益人掩蓋的資產。

最具殺傷性的抨擊來自美國赫爾辛基委員會,這是一個由政治人物組成的政府機構,參與影響美國的外交政策。該委員會在5月5日舉行了一次公開聽證會,指責瑞士是普丁政權資金的安全港(多語)外部链接

瑞士政府和金融中心為其執行歐盟制裁的過往記錄進行了有力的辯護。瑞士政府發言人安德烈·西蒙納齊(André Simonazzi)在回應赫爾辛基委員會的指控時說:“藉由國際比較,瑞士沒有理由對其實施制裁的方式感到羞愧。”

瑞士準備好了嗎?

在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丁於2月24日下令入侵烏克蘭後,瑞士最初不願意對俄羅斯個人和實體實施金融制裁(英、俄)外部链接。聯邦政府認為,此舉可能違反瑞士政治中立的歷史立場。

這一立場遭到了民眾抗議、部分政黨的斥責、媒體的貶損報導以及來自美國和歐盟的壓力。俄軍入侵烏克蘭四天後,瑞士宣布政策轉向,並於3月4日開始全面實施歐盟對俄制裁(多語)外部链接

包括社會民主黨在內的批評人士指出,這表明瑞士在迅速追踪俄羅斯資產方面準備不足。一些州抱怨,負責實施制裁的政府部門,即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對俄羅斯寡頭的別墅及其他資產的統計上報工作協調不力。

反貪腐非政府組織“民眾之眼”(Public Eye)指出,自2000年以來,瑞士一直有執行歐盟制裁的記錄。但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所面臨的制裁範圍、規模和速度前所未有。

自2014年克里米亞被俄羅斯吞併以來,瑞士金融中心一直在執行對俄羅斯人的制裁。居住在瑞士的著名俄羅斯寡頭維克多·韋克塞爾伯格(Viktor Vekselberg)在2018年被凍結了15億瑞郎資金,同時瑞士銀行關閉了他的個人帳戶。

錢藏在哪裡?

過去幾年裡,銀行一直針對俄羅斯人的制裁採取應對措施-但與克里姆林宮有聯繫的寡頭也在應對制裁措施。

這使他們有充足的時間在顧問和律師的幫助下重新安排財務。 “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和律師事務所進一步洩露的資訊揭示了殼公司、信託基金和代理董事的作用,這些機構和個人雖然簽署了資產持有文件,但實際並不擁有這些資產。一些寡頭將資產所有權名義上轉讓給親戚或密友。

例如,受到歐盟和瑞士制裁的阿利舍爾·烏斯馬諾夫(Alisher Usmanov)告訴媒體,他已經將自己的財產轉移至信託中,藉由信託將財富捐贈給家庭成員。

瑞士反貪腐專家馬克·皮特(Mark Pieth)告訴赫爾辛基委員會:“這種做法阻礙了銀行和當局確定資產的真實受益人,真正威脅到對俄制裁制度的效果。”

根據《瑞士反洗錢法》,銀行必須向當局報告可疑客戶和交易。如果律師或顧問選擇建立信託和其他資產結構,而非直接管理資產,那麼他們就不具有此類義務。

瑞士銀行也希望看到這方面的法律加以收緊。瑞士銀行家協會首席執行官約格·加瑟(Jörg Gasser)表示:“將盡職調查義務擴大到律師、稅務顧問和受託人,有助於進一步加強瑞士的反洗錢體系,應考慮將這一操作納入瑞士法律中。”

去年,瑞士議會否決了填補這一漏洞的提案(英)外部链接。有人辯稱,這將違反律師與客戶之間的保密特權,而律師事務所的自主報告已足以防止洗錢。

瑞士政府也同樣拒絕了瑞士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Switzerland)等活動機構長期以來的要求,即設立公開登記冊,列出公司的實際受益人。

瑞士被過往名聲所累?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瑞士政府明確否認自己對俄羅斯寡頭心慈手軟。瑞士外交部長伊格納西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致電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赫爾辛基委員會5月初舉行的聽證會提出了抗議。

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表示,自己正與國際機構保持定期聯繫,包括歐盟委員會“凍結和扣押”工作組。 “歐盟委員會明確表示非常肯定瑞士所做的貢獻,”聯邦經濟事務秘書處告訴瑞士資訊。瑞士政府還在評估與七國集團“俄羅斯精英、代理人和寡頭”(REPO)特別工作組的協調行動。

但瑞士尚未讓一些懷疑者相信其可以擺脫過去那種不太可靠的名聲。 2020年,丹尼爾·泰勒斯克拉夫(Daniel Thelesklaf)辭去了瑞士聯邦警察署洗錢舉報辦公室的職務,稱其職位“無現實意義”。

“當涉及到洗錢問題時,面對來自國外的壓力,瑞士只執行過最低水平的強制性標準,”他當時表示,“有效打擊洗錢活動不過是次要工作”。

大約在同一時間,前瑞士總檢察長邁克爾·勞伯(Michael Lauber)因與俄羅斯同行的關係過於密切而招致批評(多語)外部链接。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是最直言不諱的政府評論家之一(多語)外部链接。 2020年,總檢察長辦公室(OAG)表示將停止對俄羅斯人涉腐案件的調查,案件涉及關鍵證人謝爾蓋·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的死亡(英、俄)外部链接

2020年,勞伯最終因對國際足聯(FIFA)涉腐案的調查不力而被迫辭職,但他處理俄羅斯相關案件的所作所為仍然留下了後遺症。只有在出現洗錢或違反制裁的刑事指控時,總檢察長辦公室才會參與制裁,但接下勞伯工作的斯特凡·布萊特勒(Stefan Blättler)還是體認到,他必須解決民眾對聯邦檢察官辦公室信心不足的問題。 “我有責任恢復我們的良好聲譽,”他近期告訴瑞士資訊。

為什麼瑞士反對全面禁止從俄羅斯進口商品?

瑞士是全球商品貿易的重要樞紐,其中包括俄羅斯石油。

烏克蘭政府繼續呼籲各國停止進口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認為這種貿易有助於為普丁的戰爭機器提供資金。

瑞士政府名正言順地指出,歐盟一直不願意對俄羅斯商品實施制裁。這是因為許多歐洲國家依賴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來滿足其能源需求。

4月,歐盟宣布制裁措施,從8月10日起禁止俄羅斯煤炭進口。該禁令還涉及其他原材料,如木材、橡膠、水泥和化肥。但歐盟成員國尚未就逐步停用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的提議達成一致。

瑞士經濟事務部長蓋伊·帕爾梅林(Guy Parmelin)警告稱,切不可全面禁止購買俄羅斯生產的商品。 “我反對採取會導致其他地方出現新問題並進一步加劇全球危機的措施,”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多語)外部链接,“這不僅僅事關石油和天然氣,也事關糧食。”

對於像約旦、突尼西亞和埃及等國家,其50%至90%的糧食需求依賴烏克蘭或俄羅斯的進口品。

瑞士表示,將根據具體情況決定是否限制貿易商從俄羅斯國有控股公司那裡採購商品(多語)外部链接。 “民眾之眼”反對這種做法,並一再呼籲建立一個單獨的監督機構來監管該部門。

該非政府組織稱,這個監督機構應確保來自被制裁國家的原材料不會藉由瑞士進行交易,查明各家公司的所有權和實際控制權,並堅持要求貿易商開展盡職調查,以剔除不受歡迎的客戶。

外部内容

(譯自英文:中文編輯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