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在冻结俄罗斯资产方面做得够吗?

瑞士的对俄制裁措施在瑞士国内和其他国家都受到持续监督。 ©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瑞士正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被要求加大追踪和冻结受制裁俄罗斯人资产的力度。瑞士能否采取进一步行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主要分歧点进行了分析。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24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冻结63亿瑞郎够不够? 

截至目前,这个全球最大的离岸财富中心和全球商品交易中心已经冻结63亿瑞郎(合人民币427.77亿元)的俄罗斯资产,并确定了属于俄罗斯寡头的11处房产。但国内外的一些批评者对瑞士寄有更高的期望。 

瑞士银行家协会(SBA)估计,俄罗斯客户的银行资产总额高达2000亿瑞郎,其中大多数客户不受制裁。协会表示,这一事实解释了为什么只有63亿瑞郎的资金被冻结。 

在瑞士国内,左翼政党表示,瑞士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冻结俄罗斯资产。例如,社会民主党要求成立一个专门的联邦工作组来追踪寡头的资金,但未获成功。 

乌克兰和美国驻伯尔尼大使(多语)外部链接都呼吁瑞士揭露隐藏在壳公司背后的资产,以及资产管理人替真实受益人掩盖的资产。 

最具杀伤性的抨击来自美国赫尔辛基委员会,这是一个由政治家组成的准政府机构,参与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该委员会在5月5日举行了一次公开听证会,指责瑞士是普京政权资金的安全港(多语)外部链接。 

瑞士政府和金融中心为其执行欧盟制裁的过往记录进行了有力的辩护。瑞士政府发言人安德烈·西蒙纳齐(André Simonazzi)在回应赫尔辛基委员会的指控时说:“通过国际比较,瑞士没有理由对其实施制裁的方式感到羞愧。” 

瑞士准备好了吗? 

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2月24日下令入侵乌克兰后,瑞士最初不愿意对俄罗斯个人和实体实施金融制裁(英、俄)外部链接。联邦认为,此举可能违反瑞士政治中立的历史立场。 

这一立场遭到了公众抗议、部分政党的斥责、媒体的贬损报道以及来自美国和欧盟的压力。俄军入侵乌克兰四天后,瑞士宣布政策转向,并于3月4日开始全面实施欧盟对俄制裁(多语)外部链接。 

包括社会民主党在内的批评人士指出,这表明瑞士在迅速追踪俄罗斯资产方面准备不足。一些州抱怨说,负责实施制裁的政府部门,即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对俄罗斯寡头的别墅及其他资产的统计上报工作协调不力。 

反腐败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指出,自2000年以来,瑞士一直有执行欧盟制裁的记录。但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俄罗斯所面临的制裁范围、规模和速度前所未有。 

自2014年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以来,瑞士金融中心一直在执行对俄罗斯人的制裁。居住在瑞士的著名俄罗斯寡头维克多·韦克塞尔伯格(Viktor Vekselberg)在2018年被冻结了15亿瑞郎资金,同时瑞士银行关闭了他的个人账户。 

钱藏在哪里? 

过去几年里,银行一直针对俄罗斯人的制裁采取应对措施-但与克里姆林宫有联系的寡头也在对制裁采取应对措施。 

这使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在顾问和律师的帮助下重新安排财务。“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和律师事务所进一步泄露的信息揭示了壳公司、信托基金和代理董事的作用,这些机构和个人虽然签署了资产持有文件,但实际并不拥有这些资产。一些寡头将资产所有权名义上转让给亲戚或密友。 

例如,受到欧盟和瑞士制裁的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告诉媒体,他已经将自己的财产转移至信托中,通过信托将财富捐赠给家庭成员。 

瑞士反腐败专家马克·皮特(Mark Pieth)告诉赫尔辛基委员会:“这种做法阻碍了银行和当局确定资产的真实受益人,真正威胁到对俄制裁制度的效果。” 

根据《瑞士反洗钱法》,银行必须向当局报告可疑客户和交易。如果律师或顾问选择建立信托和其他资产结构,而非直接管理资产,那么他们就不具有此类义务。 

瑞士银行也希望看到这方面的法律加以收紧。瑞士银行家协会首席执行官约格·加瑟(Jörg Gasser)表示:“将尽职调查义务扩大到律师、税务顾问和受托人,有助于进一步加强瑞士的反洗钱体系,应考虑将这一操作纳入瑞士法律。” 

去年,瑞士议会否决了填补这一漏洞的提案(英)外部链接。有人成功地辩称,这将违反律师与客户之间的保密特权,而律师事务所的自主报告已足以防止洗钱。 

瑞士政府也同样拒绝了瑞士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Switzerland)等活动机构长期以来的要求,即设立公开登记册,列出公司的实际受益人。 

瑞士被过往名声所累?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瑞士政府明确否认自己对俄罗斯寡头心慈手软。瑞士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致电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赫尔辛基委员会5月初举行的听证会提出了抗议。 

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表示,自己正与国际机构保持定期联系,包括欧盟委员会“冻结和扣押”工作组。“欧盟委员会明确表示非常肯定瑞士所做的贡献,”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告诉瑞士资讯。瑞士政府还在评估与七国集团“俄罗斯精英、代理人和寡头”(REPO)特别工作组的协调行动。 

但瑞士尚未让一些怀疑者相信其可以摆脱过去那种不太可靠的名声。2020年,丹尼尔·泰勒斯克拉夫(Daniel Thelesklaf)辞去了瑞士联邦警察署洗钱举报办公室的职务,称其职位“无现实意义”。 

“当涉及到洗钱问题时,面对来自国外的压力,瑞士只执行过最低水平的强制性标准,”他当时表示,“有效打击洗钱活动不过是次要工作”。 

大约在同一时间,前瑞士总检察长迈克尔·劳伯(Michael Lauber)因与俄罗斯同行的关系过于密切而招致批评(多语)外部链接。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是最直言不讳的政府批评者之一(多语)外部链接。2020年,总检察长办公室(OAG)表示将停止对俄罗斯人涉腐案件的调查,案件涉及关键证人谢尔盖·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的死亡(英、俄)外部链接。 

2020年,劳伯最终因对国际足联(FIFA)涉腐案的调查不力而被迫辞职,但他处理俄罗斯相关案件的所作所为仍然留下了后遗症。只有在出现洗钱或违反制裁的刑事指控时,总检察长办公室才会参与制裁,但劳伯的继任者斯特凡·布莱特勒(Stefan Blättler)还是认识到,他必须解决公众对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信心不足的问题。“我有责任恢复我们的良好声誉,”他近期告诉瑞士资讯。 

为什么瑞士反对全面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商品? 

瑞士是全球商品贸易的重要枢纽,其中包括俄罗斯石油。 

乌克兰政府继续呼吁各国停止进口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认为这种贸易有助于为普京的战争机器提供资金。 

瑞士政府名正言顺地指出,欧盟一直不愿意对俄罗斯商品实施制裁。这是因为许多欧洲国家依赖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来满足其能源需求。 

4月,欧盟宣布制裁措施,从8月10日起禁止俄罗斯煤炭进口。该禁令还涉及其他原材料,如木材、橡胶、水泥和化肥。但欧盟成员国尚未就逐步停用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提议达成一致。 

瑞士经济事务部长盖伊·帕尔梅林(Guy Parmelin)警告称,切不可全面禁止购买俄罗斯生产的商品。“我反对采取会导致其他地方出现新问题并进一步加剧全球危机的措施,”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多语)外部链接,“这不仅仅事关石油和天然气,也事关粮食。” 

对于像约旦、突尼斯和埃及等国家,其50%至90%的粮食需求依赖乌克兰或俄罗斯的进口品。 

瑞士表示,将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限制贸易商从俄罗斯国有控股公司那里采购商品(多语)外部链接。“公众之眼”反对这种做法,并一再呼吁建立一个单独的监督机构来监管该部门。 

该非政府组织称,这个监督机构应确保来自被制裁国家的原材料不会通过瑞士进行交易,查明各家公司的所有权和实际控制权,并坚持要求贸易商开展尽职调查,以剔除不受欢迎的客户。 

外部内容

(译自英文:中文编辑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