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的收入:分配趋势稳定,不公平程度更低

在瑞士小州楚格,最富有的10%人口掌握着46%的收入,却贡献了将近88%的税收总额。 Keystone / Urs Flueeler

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虽然在许多国家,最富有和最贫穷人口之间的差距出现扩大,但瑞士在过去几十年里却始终保持稳定状态。不过,尽管收入分配较为均衡,财产分配却更趋集中。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5月1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怎样程度的社会不平等是可接受的?社会不平等何时会对社会构成风险?长期以来,许多研究始终针对着这些问题展开。其答案极具政治性,却悬而未决。

瑞士左翼致力于推动巨富阶层增税的诸多尝试,但都在投票中以失败告终。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9月,人民投票否决了“99%倡议”,该倡议要求对资本性收入(如利息或分红)征收高于劳动性收入的税率。

为了以事实佐证辩论,卢塞恩大学瑞士经济政策研究所(IWP)最近发布了一个数据库,展示了近一个世纪以来瑞士的劳动性收入和资本性收入分配情况。不过,这些数据并未将财产纳入考量(后文还会谈到这点),因此只能反映出部分财富分配情况。尽管如此,它们还是提供了一些参考。

基于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模型的数据

瑞士不平等数据库(SID)基于联邦、州和市镇税务部门的数据建立,于4月20日上线。这个交互式数据库提供1917至2018年间收入分配概况的检索。

瑞士不平等数据库是瑞士版本的世界不平等数据库(WID)。世界不平等数据库是由著名的不平等问题专家、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所共同领衔的团队编制的一个全球数据库。世界不平等年度报告也引用该数据库。

End of insertion

出色的稳定状态

瑞士经济政策研究所首先指出,在过去一个世纪中,瑞士始终保持着非常稳定的收入分配水平。在税前,瑞士人口中最富有10%人口的收入约占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一,这一比重自20世纪30年代初以来几乎未发生变化。经过国家再分配,这一比重下降了几个百分点至30%,同样非常稳定。

外部内容

瑞士经济政策研究所社会政策部门负责人Melanie Häner认为,考虑到“上世纪曾经历过的各类事件,如经济危机和战争”,如今瑞士的不平等程度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并未加剧,这是很不一般的。

Melanie Häner,瑞士经济政策研究所社会政策部门负责人 IWP

这位政治经济学专家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从这个角度来看,瑞士在国际比较中实属例外。4月末发布的2022年世界不平等报告中指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多数国家的不平等程度都有所加剧”,在美国、俄罗斯和印度尤为“惊人”,而在欧洲和中国则较为温和。以美国为例,最富有的10%人口所拥有的税前收入份额已从1980年的34%上升到如今的46%。

劳动力市场限制不平等

瑞士是收入差异最小的西方国家之一,在欧洲内部也同样如此。欧洲本身也是世界上不平等程度最低的地区。Melanie Häner指出,在再分配之前尤其如此。这位经济学家分析认为,在税后,瑞士与邻国间的差距缩小。瑞士的再分配程度略低,但其不平等程度本身也更低。

外部内容

但是,各州情况差异很大,收入差异在施维茨州、楚格州和日内瓦州尤为明显。在这些州,人口比例10%的最富有人群分别拥有47%、46%和43%的税前总收入- 而该值的全国平均水平为34%。

外部内容

Melanie Häner解释道,瑞士经济的良好健康状况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收入不平等现象。“主要因素中,一方面是灵活的劳动力市场,瑞士是世界上失业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另一方面是双轨制教育体系,这使得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能够获得更好的收入。”

富有人群的贡献较大

Melanie Häner指出,目前这一比重约为51%,仍然是“相当可观的”,并且在过去40年中几乎未发生变化。

这位研究员认为,26个州之间存在的税收竞争(每个州都执行各自税率)并未对再分配产生不利,因为高度累进的联邦税抵消了某些州的低税率,如施维茨州或楚格州。这位经济学家解释说,这些州“以低州税率吸引高收入群体,但这些人随后需缴纳非常高的联邦税”。联邦所得税率从0.77%起,最高收入者的税率高达11.5%。

在此基础上,还有财政转移支付模式,这是由最富裕的州对最贫困的州进行财政支持的国家互助体系。楚格州和施维茨州恰恰是对财政转移支付贡献最大的州(分别达到每人2,600瑞郎,约合17,542人民币,和略低于1,300瑞郎,约合8,771人民币)。

财产不平等情况更为显著

如上所述,收入和通过财产进行衡量的财富是两码事,收入最高的人并不一定是财产最多的人。

外部内容

如果纵观财富的所有组成部分,瑞士还是那么均贫富的吗?这就是下面这篇文章(2019年)所试图回答的问题。

文中列举了瑞士制度的一些特殊性,这些特殊性并未真正引导社会平等。例如,瑞士住房自有率为40%,是欧洲最低水平。不断攀升的房产价格使财富集中在房地产业主手中。

文章还列举了统一税(一种特殊的税收制度,针对在瑞士居住的外籍巨富人群)、出售股票收益免税和低遗产税。瑞士人总财富的半数来自于遗产,而遗产的分配是非常不平等的。

根据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瑞士最富有的10%人口拥有63%的资本,这一比例自1995年(即可获取的最近数据)以来上升了近6个百分点。在西欧,仅爱尔兰的比例更高(66%)。瑞士人口中最不富有的半数人口甚至未能拥有4%的财产。

但世界上各地几乎都可以看到财富不平等情况的加剧。最新的世界不平等报告指出,“无论是在国家内部还是在全球层面,个人财产的增长都呈现出不平等的趋势。”在美国,资本集中的情况非常明显,最富有的10%人口掌握了超过70%的总财产。1995至2020年间,中国的这一比例从41%上升到68%,俄罗斯从53%上升到74%。尽管瑞士的不平等现象与欧洲的平均水平相比较高,但在国际比较中,仍显得相当温和。

外部内容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