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现代民主在欧洲心脏-瑞士的诞生

海尔维第革命在瑞士萌生了民主的种子,这是一场针对贵族势力的崛起-也是一条漫漫长路的开端,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瑞士也不会走上这条通往民主的道路。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8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1798年的一个春日,巴塞尔人Peter Ochs在阿劳议会大楼的的一个阳台上宣布成立海尔维第共和国,整个阿劳被淹没在巨大的欢呼声中,人们欢欣鼓舞,因为这一天,这座中部小城摆脱了伯尔尼的统治。

Ochs接受法国政府委任起草了一部独立宪法,以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这位开明的改革家首次在宪法层面确定了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之间的权力分配。

从西北方向看阿劳,木桥、山丘和小路,约画于1785年,绘画:Gabriel Ludwig Lory père (1763 - 1840)。 Schweizerisches Nationalmuseum

海尔维第共和国只从1798-1803年存在了5年, 该共和国完全依照当时法国的政策行事-也会动用武力创造其他共和国。共和国主要依靠的力量是那些经济强大但政治上毫无权力的旧政权下的公民,然而最后他们还是敌不过行会、牧民和农民中权贵们的势力,以失败告终。

瑞士民主热点系列报道

这个系列由多部分组成,Claude Longchamp见多识广,在许多所到之处,他都能讲出一段悠久的历史。

作为研究机构gfs.bern的创始人,他将瑞士的政治研究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今天,他是瑞士最有经验的政治分析家之一,也是一位历史学家。长期以来他一直以“城市漫游者”的身份结合政治和历史知识,在伯尔尼和其他城市提供历史讲解,受到广泛欢迎。

在与Longchamp一起漫游了伯尔尼之后,一位记者曾这样写道:“Longchamp是民主的演绎者”。

Longchamp也是一位充满激情的博主:在Zoonpoliticon中,他主写有关政治学的话题。作为一个 “城市漫游者”,他让瑞士那些在民主进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地方“开口说话”。

End of insertion

尽管如此,这也是瑞士走向民主的一个重要突破,虽然此后不久,1803年和1815年,又出现了倒退现象。民主很少呈直线式发展,而更多呈波浪状,民主进程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永无休止。

新的国家

当时也出现了一些新事物,例如,出现了新的党派形式,尽管他们的活动计划依然处于初级水平,但已能从中看出迈向现代和进步的立场。

外部内容

那时候有民主党,也被称作爱国者,他们是无条件的法国追随者;还有共和党,这些人大部分是富人,他们支持法国,却不愿向法国纳税;也有一些联邦主义者,他们反对所有革命性的新事物。

欧洲列强的反法战争在瑞士引发了四次政治体制变革。在此过程中,联邦党派取代民主党派掌握了瑞士的政治核心,最后,法国人支持共和党人稳定了局面。

新事物中还包括出现了一个首都,然而这却像是一场奥德赛(史诗般的历程),从阿劳到卢塞恩再到伯尔尼,最后落实在洛桑(详见最后信息栏)。

停滞不前的改革

在海尔维第共和国时期,出现了许多来自法国、面向文明和中产阶级的改革计划。

比如引进了个人自由权益;取消了犹太人的特权;废除了酷刑;强制加入行会的规定也消失了,出现了商贸和工业自由;成立了工业学校;瑞郎有望成为统一货币;修道院的资产被没收;农民的商品税,所谓的“十分之一税”被部分取消。

1798年4月12日在阿劳市政厅举行的海尔维第共和国议会第一次会议。 Stadtmuseum Aarau

但这个新共和国,却由于长期缺乏资金,外加欧洲战争进入他们的领地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内部纠纷,导致了最后的瓦解。

民主创新

而海尔维第共和国推出了两项新民主举措,为推进民主奠定了基础。

1799年,出现了一个男性居民集会的原始形式,集会上男人们可以选举地区政府,他们任命一个选举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选举州议会、法官和州政府,州议会最后选出一个5人组成的管理委员会来任命该州的行政负责人、最高法院院长及政府负责人。

第二个带有创新的举措涉及到瑞士的首次全民投票,投票涉及的内容是1802年的宪法修订。与以往不一样的是,投票不再是面对面集体举手表决,而是改为计票式个人私密投票。

但当时采用的是否决权计票方式,将未到场的人算在投赞成票的人中,这样得到的结果是赞成票大于反对票,尽管实际上反对的人更多。而只有这样,修宪才能被通过。

这可以说是一种受操纵的民主,但至少已出现了民主机构的雏形。然而不要抱有太多幻想,权力当时依然掌握在法国占领者手中。

内战

根据1797年的卢内维尔和平条约(Friedensvertrag von Lunéville),占领者会在夏天撤离。这为海尔维第共和国带来了骚动,引发了 “Stecklikrieg”战争,农民拿起耙子与占领者的刺刀对抗。

法国领事再次出面干预,用宣读《调解宪法》的方式来化解争执双方的矛盾-而不是公投!

一个首次由平等的州组成的联邦模式出现了,除了以前的13个老州之外,又加入了6个“拿破仑式州”,对这6个州来说,这是从旧瑞士联邦中解脱出来的标志。

共和国和首都

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订以来,瑞士一直将自己视为一个由13个小主权共和国组成的共和国,但没有首都。

1792年9月22日,法国改君主制为共和国。在其影响下,荷兰(1795-1806年)、意大利(1797-1805年)和瑞士(1798年和1815年)都相继成立了共和国。

按照法国的模式,海尔维第共和国在1798年有了一个首都,但因为战争的原因,不得不三次更改首都。

1803年,引进了一种“优先选址”制-将州长的祖籍所在地当作该州的首府。只有州有首府。

1832年,卢塞恩被提议作为瑞士联邦的首都,但遭到天主教保守派州的反对。

因此,直到1848年,伯尔尼才成为议会和政府的固定所在地,但只是作为一个“联邦城市”,而不是管理机构所在地。

End of insertion

法国战败后,奥地利和俄罗斯军队占领了瑞士,在后来成为希腊总统的Ioannis Kapodistrias的调解下,1814年达成了一项协议,并被维也纳会议所接受。大会将日内瓦、纳沙泰尔和瓦莱州划归瑞士联邦,瑞士从此被称为联邦。一个有明确边界的中立缓冲国就这样形成了。

而维也纳会议也对瑞士实行了两条重要的例外规定:瑞士允许拥有自己的军队;瑞士各州允许相互组成共同利益体。

复辟

1815年的这个新联邦国也沉浸在当时的复辟潮流中,这个词是伯尔尼贵族Karl Ludwig von Haller发明的。

他是一个狂热的反动主义者,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倡导的支持人民主权的现代国家观念,都被这位天主教徒彻底推翻,相反神权主义、君主制和军队独裁的国家制度反而受到推崇;他还将贵族共和国,如旧瑞士联邦制,看作是良好的政府形式之一。

但他未能坚持到底,因为新生的民主制度已在瑞士根深蒂固了。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