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為什麼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在聯合國支持中國?

維吾爾族男子走在中國新疆省會烏魯木齊的街道上,他們面前是一支中國武警巡邏隊。新疆民眾生活面臨持續不斷的限制,且維吾爾族的權利遭到嚴重侵犯。 Keystone / Eugene Hoshiko

在聯合國的關鍵表決中,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繼續堅定地支持中國。支持的理由不僅僅是支持專制政權,還凸顯出中國在非洲和亞洲的經濟影響力。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10月13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當聯合國人權高專米歇爾·巴切萊特發佈各方期待已久的報告,譴責中國在新疆的鎮壓政策時,英美等國迅速相應,紛紛表示“關切”。美國將對維吾爾少數民族的鎮壓稱為“種族滅絕”。 

巴切萊特於8月30日離任,這份報告在她離任幾分鐘前發佈,報告認為中國政府對中國西部地區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的“任意和歧視性拘禁”或構成反人類罪。 

不出所料,亞洲和非洲的穆斯林國家集體保持沉默。在報告發佈近一個月後,以巴基斯坦為首的70個國家在安理會發表聯合聲明,呼籲各國停止干涉中國內政。阿爾及利亞、摩洛哥、沙特阿拉伯、埃及、突尼斯、巴林等14個阿拉伯國家都在其中。 

10月6日,經人權理事會表決,關於在下屆會議上辯論新疆人權問題報告的決議草案未獲通過。除三個國家外,所有非洲國家都投了反對票。貝南和甘比亞投了棄權票,索馬利亞投了贊成票。這一結果全靠中國密集的幕後遊說。 

埃及人類安全與環境和平問題研究員、《中國與維吾爾穆斯林》研究報告的作者雷姆·阿卜杜勒·馬吉德(Reem Abdel Majid)解釋說:“主要是穆斯林國家選擇不譴責中國,這些國家的元首或代表在國際論壇上和與中國的雙邊會晤中公開發表個人或集體聲明,直言不諱地支持中國。” 

這種整齊劃一的態度與穆斯林和非洲國家在聯合國發表的其他聲明相衝突。例如,伊斯蘭合作組織(OIC)成員國迅速為羅興亞穆斯林少數民族辯護,使其免受緬甸軍方歧視性政策的影響。 

這些國家之所以選擇支持中國,不僅僅是出於維持穩定這種內部考量,或是他們傾向於站在專制政權一邊;這種選擇還反映出中國對於南方國家的經濟和軟實力影響與日俱增,這導致許多國家在財政上依賴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在新疆喀什,維吾爾族穆斯林婦女坐在拖拉機後面。 2000 多年前,這裡是絲路的重要樞紐,也是中國維吾爾族的聚居地。回教於公元11至12世紀傳入新疆。聯合國、中國及其中亞鄰國推出了一項促進投資貿易和旅遊業發展的計畫,實現古代絲路的復興。 Keystone / Elizabeth Dalziel

擔心分離主義勢力

分析人士指出,這些國家支持中國的原因之一在於:面對人權和人道主義問題,威權政府選擇抱團取暖。 

在此類問題上,非洲和穆斯林國家在聯合國對中國的支持似乎無處不在。又比如,2020年6月,25個非洲國家在人權理事會上投票反對一項譴責中國實施港區國家安全法(NSL)的動議。該法實施後,香港政治反對派受到嚴厲處罰,香港的自治權被基本剝奪。 

葉門作家艾哈邁德·艾哈邁迪(Ahmed Al-Ahmadi)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這些阿拉伯和非洲國家中的大多數都由貪腐政權統治;他們的執政合法性值得懷疑,他們沒有能力為人民謀福祉。他們的統治根基源於外國扶植,而不是來自人民的支持。” 

開羅國家社會和犯罪研究中心政治學助理教授哈南·卡邁勒·阿布·薩金(Hanan Kamal Abu Sakin)解釋說,他們支持中國的根本原因還在於“擔心分離主義勢力在其本國勢力擴張”。 

他認為,南部什葉派群體對沙特阿拉伯的穩定和巴林的統一構成戰略威脅;如果庫德族人的獨立訴求得以實現,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和土耳其都將面臨風險。與此同時,摩洛哥的西撒哈拉定居者正在要求建立自己的國家。 

“親中立場完全正當,人權問題是一國內政,外國不應干涉。” 

中國政府一貫在國際場合表示,在新疆採取的措施旨在打擊恐怖主義。中國政府認為,新疆現在總體很穩定,經濟也很繁榮。 

加強經濟夥伴關係 

但除了領導層的相似性之外,中國正逐漸轉變為阿拉伯和非洲地區的戰略貿易夥伴和重大關鍵項目的投資者,這或許也是這些國家與中國為伍的最重要因素。這也是非洲國家在為其對中國的支持進行辯解時經常提出的論點。 

根據2021年9月發佈的中非經貿關係年度報告,中國連續12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 2020年,儘管疫情爆發後的封鎖措施導致經濟增長放緩,但中非雙邊貿易額仍達到了1870億美元。 

根據同一報告,在2021年的前七個月,中非雙邊貿易額增長40.5%,達到1390億美元。 

中國對非投資大部分投向服務業,在科研、技術、交通運輸、倉儲等新領域,中國對非投資增長了一倍,特別是在南非和衣索比亞。這創造了就業機會並推動了創新發展。 

作為經濟關係緊密的標誌,今年中國和阿拉伯世界將在沙特阿拉伯舉行首次中阿峰會,中阿合作論壇第十屆部長級會議將在中國舉行。 

這種對中國的依賴往往是有代價的。比如,最近中國猛烈遊說非洲和阿拉伯國家不要簽署由西方國家提出的決議草案,不要就維吾爾人待遇問題開展辯論,這其實就是明證。 

这种对中国的依赖往往是有代价的。比如,最近中国猛烈游说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不要签署由西方国家提出的决议草案,不要就维吾尔人待遇问题开展辩论,这其实就是明证。

但分析人士表示,非洲國家已經厭倦了過度依賴中國。隨著世界形成了西方民主國家與其他國家兩大陣營,在許多國家裡,民眾對本國政府支持中國的做法提出質疑。俄烏戰爭正日益迫使各國選擇立場;一些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不願意表態,特別是在中資銀行發行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債務出現違約風險後,中國政府已含蓄地表示將縮減其海外投資活動。中國現在是非洲最大的雙邊債權國,包括肯亞在內一些國家的對中國負債佔其雙邊債務總額的比例高達72%。這引發了這些國家關於陷入“債務陷阱外交”風險的辯論。 

研究員雷姆·阿卜杜勒·馬吉德說:“儘管阿拉伯和非洲國家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的支持不斷增強,但他們與中國在其他問題上的合作仍然受到某些因素的限制。” 

阿拉伯和非洲國家拒絕就中美貿易戰表態。他們也沒有公開支持中國關於新冠病毒起源和網路安全等議題的說法。他們拒絕加入任何形式的軍事和安全聯盟。 

雷姆·阿卜杜勒·馬吉德還說:“是否與中國結盟將取決於這些國家可能面臨的內部變數,如恐怖組織勢力擴張、分離主義運動和政治不穩定。由於他們很難在短期內解決這些棘手問題,預計對中國的支持將持續更長一段時間。” 

(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編輯:維吉妮·曼金 )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