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冠危机:极端化成为瑞士人的最大忧虑

2021年9月8日,伯尔尼的反对扩大疫苗证书范围大游行。 Keystone / Marcel Bieri

瑞士人接种疫苗的意愿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出现在民众之中,而联邦委员在民众中的威信则一落千丈,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的最新新冠社会调查结果出来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1月03日 - 09:44

在瑞士全民即将针对备受争议的新冠疫情法,特别是针对目前正在实行的疫苗证书义务,进行第二次投票前一个月,Sotomo研究中心接受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d的委任在民众中进行了一项全面的调查,以了解疫情及其产生的影响。

这是自疫情暴发以来的第七次相关调查,超过59'000名瑞士人参加了这次调查,42'000 来自德语区;15'000 人来自法语区;约2000人来自意大利语区,数据统计误差率为+/-1.1%。

调查结果显示,如果不是因为接种率低下(人口中只有64%完全接种了两针疫苗,是欧洲接种表现最差的国家之一),瑞士原本已经可以走在回归正常的路上(最新数据点击这里)。

另一方面,尽管存在这道低谷,瑞士依然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国家,正如调查所得到的结果-这里的人渴望能再次接近彼此,并在见面和告别的时候,能亲吻对方。

#赞成者

与上次调查结果不同的是,这次大多数人赞成对医护人员实行强制疫苗接种义务:对此57%的人表示赞成; 52%认同强制教师接种。

出示疫苗证书义务得到了62%人的支持。但是扩大适用范围,例如滑雪场,却遭到大多数人的反对。按照联邦委员会和山区铁路行业的意愿,瑞士滑雪场应该像去年一样“保持距离”和“戴口罩”即可,无需出示疫苗证书。

外部内容

尽管大多数人支持疫苗证书义务,但79%的人认为推行疫苗证书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间接强迫接种疫苗的做法,该数据比上次调查增加了10%;46%认为出示疫苗证书的地方提高了自由度;32%认为增加了麻烦。

人们对于加强型第三针疫苗显示出浓厚兴趣,对此48%的人表示赞成,10%相对赞成。大多数人接受官方取消免费新冠病毒测试的政策:59%支持政府10月提出的这项新举措。

#反对者

对疫苗接种持怀疑态度和对国家措施持批评态度的人分歧最大,从统计数据上看得出,这些是瑞士右翼人民党派和巴尔干移民群体,他们对疫苗的排斥心理比较强,来自东南欧和巴尔干地区人的疫苗接种率为52%,高于人民党群体的接种率42%。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总体上看,女性、低收入群体和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更排斥接种疫苗; 相反,男性、高收入群体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则更能接受接种疫苗。

#恐惧

只有6%的人,也就是未接种人中的四分之一,还在考虑接种疫苗。不接种疫苗的最重要原因是对疫苗带来的伤害心怀恐惧以及对自身抵抗力有足够信心;几乎70%的未接种疫苗的人对疫苗的效果表示怀疑;15%的人担心接种疫苗会影响生育能力,尽管没有医学依据;12%的人表示他们按照医生的建议,不接种疫苗。

47%未接种受访者表示,如果对疫苗更有信心,他们会改变主意;还有44%表示,如果没有疫苗证书会令生活变得非常不便,他们也会接种。

#分裂

最令人担心的是疫情为社会带来的动荡,在过去的几周和几个月内,瑞士许多城市都举行了示威游行,而这些抗议活动并不是总是在和平的氛围下进行,几天前伯尔尼举行的一次大型聚集行动便显示出动荡的激烈性:仅为确定抗议人数,就展开了一场社会大辩论。

私人领域也受到了影响,几乎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担心会发生私人冲突,比以前的调查多了一倍。41%的受访者感到,现在交谈中人与人的语气已经变得更加激进;71%的人在私人领域曾为防疫措施与人争吵过;31%已因观点不同不再与一些亲朋联系;未接种疫苗的人显然比接种疫苗的人情绪更加激进。

#失败者

政治机构在国民中受信任程度也受到了影响,瑞士最高行政机构,即由来自不同党派的7位委员组成、并共同制定防疫措施的联邦委员会,在民众中的得分几乎不及格:4分以下(1分最低,6分最高)。

外部内容

这里引人注意的是,社会民主党联邦委员阿兰·贝尔塞(Alain Berset),也就是卫生部长,得分最高:4.1分,勉强及格;得分最低的是自由民主党联邦委员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他在疫情中几乎未露面,但他负责的2021年欧洲档案则以失败告终。

然而,过去几周真正的输家其实是右翼保守派瑞士人民党联邦委员-经济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他穿着“自由牛铃衬衫”出现在一个公共活动中,这种衬衫是一个反对防疫措施及联邦政策群体的标志。他的这一举止犹如引发了一场灾难性火灾,也在国内外的媒体上成为头条新闻,这显然在瑞士公众中引起公愤,尽管如此,他依然得到了3.3分的成绩。

#生活

疫情将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多么持久的痕迹,目前只能猜测。尽管如此,在这次调查中还是涉及到了未来。10%表示疫情之后,他们依然会经常骑车出门;这一比率也同样适用于汽车。

另一方面,出公差的时代似乎已成为过去。这点与对电子会议的认可似乎不谋而合;超过40%的人预计疫情过后,这些网络会议会占更大的分量;绝大多数人还希望在危机过后能继续居家办公,至少能够部分时间在家工作。

#亲吻

疫情初期,人们改掉了见面握手和亲吻的习惯。自从有了疫苗后,人们对这种保持社会距离的规则似乎越来越不在意。目前见面不行亲面礼的规则似乎仍在民众中生效,在瑞士根据地区不同,一般熟人见面要亲吻面颊两下或三下。

现在,大多数人表示希望在疫情之后恢复亲面礼,尤其是14-34岁的人对此的渴望最为强烈。这里还显示出一个明显的地方差异:瑞士意大利语区提契诺州和法语区的人比瑞士德语区的人更不愿意永远放弃亲面礼。

(译自德文:杨煦冬)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