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们有朝一日会知道新冠病毒起源真相吗?

多项研究显示,大多数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来自动物,尤其是2002年引起非典流行的病毒。蝙蝠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 "罪魁祸首 ",因为他们身体携带一种基因与SARS-CoV-2相似的病毒。然而,蝙蝠冠状病毒和人类冠状病毒之间的遗传距离表明,病毒是通过 "中间宿主 "-例如穿山甲、水貂或果子狸- 感染人类的。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由于科学调查屡屡受阻、冲突不断,要了解21世纪最严重大流行病背后的病毒真相,可能会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瑞士工作的病毒学家的共识是,病毒是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但有些人说,应该更严肃地对待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理论。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0月09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自然》杂志最近发表的社论(英)外部链接中,受世界卫生组织(WHO)委托调查疫情暴发的科学家提出警告,称调查此事的窗口正在关上。

任日内瓦大学医院新兴病毒性疾病研究中心(Centre for Emerging Viral Diseases)总监的病毒学家伊莎贝拉·埃凯尔勒(Isabella Eckerle)指出:“此刻来看,找到罪魁祸首似乎比查明真相更为重要。”

另一位知名瑞士病毒学家,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迪迪埃·特罗诺(Didier Trono)也认为,这个问题已经偏离科学,成为政治问题。尽管了解病毒起源真相对预防和管理未来的大流行病非常重要,但特罗诺对此感到悲观。

他表示:“由于科学困境和政治影响,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接受没有最终答案的结果,不过在目前阶段,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可能性仍然很高。”

隐藏的真相

探查2019冠状病毒病的起源一直充斥着复杂性和争议性。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罕见的一次针对中国的公开批评(英)外部链接中所断言的那样,中国从未摆出完全合作和透明的姿态,迄今为止总是拒绝公开完整的数据和样本。世卫组织曾在今年1、2月间派出由独立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到武汉做深入调查,但他说,缺乏透明度阻碍了世卫组织的工作。根据世卫组织对这次使命的描述,这个团队先经过了14天的隔离期,期间只能通过视频聊天与中国专家讨论。结果只剩下两周时间进行实地调查,且出于保持距离和健康监测的需要,这些调查都已是事先计划好的。

尽管与中国政府进行的是艰难的合作,世卫组织在关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起源的全球研究中,最终否定了实验室事故的假设。这个全球卫生机构基于不完整数据,认为实验室事故“极其不可能”。

谭德塞后来承认实验室泄露假设被过早排除,而带领世卫中国调查之行的丹麦科学家彼得·本·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最近也承认,中方官员曾对他的团队施加压力,要他们摒弃这一理论。

鉴于此类披露及该研究的不完整数据,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世卫成员国强烈批评该组织的疏忽,以及中国缺乏合作和隐瞒数据的行径。这一批评也得到科学界的响应:今年5月,巴塞尔大学教授与病毒进化专家理查·内尔(Richard Neher)等来自世界各地的17名研究人员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以更加客观和透明的方式继续展开调查。

签署这封信的科研人员认为,尽管这两种理论[病原溢出和实验室事故]都没有明确结果的支持,但“两种理论未能得到平衡的考量”。内尔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在拥有足够数据之前,必须认真对待这两种假设”。

可能性问题

世卫组织的全球研究确定了该病毒从假定原本宿主(菊头蝠)传播到人类的四种可能途径:直接的人畜共通传播(从蝙蝠直接传给人类,被认为有可能);通过中间宿主传入(从蝙蝠传给另一种动物,再传给人类,被认为非常可能);冷食链(被认为有可能);或实验室事故(被认为极其不可能)。

中间宿主假说被认为非常可能,是因为尽管有一种已知蝙蝠的冠状病毒在基因上与SARS-CoV-2接近,但这两种病毒在时间上相隔了数十年。世卫组织报告表示,这暗示有一个“缺失的环节”,即属于另一物种的动物充当了人类与蝙蝠之间的“桥梁”。穿山甲、水貂或果子狸等动物已被认定为可能的宿主,因为它们易感染冠状病毒,但中间宿主究竟是什么还未被明确确定。

“可能永远都无法确定,”埃凯尔勒认为,她补充说,病毒溯源不但挑战重重,还花费时间。“研究可能要耗费多年,就像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1,即SARS冠状病毒)的情况一样,而宿主动物可能已经绝迹,”这位病毒学家指出。

在2002-2004年的非典暴发案例中,研究人员花了大约4个月时间才确定果子狸是中间宿主,但花了十年多时间才在一个偏远的山洞里,找到一群寄生有该病毒所有基因构成要素的菊头蝠种群。鉴于调查的复杂性,世卫组织报告中没有对SARS-CoV-2的来源提供更多结论性的发现结果,埃凯尔勒对此并不感到惊讶。

swissinfo.ch

然而已知的是,目前流行的许多病毒是人畜共通传染病的结果,即可由动物传染给人类或人类传染给动物的疾病。由于砍伐森林和集约化畜牧业等人类对动物栖息地的干扰,这种现象势必有增无减。而埃凯尔勒透露,与此同时实验室事故却很罕见。她说在自己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她本人从未引发过事故,也未在实验中目睹过事故。

她说道:“找一个替罪羊要容易得多,这样我们就不必承认,我们的生活方式可能对此类疫情做出‘重大贡献’。”

内尔-《科学》杂志公开信的作者之一-则承认,疫情暴发更可能是由人畜共通传染病引发,但同时指出,实验室事故也有过先例。

“鉴于武汉正巧有一个研究冠状病毒的实验室,所以不应排除这种可能性”,这位专家认为,他还提到并无相反证据之实。世界上有众多研究机构从事高度敏感冠状病毒的研究,并维护病毒样本和序列数据库,其中就包括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例如,世卫组织将在瑞士建立其首家以储存、分析和分享可能引起流行病或疫情的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的全球生物中心。更多详情:

根据美国的一份情报报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科研人员曾在2019年11月因患类似流感的疾病去医院就医。这一理论暗示,这些工作人员是因为防护设备有问题或安全措施不到位,从而感染了病毒,然后将其传播到整个武汉。但该研究所未公开任何医疗记录,以证实或否认其工作人员感染了病毒。

swissinfo.ch


内尔明确表示,如果找到中间宿主,那么就能否定实验室泄漏理论。但他强调说,尽管相关人员在农场牲畜和野生动物身上展开对这种病毒的密集搜索,以寻找与人类冠状病毒之间的可能环节,不过“迄今为止尚未发现密切相关的病毒”。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