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国际日内瓦变化中的面貌

成为联合国人权高专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即将离任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因其对华态度而遭到批评,但这份工作可不好做。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在6月宣布,她将不寻求第二个任期。她表示,这是因为她想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与她最近颇具争议的访华之行无关。但是,她将留下哪些政绩成果?她的继任者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7月2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作为一名侵犯人权行为受害者、活动家和政治家,米歇尔·巴切莱特带着独特的个人视角,来到这个岗位上”,瑞士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人权高专办所在地)大使朱格·劳伯(Jürg Lauber)说,“在突出世界各地侵犯人权行为的同时,她还负责牵线搭桥、参与对话、发起合作。”

巴切莱特是智利前总统(2014-2018),也是拉丁美洲当选的首位女性国家领导人。她曾在皮诺切特(Pinochet)统治期间遭到拘留,当时她的父亲每天都遭受酷刑,后来被那位独裁者在监狱中折磨致死。

她于2018年9月成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在四年任期中,她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缅甸、也门、阿富汗、埃塞俄比亚、南苏丹等地的严重人权危机,以及今年年初爆发的俄乌战争。在任期接近结束时,她对中国新疆的访问备受批评,给其任期表现蒙上了阴影。

劳伯说:“高专办积极推动基于人权的疫情危机应对和后果处理工作。”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巴切莱特也一直是“应对气候变化、贫困和不平等挑战的坚定倡导者”。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非政府组织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主任菲尔·林奇(Phil Lynch)同样认为,巴切莱特在这些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在移民、系统性种族主义、疫情期间促进疫苗公平分配等方面积极作为。但他对巴切莱特处理国家局势的方法持批评态度,他说巴切莱特“倾向于与各国政府进行高级别友好对话,而非以一致、非选择性、有原则的方式处理人权危机。”

访华之行

他继续说,她对待中国的态度最坏她的名声,“她完全没有着手解决该国的人权状况问题,包括新疆出现的反人类罪行,以及西藏和香港的大面积镇压行动,强迫失踪和任意拘留全国各地的人权捍卫者和律师”。林奇表示,巴切莱特对中国的态度“明显缺乏对受害者和人权捍卫者的声援,她没有能力、也没有准备好让一个强大的政府承担责任”。

在5月底的访华活动中,巴切莱特被指责过于顺从中国政府,遭到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等非政府组织以及一些国家的批评。他们还抨击她拒绝发布了一份可能具有爆炸性意义的联合国关于新疆人权侵犯行为的报告外部链接,也许背后的原因与其访华之行有关。许多可信的报告显示,中国政府在新疆非法拘禁了约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中国政府表示,这些拘留营主要用于再教育和培训,并否认关于酷刑、强迫劳动和其他虐待行为的指控。

大赦国际宣传副主任兼驻联合国纽约办事处主任谢琳·塔德罗斯(Sherine Tadros)说:“很难忽视她在任期结束前的访华之行。我认为这给她的政绩成果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会长期影响她的名声,以及人们对她的印象。”

塔德罗斯告诉瑞士资讯,巴切莱特在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方面“绝对走在前列,并且全身心投入”,她领导的人权高专办编写了一份关于委内瑞拉的有力报告,大赦国际对此表示赞赏。但她在访华之行中的所作所为有损其声誉。塔德罗斯向瑞士资讯表示:“我认为,如果你是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家属,或者是拘留营的幸存者,那么你很难忘记她在中国坐在那里大谈教培中心,使用中国政府那套洗脑宣传话术。这非常有损她的名声,我不明白要如何修复这种声誉损伤。”

林奇对此表示赞同。“当然,在有政治意愿的情况下,对话、合作和技术援助是促进人权的重要且合法的方式,但如果侵犯人权行为已经制度化、普遍化,或者确实是政府政策的一部分,就像新疆的情况那样,那么至关重要的是要开展监督、报告和追责工作,”他告诉瑞士资讯。

新疆人权问题报告

巴切莱特在刚刚结束的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会议开始时宣布离任,她表示她将在8月底离任前发布一份最新版本的新疆人权问题报告,该报告将被提交给中国政府征求意见。那么她能在中国问题方面挽回名声吗?

“我们得看看报告怎么说,以及中国政府的意见(她最后允许征求中方意见)是否会削弱这份报告的力度,”塔德罗斯说,“因为人权观察、大赦国际和许多其他组织所记录的实地证据非常确凿和有说服力。”

缺乏作为?

林奇认为,巴切莱特面对埃及、沙特阿拉伯、巴林和委内瑞拉等国的人权状况也“缺乏作为”,他说巴切莱特对这些国家的人权改革评估“过于乐观”。林奇还说,她“远不如”一些前任那样有作为,不像南非的纳瓦尼特姆·皮莱(Navanethem Pillay)或约旦的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那样,会与民间社会进行磋商或接触。

海湾人权中心(Gulf Centre for Human Rights)主任哈立德·易卜拉欣(Khalid Ibrahim)对此表示赞同。他说,在巴切莱特任期内,巴林和阿联酋等国的许多人权捍卫者遭到监禁,“她在改善中东国家人权状况方面不够有作为。”他还对像他自己这样的人权组织难以获得相关国家准入表示遗憾。

易卜拉欣承认,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工作很艰巨,但他认为巴切莱特花了太多的时间与国家政府对话,而与民间社会的对话却不够。如果你想替失声者发声,“你需要现场倾听人权捍卫者的发言,了解发生了什么”,他告诉瑞士资讯。

遴选下一任高级专员

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发言人在6月中旬表示,巴切莱特继任者的选聘程序正在进行中,一旦找到合适人选,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将把下一任联合国人权高专人选提交联合国大会批准,并在“适当的时候”发布公告。

这个职位到底有多重要,特别是考虑到履职者在政治上面临的各种限制?“这个职位至关重要。人权高专要为整个人权界发声,"大赦国际的塔德罗斯说,“我认为,这是一份极其艰巨的工作,就像联合国秘书长的工作一样富有挑战。不可否认的是,一方面人权高专必须与各国政府进行谈判,寻求准入并保证自己工作人员的安全,另一方面又要对权力机关直言不讳,揭露不同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是非常微妙的局面。很难把握好平衡,就连巴切莱特也没处理好。”

瑞士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劳伯表示,任何担任人权高专职务的人都需要表现出“对促进和保护全世界人权的坚定承诺,并具有与所有国家进行对话的必要气魄”。

林奇认为人权高专还需具备更多特质。“我们认为,高级专员需要成为一名人权卫士,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权倡导者和捍卫者,该职位与外交官或政治特使的角色不同。”

呼吁流程“透明化”

今年6月,包括国际人权服务社、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在内的60多个非政府组织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递交了一封公开信,呼吁通过“透明、择优、协商一致”的方式挑选下一任人权高专。他们指出:“这应该包括与独立人权组织和人权捍卫者进行广泛且有意义的磋商。鉴于人权高专巴切莱特的任期将于2022年8月31日结束,这一进程必须迅速展开。”

林奇说:“关键要记住,高级专员一职源于民间社会动议。在1993年第二届世界人权大会召开前夕,民间社会认为有必要拥立一位全球人权领袖和倡导者来推动全球人权事业。”

公开信签署机构海湾人权中心的易卜拉欣说:“必须要与民间社会进行磋商。”他表示,他的组织已经厌倦了通过“暗箱操作”选出联合国人权高专。同样签署公开信的开罗人权研究所(Cairo Institute for Human Rights Studies)高级宣传主任尼尔·希克斯(Neil Hicks)表示同意。“我们希望民间社会公开参与其中,这样国际社会可以看到,联合国将不遗余力地确保人权组织和民间社会在这一过程中享有发言权。”他说,这将是对他们作用的重要认可,特别是如今在包括中东和北非在内的世界许多地方,这些组织面临着被“封杀”的风险。

“现在网上有一则关于联合国人权高专职位的招聘广告,”大赦国际的塔德罗斯说,“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谁在申请,真正的选拔标准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个真实的招聘流程,还是说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编辑:Imogen Foulkes,编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