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对俄制裁如何影响瑞士的奢侈品行业?

日内瓦的奢侈品商业区 Keystone / Gilles Lansard

俄乌战争爆发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行制裁,对其海外资产实施冻结,瑞士监管机构与俄罗斯寡头之间开始了一场关于财富的猫捉老鼠游戏。奢侈品行业正感受到阵阵寒意。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6月15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一位从事海外资产追回工作的调查员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不少瑞士财务顾问与俄罗斯目标客户合作,“目前你根本无法通过电话联系到他们,他们在日以继夜地工作”。

自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瑞士选择与欧盟保持一致的对俄经济措施,包括冻结俄罗斯国家资产和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寡头亲信所拥有的资产,并禁止与俄罗斯至关重要的能源部门进行金融交易,同时禁止与俄罗斯进行商品贸易。

瑞士调查人员在寻找需要被冻结的资产时,肯定有不少工作要做。近年来,多家媒体对海外财富的调查表明,包括俄罗斯寡头在内的富人长期以来一直采用复杂的法律架构来转移资产,所涉公司的所有权结构经常被比喻为“俄罗斯套娃”:一个法律实体由另一个实体所持有,层层嵌套。

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发言人弗洛里安·迈恩菲施(Florian Maienfisch)说:“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不断收到有关受制裁者资产的报告。由于这一过程仍在全面展开,已经收到的报告仅代表不完整的、不断变化的中间状态。”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负责管理政府设立的寡头特别工作组。

秘书处解释说,除银行、地方和州当局以及保险公司外,个人、民间社会团体或任何怀疑受制裁者在瑞士拥有财产和资产的人都可以向工作组举报此类联系。除在法庭上为客户辩护外,以其他身份工作的律师--包括作为受托人--有“义务”报告任何可受制裁的资产。

关于瑞士监管机构在掌握俄罗斯资产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罗滕伯格兄弟的资产追查工作就是典例。根据瑞士《晨报周日版》(Le Matin Dimanche)的报道,被英国首相称为俄罗斯总统“亲信”的阿卡迪·罗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和他的兄弟鲍里斯(Boris),利用一家日内瓦银行设立的资管架构来掩盖资金的最终持有人。据《金融时报》披露,在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终止租约后,兄弟俩被迫出售私人飞机。

看不见的财富

关于俄罗斯在瑞士的资产价值的各类估算结果差异很大。据瑞士国家银行(Swiss National Bank)保守估计,2021年,俄罗斯的信托和客户存款约为240亿瑞郎(合人民币1667.5亿元),而瑞士银行家协会(Swiss Bankers Association)称,俄罗斯在瑞士的资产总值高达2000亿瑞郎(合人民币13’940亿元)。政府上个月宣布冻结了63亿瑞郎的俄罗斯资金,低于此前的75亿瑞郎,部分资金因“理由不充分”而被解冻。官方数据显示,目前约有16.5万名俄罗斯国民居住在瑞士。俄罗斯驻伯尔尼大使馆表示,由于这项数据不包括拥有瑞俄双重国籍的个人,因此实际数字可能是统计数字的近两倍。

有些资产比其他资产更容易追踪。目前有1000多名俄罗斯人被列入瑞士的制裁名单,包括少量瑞士居民,据说这些人从特别授权(多语)外部链接中获益并攫取了不少财富,过程中涉及税收交易。其中一位寡头是彼得·阿文(Petr Aven),据说他是普京的密友,他在伯尔尼的度假屋于3月被查封。

外部内容

这些年来,日内瓦已成为许多政治公众人物(英)外部链接的居住地,他们购买了价值数百万瑞郎的房产,有关这些资金来源的质疑声不绝于耳。除了阿文之外,在伯尔尼、日内瓦等州,当地的房产登记员逐个调查制裁名单上的个人,与受制裁的俄罗斯人有关的其他房产也被当局查封。

尚有改进空间

自实施制裁以来,人们担心,与流动资产类似,艺术品等其他更有形的资产可能也难以追踪。虽然不同部门均要求各机构“了解你的客户”(KYC),但实施情况却不尽相同。

在瑞士反腐败专家马克·皮特(Mark Pieth)看来,瑞士在没收俄罗斯资产方面的整体记录良莠不齐。他告诉瑞士资讯:“在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后,瑞士没有遵循欧盟的对俄制裁,因此许多俄罗斯人认为瑞士是个避风港。”

他表示,瑞士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没有将财务顾问纳入反洗钱立法范畴。他还指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是一个评估各国反洗钱表现的政府间组织,在对瑞士进行下一轮评估时,“工作组必须要讨论这个问题”。

零售商告诉瑞士资讯,欧盟对俄罗斯国民设置了10万欧元(合人民币71万元)的转账限额,瑞士也复制了这一做法,但仍然允许进行该金额及以下的商业交易。

艺术无疑是寡头们能够通过钻空子而获益的领域之一。

全球专家担心,该行业或将继续从缺乏监管中获益,包括使用非同质化代币(NFTs)进行交易。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英美政府一直有这方面的担忧。

近期,隐秘的日内瓦自由港成为了瑞士海关官员检查的重点,在那里贵重资产可被免税持有。但是,当地的规定意味着检查人员自己也可能无从知晓要调查哪些物品。

虽然自由港要遵守瑞士法律,且有义务保持库存记录,但最终他们不会询问受益人的姓名,这些人往往隐藏在复杂的律师和公司网络后面。

但最终应由政府当局决定冻结哪些资产。同样来自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的迈克尔·伍思里克(Michael Wuethrich)告诉瑞士资讯:“当我们怀疑有一项资产应该被冻结,但该资产却未被冻结时,我们会进行调查。”

有害的生意

尽管如此,随着对寡头的制裁持续进行,一位日内瓦信托专家表示,那些被盯上的人正感受到寒意,因为他们正争相咨询如何管理其众多资产。

他指出,财务顾问越来越警惕与俄罗斯的“问题”客户保持关系。

他说:“这些客户不仅对银行有害,对我们这样的人也有害。”这位顾问还谈到,某位客户是制裁名单上的重点目标,他在日内瓦郊区有一处已知的住所,他曾就具体问题咨询过不同的顾问,“使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对他的财务状况有全面的了解”。

瑞士资讯联系了另外几名俄罗斯人,请他们就自己的情况发表评论,但他们没有回应。

私人飞机停飞

在日内瓦等俄罗斯人热衷的奢侈品购物地,制裁的影响正在显现。

例如,在房地产市场上,俄罗斯富豪客户预计会变得更加稀少。一位日内瓦的独立豪宅经纪人告诉瑞士资讯,一位俄罗斯客户决定暂时推迟购买一处“大型房产”。她说,买家知道“当日内瓦有高价房产出售时,报纸会报道,他们不希望成为人们的谈资”。

这位房产中介没有透露俄罗斯买家的姓名。

4月初,在日内瓦举办的钟表展上,根本没有讲俄语的人——受疫情影响,这是三年来首次举办的线下钟表展。“钟表与奇迹”活动的主办方没怎么提及俄乌战争对该行业的影响,疫情期间钟表行业整体表现强劲。

与艺术品类似,有报道称包括手表和珠宝在内的可交易奢侈品也遭遇“恐慌性购买”。但近期日内瓦市中心许多钟表店门可罗雀,一天下午,其中一家钟表店的员工告诉瑞士资讯,制裁“显然”对其客户群体产生了负面影响。瑞士资讯在撰写本文时专门联系了该品牌总部,但其拒绝公开置评。

瑞士钟表和珠宝零售商协会主席罗伯特·格劳维勒(Robert Grauwiller)表示,在实施针对其行业的制裁后,“没有人敢违反这些规则”。他指出,商家不会在销售过程中收集客户数据,但补充说,专门从事高端产品销售的商店具有“专属的客户网络”。

在瑞士奢侈品市场的其他细分领域,俄罗斯富豪的缺席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情况很复杂,”飞机服务提供商Jet Aviation的加布里埃拉·普富格(Gabriela Pfulg)在最近走访日内瓦的私人飞机航站楼时表示。她还介绍了停止对俄业务对公司的影响。

日内瓦曾是俄罗斯私人飞机的常规目的地,但最近几周许多航班都停飞了。正如罗滕伯格案所显示的那样,至少有一家瑞士金融机构直到最近还在为寡头拥有的私人飞机提供贷款服务。

根据公务航空咨询公司WingX的数据,去年,日内瓦机场上起降的俄罗斯和乌克兰航班中公务机占5.17%。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这部分航班完全停飞了。

“因私人飞机停飞,运营商的业务难免受到影响。这确实是个问题,”WingX公司的瑞士区总经理理查德·科伊(Richard Koe)表示。他说,除了因欧洲制裁而停飞的飞机,以及那些继续在俄罗斯境内飞行的飞机外,大约20%的俄罗斯注册公务机在土耳其、阿联酋和哈萨克斯坦等国之间飞行。他补充道:“我们正在关注这一动向。”

据报道,目前有两架飞机,包括一架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飞机,在日内瓦处于停飞状态。

(编辑:Virginie Mangin,译自英文:瑞士资讯中文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