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如何还击战争地区的谎言与宣传

3月14日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新闻直播(俄罗斯收看者人数最多的新闻节目)时段,制作人玛丽娜·奥夫西安尼科娃(Marina Ovsiannikova)举起一张标语,上书“不要战争。不要听信宣传。你在这里听到的是谎言。俄罗斯人反对战争。” Keystone / Dsk

信息是种强大的武器。在俄乌战争以及当今的许多冲突中,由于数码技术的出现,真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成为针对的目标。几位和平建设专家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解释,信息混乱背后隐藏着什么,我们又该怎样去重获真相。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03月22日 - 09:00

就在第一批俄罗斯导弹击中多座乌克兰城市的几周前,俄政府对乌克兰横加指责。由国家支持的俄罗斯电视台称,乌克兰军队在靠近俄罗斯边境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等分离主义地区实施种族灭绝。为了把乌克兰抹黑成施害者,社交媒体上还出现了经过加工的所谓受害者视频。

俄罗斯开始入侵后,虚假信息攻势便进入高潮。亲俄用户在加密信息应用Telegram上传播虚假报道,谎称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已经逃离该国。在战争开始十天后,俄罗斯立法者又通过了一项“假新闻”法,迫使(多语)外部链接不遵循克里姆林宫意图的独立媒体和驻俄外国记者暂停工作。

和平建设研究所swisspeace的数码专家艾玛·鲍姆霍夫(Emma Baumhofer)表示:“这就是游戏规则-从不同角度出发,制造混乱和迷惑的气氛。”

一直以来宣传就是战争的一个特色,因为敌对双方除了想赢得战争,还想赢得人心。但随着社交媒体、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展,交战双方现在可以相对容易、快速和广泛地将信息变为武器。虚假信息在网上传播后开始转入线下,用鲍姆霍夫的话说,线下是一个“复杂的信息环境”,虚假信息会在这个环境里占据上风,使得人们难以区分事实与谎言。

加剧危机-从乌克兰到非洲

和俄罗斯人一样,乌克兰这边也通过自己的宣传为信息战“添砖加瓦”。例如官员们夸大俄军士兵的死亡人数,比美国情报机构的估计或克里姆林宫发布的数字高出许多。他们甚至在媒体面前将所谓的战俘示众。

如瑞士智囊团foraus的茱莉亚 ·霍夫施泰特(Julia Hofstetter)所说,任何一场战争的参与者都会通过强调自己的成功来鼓舞士气。

霍夫施泰特专门研究冲突的网络形式及数字化和平建设,她说道:“在许多冲突中,数码虚假信息被用来调动国民支持、扰乱敌方稳定或和平进程。”

在某些情况下,平民、非国家行为者,甚至他国政府都会加入信息战。在乌克兰,普通公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声称视频中是被俘的俄军士兵,但其真假难以核实;志愿黑客为了打击俄罗斯的宣传机器,对俄罗斯政府网站与国家媒体展开攻击。鲍姆霍夫还透露,令人震惊的则是美国的举动,他们公布了自己的一些情报,以削弱俄罗斯在入侵前各种言论的可信度。

然而干预国外冲突并非什么新鲜事,尤其是对俄罗斯而言。鲍姆霍夫透露,我们在当前战争中看到的此类假情报策略,近年来俄罗斯已经用过很多次,中非共和国就是一个例子。美国和平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在2020年底中非共和国备受争议的选举之后,暴力事件的增加“与假新闻与宣传相吻合,这些虚假信息被认为来自俄罗斯和法国”。

据瑞士非政府组织“燕子基金会”(Fondation Hirondelle)通讯主管尼古拉·博伊塞斯(Nicolas Boissez)解释,俄罗斯希望扩大在这个非洲国家的影响力,而那里的政府军和非国家武装组织之间的战斗在之前一年里不断升级。博伊塞斯补充说,在紧张的政治与治安局势下,虚假信息俨然已是一个重要特征。

以事实来还击

虚假信息对该国民众的影响“非常巨大,加剧了治安危机,并进一步削弱了和平建设参与者的工作”,“燕子基金会”写道。

25年多来,洛桑的这家非政府组织抱着基于事实的新闻业能够促进和平的想法,一直在支持独立媒体和训练卷入危机国家的记者。该组织在中非共和国的工作显示出,我们可以做哪些工作来应对虚假信息。

“我们应对的核心就是向人们提供事实,并以尽可能最简单的方式,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解释这些事实,”博伊塞斯表示,“我们关注那些与他们日常关心的事息息相关的信息,以此创造信任的纽带。”

两年前,这家非政府组织和2000年创办的Ndeke Luka广播电台一起发起向虚假信息开战的宣传活动,其中包括在该电台设立一个事实核对小组,如今这家电台已是中非共和国最受欢迎的媒体。事实核对小组的工作成果不但在该电台播出,也在一些合作电台、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发布,目标是尽量让更多人知晓。

在乌克兰战争中,核实也占据了突出地位。入侵开始前,记者和Bellingcat等各家民间社会组织曾利用开源在线情报工具(OSINT),驳斥那些宣传乌克兰挑衅行径的图片和视频,从而揭示出俄罗斯入侵借口里的漏洞。泽连斯基本人也分享了用智能手机拍摄的多个视频,他在其中反驳了俄罗斯的各种言论。

不过,事实核对与支持独立媒体并不是还击虚假信息的唯一办法。

鲍姆霍夫解释说:“光是把事实提供给人们,并不足以令他们改变主意。我们必须解决人们易听信虚假信息的根本原因。”

在中非共和国,为提高民众对“假新闻”的意识、避免成为错误新闻的传播者,“燕子基金会”开办了不少公开活动,他们还争取到艺术家、音乐人等意见领袖在这些活动中露面。

错误信息,还是虚假信息?

根据非营利性网络First Draft搭建的词汇表,“虚假信息”(disinformation)是指故意捏造或分享以造成伤害的不真实信息;“错误信息”(misinformation)则是指并非故意要造成伤害的不真实信息,例如由不知情的人无意中分享的不实信息。

End of insertion

但霍夫施泰特和鲍姆霍夫都认识到有必要加强“数字素养”(digital literacy),尤其是要帮助那些陷入新闻封锁的人。俄罗斯政府已限制对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的使用,据称成千上万的人使用虚拟专用网(VPN)来寻找其他的新闻来源。不过,鲍姆霍夫指出,大多数民众并不了解这一技术,也不懂得如何“翻墙”。

对科技企业施压,要求其加以改善

然而,最关键的变革领域当属社交媒体,因为社交媒体在传播“假新闻”和已核实信息方面发挥着巨大作用。

foraus的霍夫施泰特推测,平台网管在这场战争中一直处于特别高的警戒状态-国际媒体的关注可能是一个因素。谷歌(Google)、推特及脸书的母公司Meta迅速封锁了“今日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这两家由国家支持的新闻机构在入侵行动开始后不久即被禁止在欧盟境内广播。推特和脸书也以违反使用条款为由暂停或删除了一些账户。

但这与他们以前的做法不一样。霍夫施泰特说,在大多数冲突中,这些企业在阻止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方面做得很不够,部分原因是他们不情愿在不被视作大型目标市场的国家投入资源,使用当地的语言监控平台上的内容。

在最坏的情况下,大型科技企业应对措施的缺失已造成致命暴力。一份独立报告发现,2017年针对罗兴亚群体的仇恨言论在脸书上不受限制地四处泛滥,在缅甸制造了一种对这一群体使用暴力的“鼓动性环境”。

鲍姆霍夫指出:“各平台受其构建方式的影响,变成在给冲突‘火上浇油’。因为令人难以容忍的行为与愤怒受到的关注度最高,所以它们也倾向于奖励此类行为。”

科技推动和平

瑞士智囊团foraus的茱莉亚·霍夫施泰特表示,利用数码技术推动和平是一个蓬勃发展的领域:各民间社会组织在利用开源在线情报工具驳斥虚假信息,而各斡旋者则在依靠众包平台来使和平建设更具包容性。

但她指出,最大的潜力在于使民众群体获得能力,只需使用智能手机就有可能在基层组织起来、记录战争罪行,以及和国际社会分享自己的故事。

正如研究叙利亚战争视频资料的研究人员所展示的那样,现有技术可以验证用户生成的素材并将其归档,以便将来对战争罪提出起诉-有可能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End of insertion

鲍姆霍夫建议和平建设者可以跟各平台合作,“使其成为更加和平的讨论场所”。举例来说,和平建设者可以利用自己在调解和找到分化的群体之间共同基础方面的经验,来帮助这些网站做出根本性的转变,使其突出用户之间的共同之处,而不是加剧他们的分化。

归根结底,各界需要对科技企业施压,要求他们在所有冲突环境下做更多的工作。毕竟乌克兰战争已不是他们与战时虚假信息的第一次交锋。

“每一次冲突都可能出现一种新的局面,”鲍姆霍夫表示,“但我们可以为此做更好的准备。”

(译自英语:于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