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瑞士,變性手術的問題出在哪裡?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在瑞士,許多人在做完變性手術後出現了嚴重的術後併發症。他們大多更願意在國外進行手術。相關協會和專家指出,瑞士的外科醫生缺乏此種手術的臨床經驗。

此内容发布于 2022年12月01日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瑞士法語區一位年輕的變性人Emma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開了7次刀,現在正在等待第8次手術。她想像中的變性過程完全不是這樣。最初的計畫只是接受一項性別重置手術:陰道成形術,即為變性女性再造陰道。

"我在第一次手術中已經出現了問題,因此不得不再次手術。在這期間我的直腸受到了傷害,所以醫生給我裝了一個胃袋,我不得不戴著它生活了9個月。" Emma解釋說。這一經歷給她帶來巨大的創傷。 "我忍耐著,但有的時候,我還是感覺很難熬,焦慮症發作。幸運的是,我的親友一直非常支持我。" 明年5月,Emma還要接受一次外觀矯正手術- 希望那是黑暗隧道的盡頭。

多次手術

跨性別群體權益組織EPICÈNE的主席Lynn Bertholet知道很多類似Emma這樣的案例。 "情況很糟糕。" 她說。為了補救各種術後問題,當事人有時不得不接受多次手術。 "這位來自日內瓦的人權運動者和前銀行家指出:"我見過的、最嚴重的案例是一位男性變性者,他在5年內被迫接受了22次手術。 ”

“我戴著導尿管生活,疼痛忍難。”

Lucas*

End of insertion

術後併發症也會導致長期的住院和無法工作。 Lucas*目前就是這種情況。 2018年,34歲的他決定接受變性外科手術,包括陰莖成形術(利用從身體其他部位取下的皮膚為患者再造陰莖的手術)。由於諸多術後問題,他不得不又開了8次刀,而最初計畫的只是四次手術。

"目前,我帶著導尿管生活,疼痛難忍。" 身在病房的Lucas和我們通電話時說道。他已經在醫院住了好幾個月了。 " 我的療程變得異常複雜,” 他說, “醫療團隊很難匯總全部資訊,明確問題所在。" 他補充說:"我最大的夢想是能夠回歸我熱愛的工作。”

缺乏經驗的瑞士醫院

瑞士沒有關於變性人術後問題的統計數據。性別重置手術無疑很複雜,且風險性很高,但在Lynn Bertholet看來,瑞士術後併發症的比例依然過高。她說:"據我們協會的了解,大約每兩名接受變性手術的人中,就有一名會遭遇術後併發症。”

Bertholet指出,在瑞士,進行此類手術的醫生缺乏臨床經驗,官方也沒有要求醫生接受專項訓練以及護理人員接受術後追蹤訓練的政策。瑞士有三家可提供變性手術的醫院,分別在巴塞爾、蘇黎世和洛桑。 ÉPICÈNE組織的主席說:"手術的數量不夠多,無法保證外科醫生獲得足夠的經驗。”

2015年,比利時外科醫生、性別重置手術專家Stan Monstrey的調查已經指出這一問題。受洛桑州法院委託進行的這項調查顯示:在瑞士的變性手術領域,因醫生缺乏臨床經驗,手術質量不及國外專門外科中心的水準。 “ 儘管有此結論,但現實情況沒有發生任何改觀," Bertholet說。

研究指出,外科醫生要想保持“操刀”的精準度,必須具備每年、每項操作技巧至少24次手術的臨床積累。儘管近年來手術的數量有所增加,但尚未達到上述要求。聯邦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在瑞士提供性別重置手術的三家醫院中,只有35名男性和52名女性接受了此類手術。

外部内容

能力中心

為了改善手術和護理質量,ÉPICÈNE組織正在大力呼籲,建立一個集中的國家能力中心,專門負責變性手術的進行和術後護理。 "這樣可以將病人匯集到一處,外科醫生也可以獲得更豐富的臨床經驗- 他們可以專攻變性手術,而不像目前,在操作變性手術的同時,他們也要兼顧一門其他的外科專業。" Lynn Bertholet解釋道。除此之外,統一的能力中心在集中資訊和僱用專門護理人員方面也更具優勢。

Monstrey教授在其報告中給出的也是這一解決方案:"在瑞士這樣的小國,滿足醫療能力和質量要求的唯一方法是將變性手術病例集中於一兩個醫療中心。" 該研究還提到,需要建立 "一個基於多名醫生和外科醫生合作的多學科方法,其中,護士和護理人員的豐富經驗也必不可少。"

Lynn Bertholet, Épicène協會主席 Magali Girardin

好辦法,還是烏托邦?

這個想法激起了醫學界的興趣。 Richard Fakin原是蘇黎世大學醫院整形外科診所負責人,現在在馬德里從事變性手術業務。 "每年操刀的手術數量和結果至關重要。在瑞士,幾乎沒有任何關於這一領域的優質出版品。" 他感嘆道。 Fakin認為,小國瑞士應該將變性醫療護理中心化。他說:"中心化並不一定意味著硬體設施的集中,而是遵循共同的治療概念。”

在瑞士法語區,變性手術均在在沃州大學附屬醫院中心(CHUV)進行。該院外科醫生Olivier Bauquis也贊成建立國家中心的想法。然而他認為,這一目標不太可能在近期實現。他堅信,目前的當務之急是 "保障由外科醫生、心理治療師和專門的內分泌學家組成的多學科團隊在大學附屬醫院內共同參與治療"。

很多人寧願去國外手術

鑑於瑞士目前的醫療狀況,只要經濟條件允許,打算變性的人都會選擇在國外的能力中心接受手術。 Agnodice基金會提到,可選的目的地包括泰國、比利時、美國、德國、塞爾維亞和加拿大。

"除了身心痛苦之外,補救併發症的多次手術和長期缺勤所連帶的成本也很高。”

Lynn Bertholet, Épicène協會主席

End of insertion

如果負擔得起,Lucas和Emma也希望在國外接受手術。 "我幾次向醫療保險公司申請償付國外的陰道成形手術費用,但遭到拒絕。" Emma說。現在困擾她的各種併發症本是可以避免的,她認為。


原則上,醫療保險公司只報銷在瑞士公立醫院進行的手術,但也有例外情況。例如,2015年,一家醫療保險公司償付了一名變性女子在泰國進行的性別重置手術:參照在Stan Monstrey的專家意見,沃州法院作出了有利於受保人的裁決,因為據專家評斷,當事人在瑞士手術會面臨更大風險。

賠付手術費用

Lynn Bertholet認為,只要瑞士沒有集中變性醫療資源的國家能力中心,醫療保險公司就應該報銷國外手術費用。她評論道:"除了身心痛苦之外,補救併發症的多次手術和長期缺勤所連帶的成本也很高。而這一切也必須由各州和醫療保險公司承擔。” 其協會目前正在就一起上訴至聯邦法院的案件展開工作,以期“在瑞士接受變性手術的風險過高”這一觀點得到法律上的承認。

但是該提案似乎並未說服醫療保險統籌協會santésuisse。當被問及相關問題時,協會發言人Christophe Kaempf提醒道:"目前,醫療保險公司對在瑞士境外進行的手術不予報銷,無論是哪一類手術。”

同時,Lynn Bertholet也強調,在另一個國家進行手術也並非完美方案。她說:"這些手術需要長期術後追蹤,而這就比較難在國外進行了。”

* 此處為化名

瑞士的跨性別人士

跨性別人士是指:生來男性或女性身體特徵明顯,但不認同其天生性別的人。這些人或認同另一性別,或具有介於男女之間的性別認同,也有可能男女性別都認同。很難確切知道瑞士跨性別人士的數量,官方從未就此做過統計。研究估算出的數字懸殊很大:有研究認為,每200人中就有一人可被認定為跨性人,這樣算來,瑞士大約有4萬名跨性者;而其他研究則只將“接受過生殖器再造手術的人”認定為跨性(變性)人,而瑞士全國有數百名接受過性別重置手術的人。

(來源:transgender network switzerland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編譯自法語:郭倢)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

通讯
无法保存您的订阅。 请再试一次。
即将结束 请确认您的电子邮箱地址。 我们刚刚给您寄出了一封邮件,请点击邮件内的链接,完成订阅程序。

本周热门文章

直接通过邮箱阅读瑞士资讯swissinfo.ch各种话题的最优文章。

每周

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的隐私政策提供了有关数据处理的附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