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善終AI:等待完美的死亡

Helen James /swissinfo.ch

是否存在安排完美死亡的可能?在我們科幻小說系列的新作裡,“善終AI”(NecrosIA)是一種機器人輔助自殺的高級服務。可是,客戶用上了最先進的人工智能係統後,自願死亡反而變得比預想的更加困難……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12月03日 - 09:00
Tu Wüst (文),Helen James (图)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您的時間很寶貴,請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安排完美的死亡這種事上。因為您彌留之際的每一分鐘都應該是奇妙的,忘記您的煩惱,讓我們的高級服務處理一切。

‘善終AI’——引領輔助自殺的機器人技術。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全新科幻系列作品:明日之正反烏托邦

烏托邦還是反烏托邦?夢想還是現實?當代技術革命向我們提出了有關人類未來的基本問題。新技術到底是敵是友?它們將如何改變我們在社會中的角色?我們是注定要進化成為超人,還是被機器的力量所超越?

《明日之正反烏托邦》是瑞士資訊原創的科幻系列短篇小說,試圖以創新和富有遠見的方式回答相關問題。多虧了眾多小說作家們的創造力,以及在故事所述領域工作的瑞士研究人員和專業人士的緊密合作,我們才有機會嘗試去想像和理解技術將如何塑造我們的生活。每個科幻故事都將附有一篇與瑞士頂尖科學家合作撰寫的事實性文章,讓您了解一些前端研究領域正在發生的事情,激起您的想像力!

End of insertion

我把卡片扔到飯店客房的獨腳小圓桌上,桌上還有我剛剛擱置的行李。卡片背面寫著兩個小字“回電”,呈現虹彩色的字母如此沉重,堪比母親想要留給我的全部精神負擔和遺產的分量。

自從我離開她的辦公室,摔門而去,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了。說實話,我已經不記得她原先的嗓音了,曾經的嗓音,那個用搖籃曲和笑聲環繞我的嗓音。這位女強人給了我生命,但多年來,她用來同我交流的語音合成器卻總讓她難堪。我交往過的那些男友裡,凡是發現她的存在而暈過去的、或者覺得拿“霍金”玩文字遊戲很好笑的,都沒能走到共進家庭晚餐那一步。

我脫掉登山鞋、羽絨服和健行長褲,然後躺在床上查看次日的安排。為了慶祝一位老太太的生日,一群百歲老人想攀登馬特宏峰,然後以翼裝飛行的方式下山……這是我今年第三次組織此類活動,似乎我的名聲和名片在這個客群中不脛而走。我檢查安全指標,包括日照、風力以及每個參與者的資料。我忍不住發出一聲苦笑。連健康的瘋子都可以“改善”自己身體狀況,從而一直活下去,還能飛上天,卻沒有治愈你罹患的腓骨肌萎縮症(Charcot)的藥,只能被困在輪椅裡?媽媽,你把我生在了一個怎樣的世界?

黎明的第一縷橙光慢慢爬上窗沿。我推遲接通“善終AI”的呼叫。儘管還是凌晨,我的母親肯定已經迫不及待在呼叫我。她不明白我為何不回家睡覺,也不明白我為何不願意接管她一手創辦的、蒸蒸日上的企業。

我沉入無夢的睡眠,又猛然驚醒。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指觸摸右耳垂後面的凹陷處。還好,我的皮膚依然光滑柔軟。完好無損。我呼氣、吸氣然後開始通話。

“喂,媽媽?

- 我在等你的電話。其實,我就是在等你。你會來我身邊嗎?

- 會的,但我不同意你的決定。

- 哪一個決定?是今晚死去還是把企業傳承給你?

- 你所有的決定! ”

我忍不住提高了嗓門。我的設備請求打開視頻通話。我切換模式,媽媽坐在輪椅上,出現在屏幕裡,顯得比以往任何時候更蜷縮。她耳後植入物的三盞燈閃爍綠光,表明安裝在她大腦底部的奈米機器人將在特定的時間發布實施安樂死的指令。

“看著我,莉迪亞,”她的合成聲音命令我,“看著我,你會發現我能坦然接受結束所有事的決定。我死後將留下一個正常運轉、欣欣向榮的跨國公司。我們的超人類主義部門可以利用‘永恆以太’(Ethernity)業務自籌資金。當我們的客戶因無法自然死亡而開始抓狂時,他們會購買我們的安樂死機器人,以備不時之需。你知道,這會讓他們如釋重負,如同一個保證,確保他們能夠在失去理智之前離開人世。”

- 媽媽,我不會改變立場。我已經知道所有的事,但我不想要。

- 莉迪亞,我只相信你。在已實施的數千個安樂死案例中,“善終AI”只犯了一個判斷錯誤,必須繼續完善它。

- 這是不可能的,媽媽。聽著,我不想和你爭論,尤其是今天。你可以強迫我協助你自殺,但不能強迫我擔任你董事長的職務。所有這些錢、這些責任、媒體的壓力……

- 這可比你那導遊的工作風險要低。你每天都以身試險。

她的聲音變了,面目模糊,我感到渾身難受,兩眼抹黑不省人事。當我睜開眼時,我發現她坐在行政椅上,周圍是營業執照續期委員會的成員。我猜她暗自高興,她單調的嗓音掩飾不住這份喜悅:

“親愛的委員會成員,如你們所見,我的女兒在高山地區遭遇事故後,希望停止生命並啟動了安樂死程序。一個奈米機器人停靠在其下丘腦並執行一系列測試。在半意識狀態下,用戶向我們展示了她的部分深層渴望。引導性的模擬場景豐富了我們的全球數據庫,並完善了安樂死授權標準,你們剛才參與的場景就是其中之一。由於她不接受我自己虛構的安樂死決定,這一場景觸發了一系列額外檢測。我們的中央人工智能同每個奈米機器人保持通信,在完全客觀的條件下,總共執行了數万億次測試。只要探測到客戶對死亡存有絲毫憂疑,我們就延續這個人的生命。”

與會者們點頭表示贊同。機器人專家、倫理學家、醫生、心理學家……身份各不相同,但沒有人注意到我母親銳利目光中的勝利光芒。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我那再也無法攀登雪山的無生命力的身體以及我的植入物上,它的最後一個小燈仍然沒有變綠。

董事長使勁眨了眨眼,命令全自動病床把我運回金色病房。明天,她會把我拉出來向媒體展示。

去見鬼吧,媽媽,你還有“善終AI”!是你的過度謹慎讓我苟延殘喘。

*          *          *

小時候,Tu Wüst想成為一名太空人(毫無新意!)或環衛工人(戶外工作,全憑腳力!)。但先後攻讀數學和綠色計算後,她目前從事公共管理有關工作。這些不同的選擇有一些共同特徵,即她對科幻小說的愛好和她始終如一的樂觀精神。還有她的風格,非常瑞士模範生。

你覺得這篇故事有多大的現實意義?一種用於協助自殺的3D列印膠囊,可能很快可以在瑞士得以合法應用。請閱讀我們的文章:

(譯自法語:瑞士資訊中文部)

符合JTI标准

符合JTI标准

相关内容: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得到新闻信任计划的认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